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輝斑斕之星星 / 星輝斑斕原創... / 你已經融化在我的血液里

   

你已經融化在我的血液里

原創
2019-12-03  星輝斑斕...

回到春秋

      在一個人年少的時候,想著什么呢?

      年少的人總認為天地太小,裝不下自己的身軀,也裝不下自己的夢想。

      春秋,150多個國家,你爭我搶,打了200多年的仗,戰爭讓勝者野心膨脹,衰弱者滿目瘡痍,孔子看著著急,也急切的想治理出一個統一強大的國家,這種愿望非常強烈,到那時候,全天下的好學生都歸我教。治國理想雖然豐滿,現實總是毫無頭緒,無從施展,怎么辦呢?

孔子的學生子貢說: “我們總得弄點經濟收入吧,不然還沒實現理想,就餓壞了自己。”

弄錢的事情,孔子肯定不答應,但是子貢是個很有做生意頭腦的學生,他是這樣啟發孔子的,把孔子學說包裝成品牌,到處招收徒弟,而且對于權貴家族,要大力宣傳孔子的名望,孔子的學識才能,這樣才能被認可,才能拓寬家業,賺取周游列國的路費。

但是孔子喜歡顏回,因為孔子的學說,只要到顏回那里,就能合盤托出,而且是孔子教出來的,是孔子說過的話,顏回能夠原封不動的說出來,尤其是仁愛思想,禮義道德的學說,簡直就是孔子的翻版,孔子怎么說,他就怎么說。不會有差池,也不會有錯愕,讓孔子很放心。孔子的表揚就多一點,還要子貢表態也贊美顏回,向他學習。子貢也贊美了一番,但是也不忘提醒孔子,我們不能只談學說,也要拉有錢人家子弟來進修,幫您的學說發揚光大才行,我們的生活費要告急了。我們能否修改一下我們的道,不能光是談仁愛禮義了。

孔子馬上不高興了,怎么能這么說呢?我的仁愛學說乃是天下至道,不能動。

顏回這時發話了,我們不能改道,我們要改變世界。

孔子聽了很舒服。

       于是大家隨著孔子的馬車周游列國,孔子的美名也被傳遍天下,包括今天的人們依舊在傳頌,孔子依舊茫然,我何時才能將國家變得強大,超越盛氣凌人的秦國。他的學生不糊涂,老師,你就忙你的學說吧,剩下的我們幫你實現吧。

來到大唐

      新豐美酒斗十千,陽游俠多少年。

相逢意氣為君飲,系馬高樓垂柳邊。

新豐醞釀的美酒佳釀,珍貴如珠玉,飄散著誘人的甘醇,咸陽游蕩的俠客,多少少年,仗義江湖,未曾謀面,一朝相逢,書生意氣,指點江山,飛奔沙場,血性相投,心中那豪情,伴著熱血,涌動在玉液一般的美酒里,為君痛飲,祝酒送行,在那高樓邊,有拴著的駿馬,垂柳依依,少年要飛赴前線,前往戰場。

出身仕漢羽林郎,初隨驃騎戰漁陽。
孰知不向邊庭苦,縱死猶聞俠骨香。

        在家讀書,考入仕途,很快成了皇家軍隊的軍官,跟隨驃騎將軍在漁陽作戰,熟知戰爭慘烈血腥,邊關艱苦,一次次躍馬揚鞭,一次次死里逃生,踏上陣地,就不考慮自身的安危,只想著殺敵立功,沖出敵陣,前方就是旗幟,縱容戰死沙場,依舊聞到風骨氣節的流芳。

一身能擘bāi兩雕弧,虜騎千重只似無。
偏坐金鞍調白羽, 紛紛射殺五單于。

        用一身的力氣可以掰開雕刻著花紋的弓弧,敵人的騎兵將我重重包圍,我們沒有膽怯,只當他們是空中虛無的風,拉弓射箭,不敢怠慢,側身做在馬鞍上配好箭羽,開弓,敵人紛紛落馬。

漢家君臣歡宴終,高議云臺論戰功。

天子臨軒賜侯印,將軍佩出明光宮。

      朝廷的君臣舉行歡迎的宴會,筵席過后,大家討論將士們的功績。天子親自來到臨軒寶殿給功臣賞賜侯爵的印鑒,將軍佩戴者最高的獎賞,信步走出了明光宮。

     這是王維初次見玉真公主,呈上的得意之作,人只有在遇到自己最重要的人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很少有拿得出來的作品,于是左挑右挑,挑選這篇寫漢代少年的作品,將自己的想法賦予了作品新的生命。

讓我想起宋朝的那個男子,男兒何不帶吳鉤,收取關山五十州。有哪個書生能被列位封侯?今天的少年讀到這首詩也該熱血沸騰,豪情蕩漾,滄海翻波浪。

記得我第一次讀魯迅的我以我血濺軒轅。心中極為震撼,宛如石破天驚,把人的靈魂從云端拉回現實。

我希望我們都擁有一個強大的中國,一個無堅不摧的中國,讓每個人都因為生活在這個幸福的國度而自豪。

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請告知。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热博体育手机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