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羊史記 / 歷史類 / 《西游記》里愛上唐僧的四個女人,最悲劇...

   

《西游記》里愛上唐僧的四個女人,最悲劇的沒想到是她

2019-12-01  魚羊史記

    《西游記》里愛上唐僧的四個女人,最悲劇的沒想到是她

    所謂愛情,佛教稱之為“愛欲”。這個詞語似乎更為貼切,有欲有愛。

    《西游記》里也有愛情故事。既然唐僧的故事最多,本篇就和大家一起聊聊唐僧的事兒。

    01

    杏仙,荊棘嶺上的錯配之戀

    懂得愛情的人,不但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同樣也知道對方需要什么。恰恰我有,恰恰你要。恰恰我愿意給與,恰恰你愿意接受。這就是愛情。

    荊棘嶺上有一座木仙庵。非常仙氣的名字。這里,住著一群草木仙。

    路上,白龍馬走得急了些。唐僧脫離了眾弟子,獨自遇到了木仙庵的幾個仙人。

    雖然身在佛門,但不影響唐僧始終有一顆文青的心。

    木仙庵有四個老叟,他們是十八公、孤直公、凌空子、拂云叟。

    唐僧與四仙對詩,對得不亦樂乎。

    如果不是杏仙出場了,唐僧還沉浸在“半枕松風茶未熟,吟懷瀟灑滿腔春”的詩意中呢。

    杏仙雖然有仙之形,卻少了仙之風骨。她來了之后匆匆吟詩一首,就迫不及待與唐僧“挨挨軋軋”了。然后低聲悄語呼道:“佳客莫者,趁此良宵,不耍子待要怎的?人生光景,能有幾何?”

    唐僧與剛才四叟對詩的雅興早被嚇得蕩然無存。

    四叟也露出本意,開始強行保媒拉纖。唐僧立刻翻臉,道:汝等皆是一類邪物,這般誘我!當時只以砥礪之言,談玄談道可也,如今怎么以美人局來騙害貧僧!

    本來一場文章會,突然化成美人局。

    好言相勸不成,又變成強拉硬拽。危急關頭,悟空八戒來到。婚事沒成,荊棘嶺上大小十個樹妖盡數被八戒了卻性命。

    單從這件事情來看,是樹妖們錯把詩事當成了一場花事。杏仙的問題就在于,她仰慕唐僧的文采,進而由愛生戀。想當然以為唐僧也會喜歡她。最終成為一場錯配的姻緣不說,還白白搭上了性命。

    與杏仙的錯誤相似,女兒國國王也犯了另一個經常性的錯誤。

    《西游記》里愛上唐僧的四個女人,最悲劇的沒想到是她

    02

    女帝,女兒國里的單絲之戀

    由于電視劇的大加渲染,許多觀眾覺得唐僧對女兒國國王曾經有動過真心。原著是這樣嗎?

    唐僧到來之前,女兒國國王做了一個夢。她夢見,金屏生彩艷,玉鏡展光明,乃是今日之喜兆也。

    唐僧人還未到,女兒國國王就已經喜歡上了。這個喜歡不是沒有理由的。她說,東土男人,乃唐朝御弟。我國中自混沌開辟之時,累代帝王,更不曾見個男人至此。幸今唐王御弟下降,想是天賜來的。

    對大國上邦的仰慕,此其一;唐僧又是太宗皇帝的御弟,此其二。正是天賜良緣,天作之合。

    就這樣,人還沒有見到,國王就派太師到館驛來說媒了。

    太師挺會說,招贅之事,天下雖有;托國之富,世上實稀。

    唐僧按照悟空的安排,假意答應婚事。實則準備實施“假親脫網”之計。

    一切依計而行。國王也終于見到了唐僧。瞬間來了一個大特寫。但見唐御弟:豐姿英偉,相貌軒昂。齒白如銀砌,唇紅口四方。頂平額闊天倉滿,目秀眉清地閣長。兩耳有輪真杰士,一身不俗是才郎。好個妙齡聰俊風流子,堪配西梁窈窕娘。

    事實上,那女兒國也是國色天香。不過唐僧并沒有看。只是八戒看了之后頓時骨軟筋麻。但只見:眉如翠羽,肌似羊脂。臉襯桃花瓣,鬟堆金鳳絲。秋波湛湛妖嬈態,春筍纖纖妖媚姿。斜紅綃飄彩艷,高簪珠翠顯光輝。說什么昭君美貌,果然是賽過西施。柳腰微展鳴金珮,蓮步輕移動玉肢。月里嫦娥難到此,九天仙子怎如斯。宮妝巧樣非凡類,誠然王母降瑤池。

    女王雖好,唐僧實則未曾有半點動心。書中說得好:女帝真情,指望和諧同到老;圣僧假意,牢藏情意養元神。一個喜見男身,恨不得白晝并頭諧伉儷;一個怕逢女色,只思量即時脫網上雷音。

    明明唐僧從未對女王動心,為何在人們心目中,總覺得二人應該發生點什么呢?其實這里有一個價值趨同。眾人覺得,二人門當戶對郎才女貌,才貌相配,身份相配,理應動心才對。但這是表象。對于唐僧來說,他心中的自己,就是一個佛門弟子。至于什么御弟之名,都是虛空之名。

