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世萬相 / 成長之路 / 我戴著耳機,就是不想跟你說話

0 0

   

我戴著耳機,就是不想跟你說話

2019-12-02  塵世萬相

    耳機,是當代年輕人的金鐘罩、鐵布衫。

    如果把“耳機”當成關鍵詞在網易云音樂里搜索歌單,你會驚奇地發現居然有300個歌單之多。

    戴上耳機,感覺隨時準備起飛。/ 網易云音樂截圖

    在滿滿15頁歌單里,有人說“耳機是現代年輕人的輸氧管”,也有人說耳機是他的避風港、防空洞……直白點來說,只有戴上耳機整個世界才真正屬于你。

    只要戴上耳機,無論是面對功放抖音的中年男子、隔空高聲對喊的大媽、大聲講電話的粗魯路人、游戲開黑音量失控的小學生們、還是熱情推銷的傳單員,我都能面色如常絲毫不慌。

    如果人海太擁擠,就讓我用耳機與世界對抗,在自己的BGM里掌控全場。

    畢竟“人類的悲歡并不相通,我只覺得他們吵鬧”。金句批發商魯迅真的有這樣說過。

    沒有人可以在我的BGM里打敗我。/ 電影《極盜車神》

    無數豆瓣文青心中的女神蘇菲·瑪索,13歲那年拍攝了她的處女作《初吻》。片中的一個經典場景是男主給蘇菲戴上了隨身聽的耳機,清純面容在這刻凝固,永遠定格在膠片上。

    豆蔻年華的蘇菲·瑪索戴著耳機,隨即響起了影片的經典主題曲《Reality》。

    “Dreams are my reality. A wonderous world where I like to be.”(夢想就是我的現實,一個我想要生活的美妙世界。)

    不得不說,耳機也能很浪漫。/ 電影《初吻》

    那些選擇戴上耳機的人,不過是在摸索自己在這個世界的生存方式罷了。

    01. 耳機一戴,誰也不愛

    “一天24小時,我大概有23個小時不想理人。”自詡社恐十級達人的嘉嘉說,戴上耳機可以讓她最大程度避免尷尬。

    嘉嘉最怕的事情就是尬聊,所以耳機就成了她最常備的物品。比如和熟人一起出門,但是沒有話題可聊,或者突然不想說話的時候,戴著耳機,就可以完美地避免無話可說的尷尬。

    而且有時候獨自走在街上,心性敏感的嘉嘉總覺得會有路人向她投來“你怎么是一個人”的目光,戴上耳機她就可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假裝沒有看到別人的眼神。

    “如果一副耳機就能帶我逃離尷尬,即使看起來冷漠也沒關系。”某種程度上,耳機讓社交變得不再麻煩,只要你不介意被誤會臭臉。

    我只是不想說話,不是真的在擺臭臉啦。

    擠過高峰期地鐵的人都知道,從你踏進地鐵站的那一刻開始,耳邊就充斥著各種各樣的聲音。

    情侶們的甜言蜜語、職場人士的高談闊論、大爺大媽閑話家常、孩子們哭鬧不止、還有此起彼伏手機外放的聲音……歡迎來到噪音的世界。

    “而你昨夜加班到凌晨,睡了幾小時后又踏上了通勤的路。無奈只能選擇戴上耳機,開啟音樂,仿佛整個世界都安靜了下來。”就職996公司的晉華說自己戴上耳機純粹被迫無奈,實在是無法再忍受公共場所的噪音困擾。

    一開始也是為了逃避噪音而戴上耳機的景一,現在她對耳機的依賴,用她朋友的話來說,就是已經快走火入魔了。

    沒有耳機的人,很難撐過上下班高峰期還能精力充沛。

    “每天上班、下班的地鐵上,我會戴著耳機聽英語,聽音樂;工作時也喜歡戴著耳機,有時候一戴就是一整天;去外地出差行李里絕對會備著兩副耳機,丟啥都可以耳機不行……基本上只有在家的幾個小時,才不會戴耳機。”

    有一次景一的朋友開玩笑問她:“如果有一天你出門發現忘記帶耳機,是不是覺得人生都要結束了?”

