昨日殘荷 / 情感散文 / 散文|歲月寒涼,因你溫暖,6首詠雪詩詞盡...

0 0

   

散文|歲月寒涼,因你溫暖,6首詠雪詩詞盡顯冬日之美

原創 有獎征文
2019-12-04  昨日殘荷

本文參加了【冬情】有獎征文活動


在嚴寒的冬日里,不知遠在天南地北的你們,是否已經感受到?歲月寒涼,但冬景似春華,切莫再負時光。無論生活如何庸俗,卻也是與快樂并存,關鍵是如何看待世界,開發心中的光明。在寒冷的冬季,我最愛冬日早上的一抹陽光。每一個冬天,都不應該被輕易辜負。有那么多事可以去做,室內或屋外,下雪或天晴,簡單的日子,也可以過得溫暖有味。今年的冬天,依舊很美。

那么,在古人眼中的冬天,又是怎樣的一番景致呢?

張九齡眼中的冬天,雖然寒風飄雪,卻蓋不過友人一壺酒的溫熱。

《答陸澧》唐·張九齡

松葉堪為酒,春來釀幾多。不辭山路遠,踏雪也相過。

張九齡為感謝友人陸澧的盛情邀請,寫下這首詩表達自己心情。全詩以酒為引子,寫得頗具特色。梁實秋先生曾這樣詮釋友誼:你走,我不送你。你來,無論多大風多大雨,我要去接你。友情不是一幕短暫的煙火,而是一幅真心的畫卷;友情不是一段長久的相識,而是一份交心的相知。在張九齡的眼里,朋友的那壺溫熱的酒,恰似那地久天長的友情,歷久彌香,即使風雪嚴寒,也“不辭山路遠”,阻擋不了與友人相見的腳步。友情為這嚴寒的雪天,增添了一抹溫情。


劉長卿經歷的冬天,日暮、蒼山、白屋,雪夜漫漫,一人一犬,雖孤單貧困,但仍不失生活的信心。

《逢雪宿芙蓉山主人》唐·劉長卿

日暮蒼山遠,天寒白屋貧。柴門聞犬吠,風雪夜歸人。

冬天,越往深處走,越能看到不一樣的美麗;人生,不可能一帆風順,都會經歷坎坷,挫折,有高潮就有低谷。越往深處走,越能體會萬般滋味。“陽光總在風雨后”,或許過去的日子并不十分如意,但往后的日子一定會越來越好。

柳宗元筆下的冬天,萬籟俱寂,渺無人煙。

《江雪》唐·柳宗元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有人說,沒有比《江雪》更孤寂的詩了。雪路茫茫,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天地之間,只有一人、一舟、一輕鉤。一身寂寞、千萬孤獨,像極了中年以后的你、我、他。

張愛玲在《半生緣》里寫道:“中年以后的男人,時常會覺得孤獨,因為他一睜開眼睛,周圍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卻沒有他可以依靠的人。”是啊,70后的我們,正走在奔五的路上,上有老下有小,我們是家庭的脊梁,是家人的靠山,我們要挺直了脊梁,做強了靠山,不畏“鳥飛絕”、“人蹤滅”為生計、為家人而“獨釣寒江雪”。

《雜詩·君自故鄉來》唐·王維

君自故鄉來,應知故鄉事。來日綺窗前,寒梅著花未?


似水流年,韶華易逝。時光靜謐無聲,一路匆匆過。轉眼已至冬天,也許我們每個人生命里都曾有過一個想念的人或地方,如果忘不了,就請記住吧。每一個雪花,都是送給春天;每一個明天,都是送給你我。縱歲月匆匆,愿珍惜當下。

有些人總以為上蒼欠他的,老覺得老天爺給的不夠多,不夠好,貪婪之心早已取代了感恩之心。

岑參詩下的冬天,有雪的刺骨,也有征伐的剛硬。

《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唐·岑參

北風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飛雪。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散入珠簾濕羅幕,狐裘不暖錦衾薄。將軍角弓不得控,都護鐵衣冷難著。瀚海闌干百丈冰,愁云慘淡萬里凝。中軍置酒飲歸客,胡琴琵琶與羌笛。紛紛暮雪下轅門,風掣紅旗凍不翻。輪臺東門送君去,去時雪滿天山路。山回路轉不見君,雪上空留馬行處。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你說冬是悄悄來的,但雪卻是忽然而至的;你說情是慢慢聚的,但人卻是一瞬間走散的。

存在是因為你創造價值,淘汰是因為你失去價值。過去的價值不代表未來,所以,每天都要努力!

白居易度過的冬天,是溫酒小爐的愜意。

《問劉十九》唐·白居易

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天黑了,下雪了,我這里爐火正旺,米酒正香,你要留下來喝一杯嗎?”

這樣溫暖的問候,你有多久沒說出口,或者,又有多久不曾聽到了呢?


   冬天花敗,春暖花開,有人離去,有人歸來。在歲月的節奏里,就讓我們慢下來,去生活,去感受最美的冬日吧!冬天,沒有春日里的草長鶯飛,沒有夏天的生機盎然,沒有秋天的豐碩果實,卻有白雪皚皚時的清冷無塵,有傲雪枝頭的醉人清香……

每個人的心,都像上了鎖的大門,任你再粗的鐵棒也撬不開。惟有關懷,才能把自己變成一只細膩的鑰匙,進入別人的心中,了解別人。讓我們在這寒冷的冬日,不管窗外大雪鵝毛紛飛,或是冬雨濛濛,一起圍坐火爐,閑暇愜意坐在家中,倒一杯熱茶,聽一段清凈的歌曲,看看這些絕美的詩詞,溫暖你我的心房吧。相信有“新酒”、“火爐”相伴,這個冬天定是溫暖的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热博体育手机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