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美學 / 文章 / 他是孤寂的皇族后裔,被西方人譽為“中國...

0 0

   

他是孤寂的皇族后裔,被西方人譽為“中國的梵高”

原創
2019-12-03  一期一會...



——

八大山人是什么人?明朝王孫,清初四僧。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你也許會因襲“揚州八怪”的思路,以為“八大山人”是八個人。

非也。八大山人,真是一個人。

清初康熙年間,江西南昌城郊十五里的天寧觀,也就是如今南昌青云譜區。住著一個僧人,經常蓬頭垢面,與市井小混混一起飲酒作樂,醉灑后可以揮筆潑墨,片刻就作畫十余幅,名聲大震。他就是八大山人——朱耷。


1954年江西奉新縣奉先寺發現的《個山小像》是現存唯一的八大山人生前的畫像

朱耷(1626—約1705),明末清初畫家,清初畫壇“四僧”之一。本名由桵,字雪個,號八大山人、個山 、驢屋等,漢族,江西南昌人。明寧王朱權后裔。明亡后削發為僧,后改信道教,住南昌青云譜道院。擅書畫,花鳥以水墨寫意為主,形象夸張奇特,筆墨凝煉沉毅,風格雄奇雋永;山水師法董其昌,筆致簡潔,有靜穆之趣,得疏曠之韻。擅書法,能詩文。



國破逢家變

八大山人的一生頗為坎坷和傳奇。他是明太祖朱元璋第十七子朱權的九世孫,本是皇家世孫。1644年,就在19歲的八大憧憬“學而優則仕”時,李自成領著農民將火燒到了北京,明朝最后一個皇帝朱由檢望大殿外風煙四起,刀光劍影,嘆大勢已去后砍了袁妃和女兒坤儀公主,逼死了周后,將自己吊死在煤山的一棵歪脖子樹上,明王朝由此徹底完結。此時,吳三桂又引清兵入關,清王朝建立,八大山人由皇族子孫淪落成大明亡朝的遺民。為了活命,只有四處躲藏,隱姓埋名,遁入空門。


撲朔迷離的身世

/他的真名到底是什么?

八大山人姓朱但究竟叫什么?中外學者有諸多爭議。其中有研究八大的學者李旦先生曾于1960年著寫文章說,青云譜道院歷代傳說中稱,八大山人呱呱墜地,便生有一雙大耳,八大山人的父親朱謀給他取了乳名叫“耷子”,所以他本名叫朱耷。與八大同時期的新建人曹茂的《繹經雜識》中說了:“耷為僧名雪個”,這是發現最早的史料記載,其后清朝、民國時期的一些資料,也記載八大山人姓朱名耷,字雪個。于是,人們一直沿用到今天。



但有學者認為,“朱耷”不過是八大山人應考秀才時,為了不讓考官們知道他是皇家子孫,按照當時的制度,由當局給他安了個“名”,即“庠名”,就像今日考生的數字代號一樣。也有學者提出疑問,作為龍子龍孫,“朱耷”一名有悖八大山人的“大明宗室”身份。作為寧王后裔,“譜名”才是本名,因此平民化的“耷”似乎有貶皇族的身份。明太祖朱元璋定下“家規”,子孫必須排輩命名,需有“五行”。

/八大山人與青云譜無關?

1645年,清軍入南昌,住在新建的八大山人為避兵禍,離家出走,逃入奉新山中過了“一切塵世冥”的數年苦隱生活。23歲時,八大山人的妻兒也在兵荒中死去,萬念俱灰的在進賢介岡燈社的磐缽木魚與佛號聲中,剃落“父母受之”的頭發。

31歲時,已是高僧的八大山人到奉新蘆田建“耕香院”。根據《凈明忠孝宗譜》:“涵虛玄裔朱道朗字良月號破云樵者,亦號八大山人”,37歲時,八大山人回到青云譜,花了六七年時間建成青云譜道觀,并取名朱道朗字良月。


學術界一直對八大山人和青云譜的關系爭論不休。有學者稱,從青云譜主持朱道朗留下的片言文字看,朱道朗是明朝豫章寧藩王的后裔,推測八大晚朱道朗12或者14歲,比八大山人早先羽化16年。

朱道朗與朱耷不是同一個人?換種說法,就是八大山人根本就不是青云譜的開山道士?孰是孰非,只有等待更有力的證據挖掘了。

——

八大山人到底是不是青云譜的開山道士,從另外一個層面來講,其實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八大山人的筆墨精神可以寄寓于此,讓它對中國文化產生更深遠的影響。

“中國的梵高”