    她很認真回答道,有一次她的耳機莫名失蹤了。“那一整天我都坐立難安,總感覺少了什么東西,焦躁得簡直想報警。”

    “一個人上下班、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看電影……從最開始的倍感孤獨,到后來漸漸習慣,很多人的安全感,可以說是耳機給的。”北漂男孩小簫說,他想有太多和他一樣的人。

    那時候戴上耳機,就能感受“我的地盤我做主”。/ 《JAY》專輯封面

    從初中開始,小簫就喜歡經常戴著耳機聽音樂放松,不過大多數時間他只是在假裝聽歌。“戴上耳機卻不聽歌,純粹只是不想被別人打擾。”

    “工作的時候同事總喜歡和我聊天,只要戴上耳機,他們就會自動繞開我。”對他來說,耳機就像一堵透明墻,只要戴上耳機,就好像身上寫了“勿擾”兩個大字。

    走在街上偶爾會有人過來問路,只要戴著耳機,就會被路人自動忽略;逛超市的時候,老是有銷售員過來問東問西,自己又不好意思拒絕,戴上耳機也就避免了被打擾。

    最妙的是,有一次下班后他在路上碰到了新同事。兩人互相瞟了一眼對方都戴著耳機,于是默契地移開目光假裝沒看到彼此。

    確認過眼神,是彼此都不想打招呼的人。/ 日劇《民王》

    佛系青年們喜歡自嘲用的“這輩子我拿得起放不下的只有筷子”,是時候更新了。戴上了再也摘不下的除了緊箍咒,還有耳機。

    02. 耳機社會學

    以前大家的“出門三寶”是手機、錢包、鑰匙,現在大家的“出門三寶”則是手機、耳機、鑰匙。

    傳播學者麥克盧漢說,媒介是人的延伸。手機和耳機同為當代人類進化而成的體外器官,一個用來社交,另一個則用來拒絕社交。

    1979年,Sony Walkman現世。它的暢銷,正式把耳機從室內帶到室外,從家用產品變成個人便攜式產品,戴上耳機意味著時尚,意味著可以在任何地方建立不受打擾的私人空間。

    索尼大法,宇宙通用。/ 電影《銀河護衛隊》

    40年過去了,耳機作為一種協助工具變成了現代人拒絕額外社交的“武器”。耳機最早發明的原因是為了怕打擾別人,但現在卻變成了被別人打擾。

    于是有人說,耳機是這個世界上最自私的發明之一。龍應臺在《目送》中這樣抱怨她的兒子:“他戴上耳機——只有一個人能聽的音樂,是一扇緊閉的門。”

    當代熱衷“生病”的年輕人,10個人里面8個患上了社交恐懼癥,還有2個正在變成社恐的路上。

    雖然,這時所謂的“社恐”或許只是“社畜”給自己立的人設而已,不想說話不能等同于“不會社交”。

    根據社交恐懼的心理學定義,同樣是拒絕交流,內向和社恐的內因有著本質的區別。社恐人是“不會社交”,內向人是“不想社交”。

    這年頭,不是社恐都不好意思出門。/ 日劇《最終幻想女孩》

    更為合理的解釋也許是:手機讓大量的社交場景發生在線上,線下社交能力發生了退化。當代年輕人中的御宅族、社恐越來越多,二者的貶義含義也在逐漸消減。

    社會已經開始接受并尊重內向人格的存在。這不是一代人的偶然,而是人類社會發展的必然。

    首先,穩定的社會關系被打破。從前,大部分人的生活圈非常狹小,從村這頭到村那頭而已。為了在這里生存,他們必須和所有人建立良好的社會關系。

    而現代社會流動性指數級上升,從一個圈子跳到另一個圈子變得輕而易舉。95后平均7個月就離職正是這一原因的表現形式。

    現在的年輕人,比以前更早接觸孤獨,也更享受孤獨。

    其次,社群結構被瓦解。一直以來,人類都被認作是群居動物。在原始狩獵社會,一群人通力合作才能生存。在農業社會,一家人耕作才能達到溫飽。

    而現代社會,單身生活已經悄然成為當代青年最習慣的生活方式。

    根據淘寶2017年發布的《單身社會趨勢數據》,在中國,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看電影的單身群體甚至已經超過5000萬,其中90后占比超過六成。

    如果一個人也可以活得很好,他們還會有動力逼迫自己去掌握社交技能嗎?

