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牛忙 / 待分類 / 離婚后懂了生活:對家暴說不,遠離垃圾婚...

   

離婚后懂了生活:對家暴說不,遠離垃圾婚姻,是一種幸運

2019-11-29  大牛忙

    大牛忙婚姻情感案例系列

    關鍵詞:家暴、離婚、女人、婚姻

    文章長度:3400字

    原創文章、抄襲必究

    這幾天來,“家暴”這個詞成了熱點詞,火遍了全網。

    先是papi醬手底下的員工,語芽美女被“家暴”,作為老板的papi實在看不下去了,轉發了語芽揭露家暴的微博,直接把語芽推上了熱搜榜。

    緊接著,“蔣勁夫拳打外籍女友”的資訊又火了,“家暴”這個詞再次引起了網友們討論。

    記得在2018年的時候,蔣勁夫好像就已經“火”過一次。那次是因為“家暴”這個關鍵詞,如今同樣的事情再次復現,有人說這叫“竟梅開二度,帽子戲法”。

    這就不免讓人懷疑,莫非家暴真的只有0次和無數次之分?

    回到更早前,韓國女藝人具荷拉在家中死亡。前有雪莉,后有具荷拉,這起“意外”引起了廣泛討論。

    具荷拉是一位時運不濟的女藝人,生前事兒、身后事兒,前因后果似乎也被人“翻過底”。顏值和才華并沒有為可憐的具荷拉帶來多么斐然卓越的成就,反而讓她提前失去了生命。據說具荷拉“命途多舛”,生前也曾被“家暴”……

    一、家暴是很多女人最不能說的悲傷

    在一般大眾們所能接觸到的關于家暴的案例或者資訊中,受傷最多的似乎總是女人。事實也是這樣的,女人被家暴的數量總是遠比男人多!

    家暴,這不是一個正能量的詞,卻是一個很有“熱量”的詞。在當今的網絡中,只要稍微算個明星的人,只要和這個詞扯上關系,很快就能上熱搜。

    原因是什么呢?

    應該是婚姻家庭中的那些越來越被關注的共性問題,引發了人們的共鳴。這足以說明,被家暴過的人很多。

    正如,別人的轍,自己的路。別人的眼淚,自己的辛酸。別人的故事,自己似乎也曾親自經歷過一遍……

    有很多擇偶不慎的女人,都曾經遭遇過同樣的一幕。當她們看到別人動手,自己也會覺得“疼”。想想當初面對家暴時的無助和痛苦,真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講得清。

    可惜的是,有很多女人還在忍受著這種無助以及痛苦。

    前段時間我見過一位離婚的女人,離婚后一個人過得挺肅靜,比當初整天擔驚受怕強得多。如今她已經離婚1年多了,找到了新的男友。

    這位女士就叫她小藝,如今33歲,她的故事也許能給很多經歷相似的女人們帶來啟示。不管什么情況下,家暴都帶著“慣性”。只要男人第一次不改過自新,以后會一直復現家暴。

    小藝說:回想起離婚之前2年多的時間里,我一直在忍受著家暴。我心里很害怕,為了家庭的完整,為了孩子的健康成長,我真不敢離婚。即便老公(前夫)打我、罵我,把我往門外趕,我也舍不得離婚。

    小藝的這段經歷有普遍性,面對家暴的時候,很多女人暫時弄不清楚什么最重要,以致于萬一出現了悲劇,就晚了。

    二、在家暴中慢慢變成逆來順受的女人

    我給大家稍微講講小藝的婚姻經歷,有時候我們應該承認,逆來順受的性格是自己妥協出來的。在曾經的那段失敗的婚姻中,小藝變成了逆來順受的女人。不管老公怎么打她罵她,她始終有個底線,舍不得離婚。

    8年前,小藝和相親的男友結婚了,從相親到結婚,中間只有6個月的戀愛期。或許是被愛情沖昏了頭腦,小藝敢于為他付出一切,不考慮后果。戀愛沒多久,小藝肚子里有了寶寶,之后就和他奉子成婚了。

    愛一個人,最好的結局就是嫁給他。小藝愛他很深,她相信愛情能給自己營造出想要的美好生活。可惜結婚后,小藝漸漸發現老公脾氣不大好。

    小藝說:知根知底是好夫妻,我和他都有過前任,戀愛時間太短,了解不深刻,當時倒是真的忽略了這個要素。結婚后我們偶爾會拌嘴,每次吵架厲害的時候,我都感覺他想打我。孩子出生之后,他的脾氣更怪,有事沒事兒就和我吵架。

    在小藝的講述中,男人工作太苦太累,發發脾氣很正常。可是感情中的問題,僅靠著自我安慰是沒用的。日子一天天過,小藝的壓力越來越大,老公脾氣越來越差。

    小藝說:我實在想不通我們之間有什么矛盾,可是他的脾氣就是不好。孩子剛上幼兒園那年,他徹底變了。因為學費問題,他第一次打了我。我報了一所500一月的幼兒園,他說我不過日子。其實,我的工資和他差不多,我愿意自己出,可他還是打了我的臉。他說以后餓死我們娘倆,他也不給錢。

    那是結婚第4年,小藝第一次被老公打臉,心中的悲傷不用想也能猜出來。她哭了大半夜,已經打算離婚了。老公酒醒之后開始給她道歉,還下了跪。小藝考慮到孩子還小,就原諒了他。

