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殘荷 / 情感散文 / 散文:凌寒獨開,暗香沁人,你是冬天最炫...

   

散文:凌寒獨開,暗香沁人,你是冬天最炫的陽光

2019-12-03  昨日殘荷

本文參加了【冬情】有獎征文活動


在千芳競秀的祖國百花園中,古人為何對梅花情有獨鐘?梅花雖然沒有牡丹那樣雍容華貴,也沒有蘭花那樣香氣襲人,更沒有郁金香那樣碩大艷麗,然而她卻有著傲雪斗霜、獨步早春的玉骨和俏不爭春、謙遜無私的冰心。這不正是與我們中國人相同的品格嗎?在這個溫暖的冬天,讓我們徜徉在古詩詞的涓涓長河中,去領略那些關于梅花的贊歌吧!

《梅花》宋·王安石

墻角數枝梅,凌寒獨自開。遙知不是雪,為有暗香來。

墻角有幾枝梅花,正冒著嚴寒獨自盛開。遠遠的就知道潔白的梅花不是雪,因為有梅花的幽香傳來。

這首詩語言樸素,對梅花的形象也不多做描繪,卻自有深意,耐人尋味。

  “墻角數枝梅”,“墻角”不引人注目,不易為人所知,更未被人賞識,卻又毫不在乎。“墻角"這個環境突出了數枝梅身居簡陋,孤芳自開的形態。體現出詩人所處環境惡劣,卻依舊堅持自己的主張的態度。

  “凌寒獨自開”,“獨自”,語意剛強,無懼旁人的眼光,在惡劣的環境中,依舊屹立不倒。體現出詩人堅持自我的信念。

遙知不是雪”,“遙知”說明香從老遠飄來,淡淡的,不明顯。詩人嗅覺靈敏,獨具慧眼,善于發現。“不是雪”,不說梅花,而梅花的潔白可見。意謂遠遠望去十分純凈潔白,但知道不是雪而是梅花。詩意曲折含蓄,耐人尋味。

為有暗香來”,“暗香”指的是梅花的香氣,以梅擬人,凌寒獨開,喻典品格高貴;暗香沁人,象征其才氣譙溢。

  立在僻靜甚至冷清的墻角,沖破嚴寒靜靜開放,遠遠地向世人送去濃郁的幽香,這是絕世之梅,也是絕世之人。


《鷓鴣天·雪照山城玉指寒》宋·劉著

雪照山城玉指寒,一聲羌管怨樓間。江南幾度梅花發,人在天涯鬢已斑。星點點,月團團。倒流河漢入杯盤。翰林風月三千首,寄與吳姬忍淚看。

鋪滿大地的白雪映照著山城,小樓上突然奏起的一曲《梅花落》,那一聲聲羌笛音里,飽含著離別的哀怨,你的手指此時恐怕已是寒冷冰涼了吧!江南的梅花開了又落,已不知開落了多少次,我仍在天涯漂泊,兩鬢已斑白。面對天上點點閃亮的星星,朗朗普照的圓月,我獨自一人痛飲不休。喝著,喝著,好像覺得天上的銀河倒流入了我的杯中。我思鄉念歸寫了三千首詩詞,想寄給你這南方的戀人,讓你強忍著眼淚慢慢細讀啊!

這是劉著所創作的唯一一首詞作,是一首寄給情人的詞。全詞感情真摯,迂回曲折,流轉自然,營造了一個慨嘆韶光易逝、人生易老,身處他鄉,缺少知音,對故土擁有無限依戀與思念的主人公形象。

  上片,描寫了別離滋味。“雪照山城玉指寒,一聲羌管怨樓間”起拍,追懷往日那次難忘的離別場面。山城雪照,一個嚴寒的冬日。山城指南方某地,詞人與所愛者分手之處。悲莫悲兮生別離,離筵充滿了悲涼的氣氛。玉指寒,既點冬令,又顯示離人心上的凄清寒意。吹梅笛怨,也許是她在小樓上奏起的一曲《梅花落》吧。

  “南樓不恨吹橫笛,恨曉風、千里關山。”這兩句自“細雨夢回雞塞遠,小樓吹徹玉笙寒”化出,而景情切合,纏綿哀感,深得脫胎換骨之妙。這一別,黯然銷魂,情難自禁,從此后相思兩地,再見何年。下面的“江南幾度梅花發”,接得如行云流水,自然無跡。由笛怨聲聲到梅花幾度,暗示著江南的梅花開了又落,落了又開,情天恨海,逝者如斯。無情的歲月早經染白了主人公的雙鬢。追憶別時,恍如昨日。整個上片,讀來已覺回腸蕩氣。

