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蘭山民圖書館 / 社會知識 / 武俠里的金葉子其實長這樣……

   

武俠里的金葉子其實長這樣……

2019-12-03  賀蘭山民...

    大家看武俠小說,書里的大俠們為了表現豪氣,出門極少使用銅錢付賬,想想看大俠們一般時間很緊,不管是到市場上消費還是飯館吃飯。多半都會有英雄救美或者巧遇仇敵的橋段,要是這時大俠從懷里拿出一把銅錢數好了再遞給商家,然后商家再數一次……”。

    這氣氛不太對啊!都沒武俠小說的氣氛了!

    所以武俠小說里里大俠們很少使用銅錢,而是直接丟一錠銀子過去,或者更豪氣一點丟一片金葉子,加一句“不用找了!然后該打架就打架,該殺人就殺人去。

    實際上中國古代日常生活里,哪怕是普遍使用銀兩的明清時代,日常生活里還是以銅錢為主,到了大宗支付和對外貿易才使用金和銀。

    那這金葉子到底是什么樣呢?是純金的樹葉嗎?

    金庸寫的清代背景小說《鴛鴦刀》里有個情節,太岳四俠本來想搶劫一個書生,結果被騙反倒給書生幾兩銀子做盤纏,結果書生”走出林子,哈哈大笑,對那書僮道:「這幾兩銀子,都賞了你吧!」那書僮整理給四人翻亂了的行李,揭開一本舊書,太陽下金光耀眼,書頁之間,竟是夾著無數一片片薄薄的金葉子”。

    金庸終于寫對了,金葉子其實并不是葉子形狀的,而是書頁狀。在南宋時期由于對外貿易頻繁,“金葉子“,或者又叫”葉子金“使用頻繁,在杭州有專業制作金葉子的“金紙鋪”。發揮了貨幣的作用。

    金葉子最大的優點是可以夾在書或者行李里甚至衣服里易于攜帶,因為質地柔軟還可以折疊甚至剪切,所以還方便找零。

    在郭靖和楊康的時代,因為中國南北分裂,金朝和南宋之間來往貿易是黃金白銀比較常見,從北方過來的土豪們不帶銅錢,而帶一堆金葉子和銀子,到了南宋后再換成銅錢使用。確實是合理的設計。

    比如在宋人筆記小說《夷堅志》中有這樣一個情節:

    江西饒州人董國度在山東萊州做官,后來金人入侵,他所在地區成了淪陷區,不得已棄官流落鄉間,經人介紹得了一個妾,這個妾非常聰明且會持家,過了三年后,董國慶想念自己家鄉的父母妻子,他的妾拜托一個“長身虬髯,騎大馬”的豪客(妾稱吾兄)送他坐大船回到南宋,臨行前手制一件納袍給他,吩咐他好好保管不要丟棄。等到他回到家鄉后,取袍示家人,發現“縫綻處黃色隱然,拆視之,滿中皆箔金也”。

    這個箔金就是金葉子,而這個有能力在金朝和南宋之間用船自由來往的,多半就是有勢力有能耐的大海盜或者大海商了。

    現在出土的一些標明“十分金”南宋金葉子,四張可以折在一起。重量正好是38-39克,接近南宋時的一兩,這樣更方便了,四張金葉子就是一兩金子,分割開每張就是二錢五分。

    南宋隆興二年,杭州市價黃金一兩折合銅錢35000文,一錢黃金就是3500文。35000文到底價值多少呢?夠大俠們在酒店消費幾頓?

    射雕英雄傳的年代一般認為是宋寧宗趙擴在位時,也就是1194-1224年,這個時期的物價比起北宋年間已經上漲了數倍,比如當時朝廷賑災的標準是:“朝旨人日給米二升,錢二十。”

    當時的米價在《宋代的糧食、食品和食鹽價格》有記載是每斗405文錢,見《宋代的糧食、食品和食鹽價格》,每升米大約是40文,所以一天100文錢大概是當時包含食宿以及生活燃料后的最低保障線。

    但大俠們肯定不能滿足于吃低保的生活水準,就算不能天天上樊樓那種宋朝頂級高檔場所,至少也不能比一般市民差吧?

    北宋末,開封小酒店所賣的下酒菜,“如煎魚、鴨子,炒雞、兔,煎燠肉,梅汁,血羹,粉羹之類,每分不過十五錢。到了南宋,哪怕物價高漲,每個小吃也不過幾十文。所以在一般的市井中,大俠們拿出金葉子確實算是大土豪了。

    再舉個例子,以郭靖出生前幾十年的乾道年間為例:“合錢糧衣賜,約二百貫可養一兵。也就是說計算下來南宋養一個兵每年需要200貫的費用。

    宋代一貫一般認為是770文,一兩黃金35000文大約等于46貫,所以一張金葉子大概不夠在樊樓那種宋朝頂級消費場所消費,但找家上好的旅社,悠閑的過上幾個月中產階級生活大概是沒問題的。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热博体育手机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