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父母在線 / 待分類 / 語文課到底該怎樣教?(發人深省)

   

語文課到底該怎樣教?(發人深省)

原創
2019-11-26  新父母在線

編者按:12月27日晚,華中師范大學文學院學科語文專業研究生聆聽了81歲老教授楊再隋的講座《聊聊語文教育那些事》。楊再隋為大家推薦了自己的一篇文章《語文課到底該怎樣教?》。該文發人深省,引發大家的共鳴與思考。全文如下:

楊再隋教授在做講座。

語文課到底該怎樣教?

語文課是什么?何謂語文的本色,又何謂本色語文?

  

語文課就是教師引導學生學習語文的課,是學生學習理解和運用祖國語言文字的課,是學生聽、說、讀、寫的綜合實踐課,是引導學生提高語文綜合素養的課。說到底就是學生學習說語文、講語文、讀語文、寫語文、用語文的課。

  

眾所周知,課程改革實驗啟動四年來,給比較沉悶的語文教學注入了生機與活力,從實驗區所反映的情況看,學生學習語文的興趣提高了,思維活躍了,口語交際能力、綜合學習能力都比過去提高了。老師們重視了學生自主探究精神和創新精神的培養,重視了對學生創新潛能的開掘。通過課程改革,密切了語文和生活的聯系,和社會的溝通以及和其他學科的滲透。在課程改革中,開始重視校本研究,重視本土課程文化的發掘,也重視開掘廣闊的母語教育的資源。特別要提出的是,跟課程改革一起成長的廣大教師、教研員經受了一次教育思想的洗禮,更新了教學觀念,提升了課程意識。他們用生動的課程范式詮釋了新的課程理念,演繹了新的課程文化,營造了課改的氛圍,活躍了教研空氣,受到了廣大教師的歡迎。

  

成績是有目共睹的,但也出現了一些應該引起重視的問題:

  

第一,虛。語言訓練不落實、不到位,花花動作多,花拳繡腿多,花里胡哨多。內容龐雜,課件繁雜,這在公開課上更甚。教師不范讀,不板書,淡化了教師的指導作用。虛,還表現在課堂上不摳詞摳句,不糾正學生錯誤的語言,不辨析詞意,不辨析字形。脫離文本的議論紛紛太多,自由誦讀的瑯瑯書聲太少。課件把學生的興趣提起來了,可真正面對文本的時候,學生反而失去了興趣。有些課畫蛇添足,文本還沒弄清楚,就塞進了一些課外的東西。

  

第二,鬧。課堂上熱熱鬧鬧,沒有給學生思考的余地,也沒有給學生質疑的機會。鬧,反而使課堂沉悶,學生的心靈之窗緊閉,沒有另類的聲音,沒有獨特的感悟,沒有多元的結論,沒有因思維撞擊而迸發的火花。

  

第三,雜。由于語言文字訓練不落實,語文活動沒有很好地開展,因而另一種形式的“架空分析”有所抬頭,即以犧牲工具性為代價的所謂張揚人文性,成了課堂上另一道 風景。它所表現出來的現象是:語言文字太淺,思想內容太深。教師用大量時間去深究文本的思想內容,而削弱了對語言形式的把握。雜的表現之二是各種非語文現象、非語文活動占據了課堂。課堂上吹拉彈唱盡顯其能,與語文本身沒有多大的關系。

  

第四,偏。當前在某些地方出現了輕視“雙基”的現象,尤其是輕視基礎知識的傳授。由于輕視知識,導致輕視講解、講授等這些基本的教學方法,把接受性學習和自主、合作、探究對立起來。偏,還反映在弱化教師職能,不敢嚴格要求學生,廉價表揚,普遍肯定。

  

上述現象,反映出對我國優秀傳統文化的認同、吸納不夠,對我國母語教學的歷史經驗和成果的認同、吸納不夠,對我國的國情實際特別是廣大農村教育實際深入了解不夠。從方法論的角度看,說明我們還缺乏辯證觀,常常容易情緒浮躁,急于求成,顧此失彼,易走極端,把握不住事物發展的“度”。語文教學被抹去了本色,擰干了原汁。

  

語文課該怎樣教?