    小藝說:我把他慣壞了,第一次沒有懲罰他,后來他的膽子大了。他好像知道了我的底線,知道我不敢離婚,所以總是控制不住脾氣打我。

    三、姐妹的悲劇,讓無助的她得到了啟示

    自從第一次遇到家暴之后,往后的日子里小藝過得越來越被動。老公脾氣很差,甚至慢慢變懶了。他上班不認真,總是出去打牌,偶爾晚上也不回家,在鎮上唱歌,一唱就是一晚上。

    對于小藝而言,所謂的婚姻已經完全變成了度日如年的煎熬,不知道何時能到頭。逆來順受的日子當然很折磨人,可她只能忍著。偶爾忍不住了稍微一抬杠,就會挨打。

    小藝說:我一次次忍讓,他一次次得寸進尺。我心里真的好悲哀,怎么就攤上了這種男人啊!可我不舍得離婚啊,舍不得孩子,更害怕被人笑話。

    在小藝的哭訴中,有一次老公把筷子扔到了她臉上,說她父母沒本事,過節還要讓女兒送節禮。小藝很奇怪,過節給父母買禮物有錯嗎?

    小藝說:我就說了一句,八月十五給父母買點東西怎么了,有錯嗎?他竟然要打我,我賭氣說離婚吧,他就把筷子扔到了我臉上。他把我打出了家門,讓我滾,我被他打得鼻青臉腫……

    對于很多女人而言,如果自己有還手的能力,還至于鼻青臉腫?如果有絕對的“實力”反打回去,還至于那這么無助?如果娘家有幾個厲害的哥哥或者弟弟,還至于如此被動?

    小藝沒有,她也舍不得離婚。畢竟孩子在一天天長大,是她堅持下去的希望。

    小藝說:那時候我倒是偶爾想過離婚,但是都被自己否定了。直到有一天,又一次被他打了之后,我再也不想和他過了。我害怕自己變成一個姐妹那樣,她好可憐,一輩子被人照顧。

    結婚第6年半,因為接孩子的問題,小藝和老公頂嘴,又被打了一耳光。小藝反打了回去,把老公的鼻子打破了。老公報復她,她經歷一生最難忘的可怕的事情。那天,老公把她的頭按在水盆里,差點把她嗆死。

    小藝說:我有一個姐妹也被這么嗆過,差點死了。醒來之后她就跳了樓,后來她老公被抓,她也只能靠父母幫忙才能生活……

    四、死心了,離婚是一種幸運

    在小藝的故事中,她一直害怕離婚。在她人生的底線中,只要老公“手下留情”,自己尚且還能和他過。可是回想起被按在水盆里的感受,真比死了還難受,一輩子忘不掉。

    小藝終于第一次看懂了老公的恐怖與絕情,如果不是孩子當時哭著咬了他一口,或許他會一直按著,或許會把小藝淹死。他就像個瘋子,沒有分寸。

    小藝說:我真的害怕了,不是我膽小,而是我也有家人,我不能這么早就離開這個世界。我已經看出來了,他什么都做得出來。如果我再不走,也許再也走不了了。

    那天,小藝喝自來水喝撐了,站都站不住的她心里萬分恐懼。她再也不敢嘴硬,不敢拌嘴。這種男人不僅家暴,還會毀掉自己的一切,小藝已經做出了離婚的打算,真不敢過了。

    第二天早晨,小藝就直接回了娘家。她不再害怕丟人,再也不想回那個家。至于孩子,她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但是先離了才能談孩子,這個順序是對的。

    小藝說:他最初還挺有威風,讓我乖乖回去。我不敢回去,他就說別后悔,再不回去就真和我離婚。多么諷刺,我竟然嫁給了這種男人。死心了,離婚真的是一種幸運。

    如今的小藝離婚1年了,她始終堅持著一個原則:再也不和前夫有任何交集,就算他死,也不會為他落一滴淚。

    在小藝的講述中,離婚之前,老公為了給她施加壓力,要把孩子給了他。小藝沒有推脫,給就要,她不怕帶著孩子嫁不出去。就算真嫁不出去,也沒什么。

    如今的小藝帶著孩子,已經找到了男友。而老公(已經是前夫)還在單身,他因為打牌而輸光了一切,前些天被人剛打過,腿有點瘸,還沒好利索。

    小藝說:他也不厲害了吧,那是遇到狠人了。其實我也曾是可憐的女人,我也后悔當初太傻,也后悔明白得太晚。如果死心了,離婚就是一種幸運。如果能早點死心,更是一種幸運。

    五、任何原因不是家暴的理由

    小藝的經歷就寫這么多,她明白晚了,離婚也晚了。好在明白了最真實的道理,離婚也不算太晚。

    曾經聽人說,男人的勇氣是保護女人和孩子的,也是保家衛國的。如果一個男人無緣無故連自己的女人都動手,嚴格來說,這個男人已經失去了男人的人格尊嚴。

    不管是什么婚姻,家暴都是不對的。雖說離婚的人容易后悔,但是因為家暴而離婚的人,后悔的概率不高。要說后悔,也許是后悔自己當初為什么不早點離開那個人渣。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热博体育手机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