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憲玲 / 原創散文 / 相聚

0 0

   

相聚

原創 有獎征文
2019-11-27  卜憲玲

本文參加了【一起同過窗】有獎征文活動

我們終于聚在一起。幾位同學二十天的籌備,三十年的時空,三十多個人歡聚一堂。

其實之前我一直很猶豫,不是不想聚,而是擔心面對一群陌生的面孔,會不會無話可說,會不會尷尬窘迫,我并不自信自己有這樣溝通的能力和熱情,我想許多在猶豫中最終沒到的同學也是一樣的。?

走上樓梯就聽見許多人的說笑聲,走進去,我眼光掃過你們,除了兩位女同學之外,一個都不認識。我笑著說我一個也認不出來,但奇怪的是心里卻沒有一點陌生感。班長走過來,我腦海里閃出畢業照上的一張臉,拿出手機對照一下,問他你是不是這一個,他說是。我說你是班長啊,我只認得照片里的班長,我們哈哈大笑。于是,我開始仔細看每一個人,去和照片上對照,一張張面孔和一個個名字從記憶深處跳出來對號入座,我真的還能想起許多同學的名字和當年的樣子。

我們的話題沒有天南地北,也沒有海闊天空,我們并不關心誰官升幾級,財富多少,話題只有一個,那就是從前。我們只想說你的我的他的說不完的故事,讓一張張遙遠模糊的面孔漸漸地漸漸地在記憶長河的水面浮出來,再與面前這個覆蓋著歲月塵沙的面孔疊合在一起。我們感嘆時光匆匆,卻可以瞬間化解歲月之痕,三十年不見,親密不減當年,猶勝當年。我們坐在一起,沒有富貴貧窮,大小尊卑,一如當年坐在教室里。那時候我們“少年不識愁滋味”,天天盼望長大,可如今長大了,卻又無比懷念回不去的從前。

我們說起校園,其實校園也不過是一排一字排開的六口教室,一小片樹林,一個食堂,和男女生的大通鋪宿舍。但那是我們三年朝夕相處的地方,那里有年少懵懂的我們說不完的故事。我們清楚地記得每一位老師上課時的習慣動作和他們的口頭語。我們記得誰坐在誰的前后左右,哪位男同學故意把蠟燭油滴在女同學的身上,我想那肯定是想引起她的注意。我把馬蜂瓜玩到稀軟,一不小心捏爆了噴在前排同學的身上,也被歷歷說起。我們叫著當年的外號,卻忘了他真正的名字。我們嘴里說著當年課桌上畫出的三八線,手卻緊緊地握在一起。我們笑著談起誰暗戀著他的女神,誰把字條偷偷塞進別人的書頁里。

校園的小樹林是我們特別喜愛的地方。我們喜歡在那里一邊漫步一邊背書,看起來很刻苦的樣子。其實我是真的沒有背過書的,但是獨自走在小樹林里,看斑駁的光影從樹葉間透下來,踩踩干枯的樹葉。幾十年后的今天,可以不記得背過哪條河流山川,哪篇名言警句,卻深刻地記得那種美好的感覺。

我們的教室簡單到除了桌凳唯有一塊黑板,但這并不影響我們讀書。夏蚊成雷,汗濕衣衫,涼水洗把臉我們繼續題海作戰。冬雪紛飛,北風緊峭,呵呵凍手我們還能挑燈夜讀。我們唱著“春天不是讀書天,秋雨綿綿睡意綿。”卻并沒有辜負秋月春風,因為我們不敢,同時不敢辜負的還有父母的勞苦。

周日的傍晚住校的同學背著煎餅卷兒和咸菜瓶回到學校。現在,讓我們沿著煎餅咸菜再往前推想,那個周末的大清早,晨光熹微中,母親應該擔著兩桶糧食走向磨房,再擔著兩桶更沉的糊子趔趔趄趄地回來。然后坐窩打鋪煙熏火燎地烙上多半天的煎餅,一個個疊進包袱里。還沒來得及擦去臉上的草灰,再晃晃家里的油瓶,盡量多地炒進咸菜里。站在大門口,眼巴巴看著背著包袱的孩子走上大路,轉過彎,看不見了。

從十四五歲到四五十歲,三十年后重聚首,讓我深刻感受到每個人一直不變的是一顆善良感恩的心。我們同學說得好,感恩我們的父母,在那樣貧瘠的年月里養育著我們,再送我們入學,所以我們有緣分相遇。感謝籌備組同學的辛苦操勞。感謝我們經過的歲月走過的路,這些都會永遠留存在我們的記憶里。

人到中年的我們,無可抗拒地走進人生的秋季,肩上有太多的擔當。可是同學,“一年好景君須記,最是橙黃橘綠時。”這是我們曾經齊聲朗朗背誦的詩句,詩句里是我們正在收獲的季節。

讓我們珍惜每一次相聚,珍惜每一份情,珍惜每一天的太陽升起。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热博体育手机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