西方藝術界稱八大山人是“中國的梵高”。他們之間除了擁有同樣孤寂的命運旅程、同樣怪誕神秘的畫風以及藝術家的“癲狂”。


但我認為“中國的梵高”一說,更多是源于他在藝術創作上的驚人成就。

八大山人長于水墨寫意,這是宋元以來興起的一種畫法。發展到明清時代,出現了許多文人水墨畫寫意大師,八大山人為其劃時代的人物。 在水墨寫意畫中,又有專擅山水和專擅花鳥之別,八大山人則兩者兼而善之。


魚和鳥,這是中國畫里最普遍的兩個意象它們大多代表著自由夢想變成魚和鳥以逃避世俗的桎梏,是人類藝術構想中不斷出現的主題。

所以我們常見的花鳥魚蟲,總是和諧地存在其環境中,與它們所在的世界和諧地融為一體,并完全專注于它們自身的律動。這些花鳥畫,設色或濃麗,或典雅,或清新,往往予人或富貴,或輕靈,或悠閑的感官體驗。這也是花鳥畫為什么總是適合用來饋贈祝賀。

但我們在八大山人畫中看到的魚鳥,卻往往顯得異常的笨重,沒有任何展翅遨游的跡象,它們是靜止的,郁郁不樂的。

如同說,這世界上沒有一個自在的場所,也無路可逃。有時候它們顯得局促不安,翻起的白眼帶著一種威脅的、怒目而視的表情,暗示著其與環境之間的某種決裂。它們往往不是舒適地被包含在它的幻境里,而似乎是被困在其中自由和限制,疏離和調適,意識的壓抑,溝通的障礙……所有的這些問題似乎都切合八大山人自身的困境。



八大山人的藝術有強烈的孤獨感

在中國繪畫史上,倪云林、石濤、八大山人可謂三位具有獨創意義的大家,他們的共同特點,都是以精純的技法為基礎,以哲學的智慧來作畫,以視覺語言表現對人生、歷史乃至宇宙的思考。但每個人的風味又有不同,云林的藝術妙在冷,石濤的藝術妙在狂,八大山人的藝術則妙在孤。 

八大山人繪畫中有一種孤危的意識、孤獨的精神、孤往的情懷。八大山人將“孤”由個人的生命體驗上升到對人類存在及命運的思考。他的孤獨體現的是獨立不羈的透脫情懷,獨立不傾的生命尊嚴,獨與宇宙相往來的超越精神。

八大山人藝術中體現的孤獨精神,是中國傳統藝術最為閃光的部分之一。 


我們在欣賞他的作品時,卻又強烈地感覺到朱耷的個性。那些山、石、樹、草,以及茅亭、房舍等,逸筆草草,看似漫不經心,隨手拾掇,而干濕濃淡、疏密虛實、遠近高低,筆筆無出法度之外,意境全在法度之中。這種無法而法的境界,是情感與技巧的高度結合,使他的藝術創作進入到一個自由王國。



他有一首題畫詩:“墨點無多淚點多,山河仍是舊山河。橫流亂世杈椰樹,留得文林細揣摹。”一句“墨點無多淚點多”,夫子自道,言簡意賅地嘆出他那隱晦難解的畫和題畫詩背后的孤獨意人生。

1690年以后,八大山人確立了自己書法創作的個人風格。從此,直到1705年去世,他創作了眾多杰出的書法作品。這些作品包括行書、草書、楷書等各種書體。其中行書和草書是八大山人所取得的最輝煌的成就。他的行書作品中經常夾雜著一些草書,草書作品中也經常夾雜著一些行書。



這種行、草夾雜的情況從宋代以來就開始出現,主要是在草書中夾雜與楷書有關的行書筆法,在明代草書中已經成為慣例。

但是在八大山人的作品中,強調的首先是結構。他把行書與草書并置在一起,造成結構上的某種沖突,同時再用一種圓轉的筆法將它們統一在作品中,從而展現出新的面貌,令人驚艷叫絕。


——

八大山人一生遭遇了家國之難,自己曾經瘋癲,曾經喑啞,后來又寄情于書畫。不同于梵高的歸宿,八大山人在經歷了坎坷的命途后,依然安享了80高齡。很顯然,晚年的八大山人已經回歸到一種安靜、平和的境界,他的人生是圓滿的。


此內容為一期一會生活美學原創,著作權歸一期一會生活美學所有。

文字/整理自網絡

編輯/ 南橘

圖片/中鴻信&部分來源于網絡

策劃/寶華堂主

出品/寶華堂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热博体育手机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