  下片,由當年寫到此夕,感情進一步深化。天涯霜月又今宵,茫茫百感,襲上心頭,除了詩和酒,世上沒有什么能寄托自己的思戀,消遣自己的愁懷。換頭先說飲酒。一片深愁待酒澆。蒼茫無際的天野,有星光作伴,月色相陪,還是開懷痛飲,不管一切吧。這幾句大有“盡挹西江,細斟北斗,萬象為賓客”的氣勢,“倒流河漢”,等于說吸盡銀河,更巧妙的是暗中融化了李賀“酒酣喝月使倒行”(《秦王飲酒》)的意境,痛飲淋漓,忘乎所以,恨不得令銀河倒流,讓辰光倒轉,把自己的一腔郁悶,驅除個干凈。興會不可謂不酣暢了。然而,酒入愁腸,化作的畢竟是相思淚。

  緊接著,一氣呵成的,就是放筆疾書,不可遏止地傾轉,無所顧忌地抒懷,要將那無窮的往事、別后的相思;要將那塵滿面、鬢如霜的感慨;要將那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的祝愿,一齊瀉向筆端。可這些,是有限的篇章、區區的言語不能表達的,他只好借助于歐陽修《贈王安石》的成句,動用一下“翰林風月三千首”了。而竟夕嗚咽、愁情滿紙的詩篇,寄與伊人,將會帶給她新的悲哀。作者仿佛已感到了她的心弦顫動,看到了她的淚眼模糊。設身處地,體貼入微,心息之相通,以致于此。魂逐飛蓬。心靈感蕩,“非陳詩何以展其義,非長歌何以騁其情”。而在一首短章小令之中,用詞代簡,以歌當哭,包含了如許豐富的感情容量,傳達了如許深微的心理活動,長短句的語言藝術功能也可算得發揮極致了。

  全詞以流轉自然的音節,迂回曲折的筆勢,既纏綿悱側,又激宕疏爽,以詞代簡,短篇中含豐富的感情內容,傳達出微妙而細致的內心活動,把一種無力排遣的悲涼愁緒發揮得淋漓盡致。


《白梅》元·王冕

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塵。忽然一夜清香發,散作乾坤萬里春。

白梅生長在冰天雪地的寒冬,傲然開放,不與桃李凡花相混同。忽然在某個夜里花兒盛開,清香散發出來,竟散作了天地間的萬里新春。

   這是一首題畫詩。詩人贊美墨梅不求人夸,只愿給人間留下清香的美德,實際上是借梅自喻,表達自己的人生態度以及不向世俗獻媚的高尚情操。

  “冰雪林中著此身”,就色而言,以“冰雪”形“此身”之“白”也;就品性而言,以“冰雪”形“此身”之堅忍耐寒也,詩人運用擬人手法,將寒冬中佇立的梅樹比作自己。 已經表現白梅的冰清玉潔,接著就拿桃李作反襯。夭桃秾李,花中之艷,香則香矣,可惜爭春太苦,未能一塵不染。“不同桃李混芳塵”的“混芳塵”,是說把芳香與塵垢混同,即“和其光,同其塵”、“和光同塵,不能為皎皎之操。”相形之下,梅花則能迥異流俗,所以“清香”二字,只能屬梅,而桃李無份。

  “忽然一夜清香發,散作乾坤萬里春。”也許只是詩人在燈下畫了一枝墨梅而已。而詩句卻造成這樣的意向:忽然在一夜之中,世間的白梅都齊齊綻放,清香四溢,彌漫整個大地。這首詩給人以品高兼志大,絕俗而又入世的矛盾統一的感覺,這正是王冕人格的寫照。

  前兩句寫梅花冰清玉潔,傲霜斗雪,不與眾芳爭艷的品格。后兩句借梅喻人,寫自己的志趣、理想與抱負,謳歌了為廣大民眾造福的英雄行為及犧牲精神。本文通過對梅花的吟詠描寫,表達了詩人自己的志趣和品格。

  從詩歌大的構思技巧來看,這是一首“托物言志”之作,詩人以梅自況,借梅花的高潔來表達自己堅守情操,不與世俗同流合污的高格遠志。在具體表現手法中,詩歌將混世芳塵的普通桃李與冰雪林中的白梅對比,從而襯托出梅花的素雅高潔。通過閱讀與分析,我們便知這首詩的主要的藝術手法是:托物言志,對比襯托。


《早梅》唐·張謂

一樹寒梅白玉條,迥臨村路傍溪橋。(村路 一作:林村)

