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攜手 / 王維 / 王維:一生深情的大唐詩人

   

王維:一生深情的大唐詩人

2019-11-28  江山攜手

    "詩佛"王維,字摩詰,存詩400多首,有《王右丞集》、《畫學秘訣》等著作傳世,盛唐有名的大詩人、畫家。與"詩仙"李白同年出生(公元701年),入仕之路都與玉真公主有關。

    只是,"詩畫雙絕"的王維與李白秉性不同,兩人也沒有什么往來。李白以"狂"聞名,自稱"謫仙",可以"天子呼來不上船";王維則以"詩、書、畫、樂俱佳"著稱,中年以后,便參禪悟理,修煉成"佛"。

    王維最為可貴的是,一生雖經歷了很多悲痛,幼年喪父,而立之年喪妻喪子,知天命之年母親又過世,在愛情、親情、友情之路上始終澄澈堅守,沒有被厄運擊垮,從而東山再起,晚年得以福報,官至正四品"尚書右丞",61歲時寧靜地離世。

    那,"詩佛"王維,"一往情深"的感情世界究竟"深幾許"?


    一、愛情:一往情深

    王維與妻子崔氏的婚姻,據說是從小就訂的"娃娃親"。這門婚事于王維而言,很是滿意,當父母作主確定后,王維從此就忠貞專一地堅守,再也沒花心過。

    這在開放的唐代,確是罕見的。是王維不懂風花雪月,還是自身有問題?他的經歷很好地詮釋了這一疑惑。

    王維早年其實經歷過情愛的誘惑,而且是重量級的誘惑。

    他15歲時離家赴京考試,經過3年的游歷,18歲時到長安。因王維少有才名,詩書畫樂俱佳,尤其是音樂天賦,簡直就是一位大明星,更讓人追捧。所以,王維一到京都長安,便得到王公貴胄的喜歡,尤其深受岐王李范的欣賞。

    在岐王的引薦下,王維得以拜見炙手可熱的玉真公主,因傾心彈奏的一曲琵琶《郁輪袍》獲得好評,得其推薦,在20歲那年的科考中一舉奪冠,成為狀元郎。

    次年后的春天,王維便順利地當上負責禮樂的從八品官員"太樂丞"。有了工作后,王維便高高興興地回老家向母親報喜,并兌現與女朋友崔氏完婚的承諾。

    新婚之夜,王維與深情款款的發妻崔氏妙對對聯的故事亦成為千古佳話。

    知書達禮、也會詩文的妻子崔氏想考考王維的真才實學,便嬌羞地告訴夫君,要對對聯,對得上,才能進洞房。言畢,便說出上聯:一幅古畫,龍不吟,虎不嘯,花不芬芳,猿不跳,笑煞蓬頭劉海。

    王維一時語塞,便在后花園轉了一圈,看見石桌上的一盤殘棋,有了靈感,即朗聲對出下聯:半局殘棋,馬無主,車無輪,卒無兵器,炮無聲,悶宮束手將軍。

    夫妻二人的詩才與恩愛由此傳開。

    王維在老家辦完婚禮,小住一段時間后,便在秋高氣爽時攜妻回到京都繼續工作。

    誰知,玉真公主早已喜歡上風姿卓絕的王維,見王維把妻子帶到京城來,便生氣了,立馬就在玄宗皇帝那里狀告王維,說王維在工作期間偷看伶人表演的"黃獅子舞"。

    玄宗皇帝大怒,當即把王維貶下鄉,打發到偏遠的濟州守糧倉。

    心中只有發妻的王維,沒有后悔,去就去吧,有什么大不了的。便一個轉身與妻子奔赴濟州當司庫參軍,守了四年的糧倉。還好,在公元725年遇天下"大赦",遂被調到條件好一點的淇上任職,后轉任吳越,到公元729年,王維歷經8年基層打拼后重返長安。

    但不久,王維遭遇了人生的一大不幸。公元731年,王維31歲時,妻子崔氏因難產連同腹中的胎兒一同遇難。

    發妻崔氏的過世及兒子的胎死腹中,令王維萬分悲痛。此后,他一個人孤獨地生活了30年,再也沒有續弦,把后半生長長的思念都留給了他一生眷戀的發妻。

    這就是"詩佛"王維,一個深情的男人。對妻子,他做到了情深似海。


    二、親情:同甘共苦

    王維出生于河東王家官宦家庭,父親是朝廷的樂官,當過汾陽司馬,母親是虔誠的佛教徒,懂詩書,能繪畫,來自當時天下的五大望族之一的博陵崔家。

    王維就是這樣含著金鑰匙出生,幼時飽受良好的家風熏陶,較好地吸收了父母的藝術特長。不幸的是,王維9歲時,父親病故,母親崔氏只好回娘家撫養長子王維及他的5個弟弟妹妹。