    在唐僧眼里,女兒國甚至都不能與荊棘嶺相比。荊棘嶺上,他與四叟對詩乃是出于真情。那杏仙雖然有些心浮氣躁,但畢竟也做了一首詩。二人之間,說起來總還算有那么一丁點的共同愛好呢。而與女兒國國王呢,則半點共同愛好都沒有。

    事實上,《西游記》對于女兒國的真實背景,有兩處暗示。

    開頭一首詩這樣寫道:圣僧拜佛到西梁,國內衠陰世少陽。農士工商皆女輩,漁樵耕牧盡紅妝。嬌娥滿路呼人種,幼婦盈街接粉郎。不是悟能施丑相,煙花圍困苦難當。

    “呼人種”、“接粉郎”、“煙花圍困”,這什么地方?還不就是煙花柳巷。

    本章最后,唐僧被劫走。又有兩句詩:脫得煙花網,又遇風月魔。

    很顯然,女兒國就是一個煙花網而已。如何能讓圣僧動凡心?

    不過,這個劫走唐僧的女妖,就不那么簡單了。

    《西游記》里愛上唐僧的四個女人,最悲劇的沒想到是她

    03

    蝎子精,琵琶洞里的道伴之戀

    終于要說到唐僧的凡心。只要你是凡人,一定有一顆凡心。唐僧雖然是金蟬子轉世,但落入紅塵,又如何能做到如如不動呢?

    蝎子精,《西游記》里唯一一個曾經讓佛祖受傷的妖。

    蝎子精捉住唐僧之后,對他說:“御弟寬心,我這里雖不是西梁女國的宮殿,不比富貴奢華,其實卻也清閑自在,正好念佛看經。我與你做個道伴兒,真個是百歲和諧也。”

    就憑這幾句話,蝎子精就已經算是唐僧的知音了。

    知道你不喜歡榮華富貴,知道你喜歡念經。我愿陪你做一個道伴,愿陪你百年和諧。

    話不在多,關鍵是入心了。以往遇到愛慕自己的女眷,唐僧都是閉口不言。這次不同,在悟空還沒有到來之前,唐僧與蝎子精開始參玄論道了。

    女妖說:“你出家人不敢破葷,怎么前日在子母河邊吃水高,今日又好吃鄧沙餡?”

    唐僧說:“水高船去急,沙陷馬行遲。”

    話不多,但有深度。幸好悟空及時趕到了。

    聽著他們的對話,連悟空都心中一驚。他心說,自己再不出去,恐怕師父就亂了真性了。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相遇,也沒有無緣無故的相愛。正如奎木狼所說,一飲一啄,莫非前定。所有走過的痕跡,最終都會形成因果。命里面有的,丟都丟不掉;命里沒有的,求也求不來。

    唐僧與蝎子精的這段緣分,乃是再續前世結伴修行之緣。如果說,愛情是一種志同道合的緣分,那么唐僧與蝎子精之間,恰是“道合”之緣。

    還有一種“志同”之緣呢?這不,老鼠精已經在前面等候多時。

    《西游記》里愛上唐僧的四個女人,最悲劇的沒想到是她

    04

    老鼠精,無底洞里的愛欲不得之戀

    老鼠精是《西游記》里不可忽視的女妖之一。此妖曾經偷吃香花寶燭被托塔李天王和哪吒父子擒獲,是佛祖求情把她放了的。

    當時佛祖說了這樣一句話:積水養魚終不釣,深山喂鹿望長生。

    老鼠精有三個名字,第二個名字是半截觀音。這說得就是她有一心向佛的佛性。在這點上,老鼠精與唐僧有“志同”之緣。

    在勸說唐僧與她成親的時候,老鼠精引用了兩個典故。分別是“藍橋水漲”與“佛廟煙沉”。

    “藍橋水漲“說得就是尾生抱柱的愛情故事。

    “佛廟煙沉”本應為“祆廟煙沉”,出自《蜀志》。說得是一個陳姓公子與一個蜀國公主愛欲不得的故事。

    其實這兩個都屬于沒有結局的凄美故事。也就是老鼠精冥冥之中知道沒有結局,但依然想努力挽救一下。或許這樣的結果,老鼠精已經滿意,畢竟在一起有過這樣一段“志同”之緣,雖然沒有結果。但誰又能說,“只要一起走過”何嘗不也是一種結果呢?老鼠精的洞府名字起得好,無底洞啊,愛欲之求無洞底,一程結伴已奢求。世間若少貪心子,誰敢苛求到盡頭?

    至此,與唐僧有關的四個女子都算解讀完了。他與蝎子精是“道合”之緣,與老鼠精是“志同”之緣,與杏仙是“萍水”之緣。而與女兒國國王,僅僅只是個“一面”之緣。

    策劃:魚羊史記 監制:魚公子

    撰文:風林秀 制作:吃硬盤吧、發達蚊

    本作品版權歸「魚羊史記」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侵權必究。歡迎轉發朋友圈。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热博体育手机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