    不用在乎別人的目光,也能活得很好很開心。

    有句話形容得很貼切:摘下耳機跟人打招呼是21世紀的脫帽禮。

    如果有人愿意為你摘下耳機,那么足以證明你在他心中的位置。如果他兩只耳機都摘了下來,那就是在向你表達他的至高敬意。

    那如果對方沒摘下耳機呢?

    你是時候應該自覺get新世紀社交潛規則了。

    你知道嗎,當我穿成這樣的時候,我其實是在cos透明人哦。

    03. 耳機,當代人的隱身衣

    看著《哈利·波特》長大的孩子們,最想要擁有的除了魔杖,大概就是主角們每次夜間冒險的必備法寶隱身斗篷。

    魔法固然不會成真。但只要你戴上耳機,如果再加上口罩和墨鏡,“麻瓜”如你走在路上也能變身啞巴+聾子+瞎子,可謂當代“隱形人”。

    在高度個性化的現在,戴耳機成為了年輕人的形式感。不是不說話,只是不想說話。

    我想要得到的,除了哆啦A夢的任意門就是這個了。/ 電影《哈利·波特與魔法石》

    地鐵里的陌生人、辦公室的同事們、大街上擦肩的行人……在街頭路上,人人必備一副耳機,即使不聽歌,也要掛在耳朵上,戴上耳機,孤單不再是一個人的孤單。

    不知道從何時起,耳機的功能不只是收聽和傳遞聲音,而是每一個孤獨而又不甘寂寞的靈魂不可或缺的陪伴。

    叔本華曾說:“生活在社交人群中的人們必然要求相互遷就和忍讓,拘謹、掣肘不可避免地伴隨著社交聚會。只有當一個人獨處的時候,他才是自由的;誰要是不熱愛獨處,誰就是不熱愛自由。”

    “若愛簡單,先讓我把大事做完。”/ 電影《Begin Again》

    田馥甄的《終身大事》里是這樣唱的:“還沒有分清孤獨和孤單,怎么能放心地告訴下一代要樂觀。”

    這屆年輕人與其在人群中委曲求全,寧愿選擇孤獨。戴上耳機,他們有一種“孤樂主義”心態。

    周軼君在《圓桌派》里說了一個故事,曾經有一個男孩跟她告白,就是說以后不讓她一個人吃飯。她心想媽呀,我就喜歡一個人吃飯。

    “有時候你想要一個人陪伴,你認為自己想消滅掉的那個東西是寂寞,結果你失去的是自由,其實它是在一起的。”有一個問題,就是你分不分得清什么是寂寞,什么是自由。

    每個人都是一座島嶼,靠大海相連。/ 綜藝《圓桌派》

    而那些擁有很多副耳機的年輕人,必然也能獨自換水,獨自換燈泡,甚至一口氣扛重物到八樓不費勁。每一個獨立生活達人,他們必然也享受“孤獨”。

    孤獨感有時候是什么?是明顯意識到自己是一個人的狀態。是在人海之中,看到身邊很多車很多人,忽然之間好像意識離開了身體,在后腦勺看見自己其實跟這些人沒有任何共同之處,你就是一個人。

    你看見了“我”。

    當所有的沉默都來源自“微斯人,吾誰與歸?”時,不如戴上耳機,躲開所有。

    戴上耳機,選擇你看待這個世界的方式吧。/ 電影《少年的你》

    《少年的你》的開頭,高考備戰,周冬雨飾演的陳念在教室戴著耳機練英語聽力。耳機里那段沒有字幕的聽力是一段肯尼迪的演講。

    而耳機里肯尼迪沒說完的下半句是:“... a new world of law - where the strong are just, and the weak secure, and the peace preserved”。

    新的法治世界里,強權代表正義,弱者受到庇護,和平得以長存。

    在沒有被小北保護前的陳念,早就有了保護世界的念頭。而那時候代替小北保護她的,是宛如金鐘罩般的耳機。

    “自私”一點,其實挺好。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热博体育手机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