    家庭的變故一下讓王維體驗到生活的艱辛。從此,聰慧過人的王維便孝順、懂事地領著弟弟妹妹在母親含辛茹苦的教誨下,刻苦念書,打牢了良好的文學與藝術底蘊。

    母親還給王維取了佛語名"摩詰","凈"的意思,寄望王維長大后可以實現""空寧"的佛家境界。

    王維深受母親的佛學影響。所寫的田園詩中,多有"空"字,如代表作《山居秋暝》:

    空山新雨后,天氣晚來秋。

    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歸浣女,蓮動下漁舟。

    隨意春芳歇,王孫自可留。

    這首五言詩體現了王維"詩中有畫"的藝術特點,呈現了一派空靈清新的田園好風光。

    王維而立之年立足長安后,不久,為奉孝母親,便在城南的藍田山麓,購置了詩人宋之問荒蕪于此的住處,營建為"輞川別墅",以便母親到長安安度晚年。天寶九年(公元750年),母親過逝后,王維便在此"丁憂"守孝,參禪悟理,修煉"佛","詩佛"的名號由此而得。

    王維對弟弟妹妹血濃于水的手足情亦非常看重,在他所寫的《別弟妹》(二首)中就可以深深感知他對弟妹們的疼愛:

    兩妹日成長,雙鬟將及人。

    已能持寶瑟,自解掩羅巾。

    念昔別時小,未知疏與親。

    今來始離恨,拭淚方殷勤。

    小弟更孩幼,歸來不相識。

    閑居雖漸慣,見人猶未覓。

    宛作越人語,殊甘水鄉食。

    別此最為難,淚盡有馀憶。

    王維牽掛弟弟王縉,與之患難與共互相幫助的故事更是流傳至今,成為千古佳話。

    王維17歲時,與好友祖自虛去長安參加科舉考試,途中,逢重陽節,他想起老家的弟弟王縉,便寫下這首大家耳熟能詳的千古名篇《九月九日憶山弟兄弟》:

    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

    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

    王縉后來成為有名的書法家,還兩度受任宰相之職。

    王維在"安史之亂"時期,被安祿山抓去洛陽,無奈之下接受偽職,悄悄寫下思念朝廷的明志詩《凝碧池》:

    萬戶傷心生野煙,百官何日再朝天?

    秋槐葉落空宮里,凝碧池頭奏管弦。

    后來安祿山戰敗,唐肅宗登基后,清理查辦投降官員。因平反有功的弟弟王縉晉升為刑部侍郎,見王維將被問責,便為兄求情,自請削職贖罪,王維又呈上所寫的《凝碧池》。肅宗皇帝見此,從寬處理,王維降職為太子中允,王縉改任蜀州刺史。

    此后,王維處世圓通,到晩年仕途一下順風順水,很快東山再起,升遷中書舍人,后晉為尚書右丞。

    公元761年,王維辭去尚書右丞職務,換回任職蜀州刺史的弟弟王縉重回長安工作。

    這就是"詩佛"王維,一個深情的兒子,一個深情的長兄。于家人,他做到了情深似湖。


    三、友情:相見恨晚

    孟浩然是王維的朋友,更是知己,史稱"王孟",兩人是大唐最了不起的山水田園詩人。

    那是公元729年,王維已返回長安任職,孟浩然剛好赴京趕考。兩人在京相遇后,一見如故,相見恨晩,由此結下11年的深情厚誼。

    公元740年,王維受職"知南選",負責主持南方的科舉考試,路過襄陽時,得知好友孟浩然背疽復發病故,潸然淚下,一揮而就寫下感人至深的《哭孟浩然》:

    古人不可見,漢水日東流。

    借問襄陽老,江山空蔡州。

    詩人裴迪小王維15歲,兩人是同鄉,是王維的"忘年交"。王維在不惑之年居住在"輞川別墅"后,除侍奉母親外,便專以修心養性,僅與裴迪等知己過從甚密,在此半官半隱地生活。他由衷欣賞裴迪,為他寫過二十多首詩。有名的《輞川閑居贈裴秀才迪》就是代表作之一:

    寒山轉蒼翠,秋水日潺湲。

    倚杖柴門外,臨風聽暮蟬。

    渡頭馀落日,墟里上孤煙。

    復值接輿醉,狂歌五柳前。

    元常是王維的好友,他去安西都護府任職前,王維特意為他置酒餞行,并寫下《送元二使安西》這首有名的"渭城曲",字里行間,承載著王維關心體貼朋友的至真情誼:

    渭城朝雨浥輕塵,客余青青柳色新。

    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王維于公元737年以監察御史的身份奉命出使塞上時,得遇志趣相投的好友——河西節度使崔東逸,邊塞詩人岑參、高適,還有崔顥等人。他鄉遇故知,令王維分外高興,便一起在塞外騎馬出行,追鷹逐兔,好不快活,遂寫下朋友之間在一起活動寓意豪情友好的五言律詩《觀獵》:

    風勁角弓鳴,將軍獵渭城。

    草枯鷹眼疾,雪盡馬蹄輕。

    忽過新豐市,還歸細柳營。

    回看射雕處,千里暮云平。

    這就是"詩佛"王維,一個深情的友人。他對朋友,對知己,做到了情深似河。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热博体育手机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