  

平平淡淡教語文

  

平淡即平實淡雅,不加色彩,不加修飾,不刻意雕琢,不自作矯情,不故作姿態,不故弄玄虛,是原色、原汁、原味,是本色語文、本體語文、本真語文。

  

平淡為真。返于自然,歸于純凈。教師持這種心態,就會心平氣和,以真心與文本、與學生進行平等對話,以真情和作者及學生進行真誠交流。所謂“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

  

平淡致靜。教師心靜如水,學生雅靜無聲,不講奢糜,不求浮華。師生之間,師生和文本之間有心靈的絮語,有自然的默契,有隨機的暗示,有會心的微笑。這就是潛移默化,也就是“不言之教”。

  

平平淡淡不是平板淡漠,更不是平庸散淡。平淡之中,有時也會奇峰突起,有奇思妙想,有神來之筆;有時也會峰回路轉,有曲徑通幽,有柳暗花明。

  

平平淡淡教語文,方露語文本色。如司空圖在《詩品》中所言“生氣遠出,妙造自然”。又如蘇軾所言“無窮出清新”、“絢爛之極歸于平淡”。可見平平淡淡教語文對教師的綜合素養,尤其是對人文素養的要求更高了。在某種意義上說,平平淡淡更像一種心態、一種風格、一種修養、一種境界。

  

簡簡單單教語文

  

語文課就是教師引導學生學習口頭語言和書面語言的課。不要硬給語文課加重任務,拔高要求,也不要脫離學生實際,求全、求多。不要把教學環節設計得過于復雜,也不要使教學方法花樣翻新,更不要讓課件充斥課堂,喧賓奪主。

當前,有些課,尤其是公開課,容量太大,節奏太快,課件太多。教師連珠炮式地講話,手忙腳亂地演示,學生急匆匆地對答,掃描式地觀看,沒有回旋的余地,沒有咀嚼回味的時間,知識如浮光掠影,訓練似蜻蜓點水。如此,知識如何能內化?技能如何能熟練?

  

鑒于此,語文課要“消腫”、“減肥”、“瘦”,化繁為簡,削枝去葉,突出主干,凸顯主體,理清主線。所以要念好“字、詞、句、段、篇、聽、說、讀、寫、書(寫字)”“十字真經”,緊扣“知識、能力、方法、習慣”“八字要訣”,強調“基本知識、基本能力、基本方法、基本應用”四項要求。再次倡行“一課一得”,即一堂課,目標要集中,任務要單一,要求要明確,訓練要落實。言其少也、精也。而不是說只有一個要求,一項任務。也要重提“精講多練”,精講,即講精華,講精髓,講精煉,畫龍點睛,提要鉤玄,要言不繁,惜時如金。當然也要求學生問答簡明扼要。多練是相對精講而言,即讓學生多讀、多寫,自主參與言語實踐。當前語文教學中有“脫離文本,過度發揮”以及“用學生的集體討論代替學生的個體言語實踐”的現象,因此要強調,對話主要是和文本的對話,要深入鉆研教材,疑問主要從文本中來,答案主要到文本中去找,要不離文本,緊摳詞語,有時要咬文嚼字。

  

把復雜的內容變得簡單明了,使冗長拖沓的教學過程變得便捷,使復雜多樣的教學方法變得簡單易行,需要教師具有很高的教學素養。荀子說:“不全、不粹、不足以謂之美。”教學中要求面面俱到,平均用力,點滴勿漏是不可能的,效果也未必好。其實,正是這種“不全、不粹、不足”,才使得語文教學更精煉、更精彩。所謂“簡潔為美”,意在于此。

  

扎扎實實教語文

  

語文學科是基礎工具性學科,母語是民族之魂,國家之根,智慧之泉,創新之源。從小打好學習母語的基礎,對學生的終身發展至關重要。就小學語文教學而言,最重要的就是要奠基固本,要求切實,訓練扎實,效果落實。

  

當前,小學語文教學中虛化現象比較普遍,熱熱鬧鬧走過場,認認真真搞形式,語言訓練不到位、不落實,難認的字不多念幾遍,難寫的字不多寫幾次,該解釋的詞不解釋,該辨析的詞不辨析,該品味的句子不反復品味,該歸納的段意不歸納,至于最基本的句子、篇章知識、標點符號知識更是一溜而過。記得一位老特級教師執教《少年閏土》,文中有“秕谷”一詞,學生查字典回答:“秕谷是干癟的谷子”。一般來說,到此為止就夠了,可老師又問學生:“能不能說癟棗啊!”學生答:“不能。”老師笑問:“為什么?”學生答:“因為秕字是禾旁,是專用來形容谷子的。”解釋一個“秕”字,增長了多少見識啊!

  

要認真研究教學過程,這既是學生思維、想象的過程,也是能力培養的過程,是教學的“三維目標”統一的過程。過程由各個環節組成,隨著教學進程,要環環相扣,步步為營,遇有錯誤要及時矯正,遇有遺漏要隨時填補,發現生成性的課程資源,要隨機應變,充分開掘利用。不要視而不見,充耳不聞,仍按“預設”,一成不變。由于語文學習不可能一步到位,也不可能一蹴而就,有時需要回旋反復,有時需要重槌敲打,有時又需要“輕攏慢捻”,有時甚至需要以退為進。教師要善于審時度勢,穿針引線,因勢利導。

人物介紹:楊再隋,男, 1937 年生,華中師范大學教育學院教授,教育部全國中小學教材審查委員、小學語文教材審查委員召集人、全國語文教師繼續教育研究會副理事長。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热博体育手机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