不知近水花先發,疑是經冬雪未銷。

一樹梅花凌寒早開,枝條潔白如玉條。它遠離人來車往的村路,臨近溪水橋邊。并不知道臨近水邊的寒梅是提早開放,以為是枝頭上的白雪經過一冬仍然未消融。

自古詩人以梅花入詩者不乏佳篇,有人詠梅的風姿,有人頌梅的神韻;這首詠梅詩,則側重寫一個“早”字。

首句既形容了寒梅的潔白如玉,又照應了“寒”字。寫出了早梅凌寒獨開的豐姿。第二句寫這一樹梅花遠離人來車往的村路,臨近溪水橋邊。一個“迥”字,一個“傍”字,寫出了“一樹寒梅”獨開的環境。這一句承上啟下,是全詩發展必要的過渡,“溪橋”二字引出下句。第三句,說一樹寒梅早發的原因是由于“近水”;第四句回應首句,是詩人把寒梅疑是經冬而未消的白雪。一個“不知”加上一個“疑是”,寫出詩人遠望似雪非雪的迷離恍惚之境。最后定睛望去,才發現原來這是一樹近水先發的寒梅,詩人的疑惑排除了,早梅之“早”也點出了。

這是一首構思奇巧的詠梅詩,意在詠贊。雖然作者在作品中沒有一處議論和禮贊的詞句,卻巧妙地刻畫了早梅凌寒傲雪的高貴品格。

  “一樹寒梅白玉條”。這一句是對梅花外在特征的描寫。開篇描寫早梅之嬌美,有色,有形,也有神,令人仰慕,令人陶醉。“一樹”在這里應該理解為“滿樹”,形容花開得密,開得多,即滿樹都是盛開的鮮花。“寒梅”一詞意在突出一個“早”字,同時也與題目中的“早”形成了一個照應,也就是人們常說的扣題。“白玉條”,這三個字既寫出了梅花花朵的顏色、質地,也描繪出了梅花枝杈的姿態和神韻。形象,傳神,逼真。

迥臨村路傍溪橋”。這一句是對梅的生長環境的具體交代。這個交代作者是有用意的,不是簡單的交代,而是為了突出梅的高潔。你看它生長的地方,絕對是與眾不同的,“迥臨村路”,也就是遠離喧囂的塵世,不與世俗同流;“傍溪橋”,不僅長在小溪的涯畔,還依傍在小橋的旁邊,遠離“村路”,卻又傍水臨橋,誰說植物沒有意識?這簡直就是有意識的絕佳的環境選擇。從這一句中我們不難看出,詩人在真實的景物中,是有意融入了人的思想意念,仿佛寒梅是有意遠離喧囂的塵世,刻意到偏僻的溪畔橋邊,獨自悄悄地凌寒開放,突出了早梅的不畏嚴寒的不與世俗同流的高貴品格。

不知近水花先發,疑是經冬雪未銷”。這兩句抒發了詩人初見橋邊梅花近水早發的驚喜之情。因為“不知”才“疑”,因為梅花潔白如玉才“疑是經冬”“ 未銷”的“雪”,這樣寫來,就使人讀起來覺得更為傳神,更能將詩人那時的驚喜之情渲染得淋漓盡致,似乎詩人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是梅花,而懷疑是不是未化盡的冬雪壓在枝頭。這不僅與首句的“白玉條”緊密呼應,同時也更好地顯示出梅花的潔白和凜然不屈的形象和品格,從而含蓄婉轉地把詩意落到實處,使詩的主題得到進一步深化,喚起了人們對早梅的傾慕之情。

一首絕句,僅二十八個字,就能將梅花寫得如此之美,除立意新穎之外,還在于詩人從現實生活的觀察中,能捕捉住早梅的顏色(潔白)、地點(偏僻)、季節(早春)、氣質(耐寒)、姿態(俏麗)等特征,加以藝術的提煉和概括,并借助像“白玉條”“冬雪壓枝”等生動、形象的比喻,鮮明、傳神地塑造出早梅的品貌和氣質,使人生發出美不勝嘆的感覺。梅與雪常常在詩人筆下結成不解之緣,如許渾《早梅》詩云:“素艷雪凝樹”,這是形容梅花似雪,而這首詩則是疑梅為雪,著意點是不同的。對寒梅花發,形色的似玉如雪,不少詩人也都產生過類似的疑真的錯覺。宋代王安石有詩云:“遙知不是雪,為有暗香來”(《梅花》),也是先疑為雪,只因暗香襲來,才知是梅而非雪,和這首《早梅》意境可謂異曲同工。

讀罷四首關于詠梅的古詩詞,感受到詩人不一樣的情懷。梅花,無疑是我在這個冬季感受到的最炫的陽光。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热博体育手机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