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中包喜華 / 散文 / 雪之夢

   

雪之夢

2019-12-02  三中包喜華

本文參加了【冬情】有獎征文活動

二零一九年的冬天比往年來得要晚一些。彈指一揮間,我的思緒又回到了一九八四年十一月十日的那晚——

掌燈了。渾江師范210宿舍有一場雪。寒冷的日子,滿眼雪的世界。下了晚自習,室友風風火火,手拿一本剛油印完的校刊《小荷》,面對窗外的渾江大街,在朗誦我的那首《雪》的抒情詩,那時的我開始做起了詩人夢。

室友的聲音遙遙飄來,飄到了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日的今晚——

雪,你為什么是白色/少女的心像你一樣純潔/我看到你渾身顫抖/你把我的烏發染成了白色/你給我的心靈罩上了寂寞/我青春的血液還沒干涸/春風啊,快吹來/把你吹成綠色/雪,你為什么是白色……

聲音雪花般落在臉上,落在心上,涼絲絲的透明。心空紛飛的小精靈,白白的翅膀,蝶似的舞在時空。歷經三十五年的我望著窗外,面對逝者如斯的馬駒,周圍文學知音雖然甚少,可我詩情依然澎湃,讓三十五年的那場雪蒼茫了我今晚的詩情。

室友的聲音抑揚頓挫,溫馨無比,好像在說:你累了就去詩中小憩一會兒吧!那時活得多輕松,瀟灑的樣子卻是不知不覺的;不知不覺中悄然萌生了詩人夢。正因為有了這樣的天真,我才一步步伴著室友的聲音,走進了文學的圣殿。

畢業后,加入了《綠園》文學社,后來參與柳河作協《河邊柳》的編輯團隊,把一張不起眼的小報,把三十二開薄薄的小冊子,把《河邊柳》編輯成月刊,融入了我對雪之夢——詩之夢的孜孜以求。

從三人文學社的《綠園》,到十七人文學社的《河邊柳》,再到柳河作協的成立,是文學的鮮花盛開在了雪之夢中。我默默無聞地筆耕著,與文朋詩友一起,讓智慧的文字發芽,抒寫著對人生對理想的執著追求,一篇篇如泣如訴的故事也好,一首首婉約豪放的詩章也罷,都能讓我的雪之夢絢麗多彩!

眼下秋霜已染雙鬢,我仍然一如既往,像青春年少時那樣做著雪之夢。三十五年前的那盞燈,又點亮了我今晚的夢境,室友的聲音縈繞于耳畔:雪啊,落下吧,詩壇上需要你的圣潔!這場雪已鋪滿了我心靈的大地,尤其是當我很疲憊很寂寞的時候……

我的詩情還在,我心靈的雪,永不被世俗融化!我河流一樣永不回頭,我就端坐在那場雪的意境里,我的詩夢依然!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热博体育手机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