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一秋wq / 待分類 / 懷念十月,那一場雪

0 0

   

懷念十月,那一場雪

原創 有獎征文
2019-11-26  草木一秋wq

本文參加了【冬情】有獎征文活動


       十月的腳步愈近,心愈疼痛。

   從什么時候起,一到十月,思念成殤?

   懷念那些年的冬天,那些十月,懷念那一場雪。

   2009年。冬。還沒進入農歷十月,紛紛揚揚的雪,飄飄灑灑的雪,鋪天蓋地而來。記憶中已經很少見過這樣的大雪了。雪把一個銀裝素裹粉雕玉砌的世界呈現在人們面前,引發文人多少詩意的靈感,帶給孩子多少單純的歡樂。

   雖然是一場突如其來的雪,但多少人是帶著驚喜帶著欣慰來迎接它的啊!

   我是沒有心情欣賞了,這場雪的降臨,預示著冬天的酷寒。而我的人生,早已走進了瑟瑟寒冬。那一顆還沒有暖意的心靈,豈不是又要雪上加霜?

        中午,姐打來電話,關切地詢問買好煤了嗎,說下周的農歷十月初一,該回去給母親燒紙了。沉默了一會兒,還是告訴她:用不著買煤了,我們的房子很快就要被處理了,過幾天我就得搬家,從此開始居無定所。這么大的雪,這么冷的天,這么廣闊的世界,這么熱騰騰的生活,卻不會再有我們的容身之所,不會再有一個屬于我和女兒的小小的角落……

   十月初一之后,接著就是母親的一周年祭日,我也會回去的……

   放下電話,淚就稀里嘩啦地下來了。用手遮住臉,拼命隱忍拼命擦拭,因為是課間,在辦公室里。卻越拭越多,怕人注意,最終還是硬生生地收回去了。

   幾分鐘后,悅耳的上課鈴聲剛落,已經微笑著站在講臺上,聲音清脆地對著五十二雙明澈的眼睛說:難得一遇的機會,我們去樓頂平臺上觀雪賞雪吧,然后回來寫作文。那天是周四,正好有兩節作文課。

   呼呼啦啦,所有的孩子都歡呼雀躍著,飛奔出去,幾個調皮的邊跑還不忘回頭高喊:老師你真好!

   雪飄舞著,像一個個潔白的精靈,像一只只天使的翅羽。孩子們在雪中跑著,跳著,笑著,鬧著,團雪球,打雪仗,一派熱火朝天的景象,哪里還有寒冬的影子?

   好幾個孩子都拿著一個大大的雪球,佯裝要砸我:老師,我來了。快躲啊!還沒反應過來,雪球卻輕輕地落在旁邊,我開始微笑起來。

   臉上是微微的笑,心底是悄悄的感動。

   知道唯有讓工作填滿生活,心才會忘卻煩惱變得充實;每天和這些單純的孩子在一起,才不會落寞孤單。

   雖然換了一班又一班孩子,卻仍帶給我同樣的感覺。

   后來孩子們說,那天寫出來的作文,也許文辭不是最優美,表達不是最充分,卻充滿著他們最真摯的快樂,飽含著他們最誠懇的敬愛與祝福。于是,珍藏心底,含笑上路。

   微笑著抬頭,仰望天空,雪精靈漫天飛舞,是天堂里的母親再一次,送來不舍的牽掛么?08年的冬天,她走的那個冬天,一直都是雪花紛紛呵!我知道,那是她放不下的牽念。

   不要掛念,我會好好的!無論生活予我怎樣的傷痛,我都會好好的!沒有你了,沒有家了,我也會好好的,母親!

   雪的世界,如你的天堂一般的純潔神圣么?那么,讓我走進這個世界吧,去感受你暖暖的眼神,深深的牽念……

   我知道:紛飛的雪,是你有力的雙手,化身溫柔的天使,替我抹去腮邊的淚;飄落的雪,是美麗的天使,替我收藏于心的淚。

   所以,我,不會再流淚了!每當天空飄滿潔白的雪花,我會微笑著,伸出雙手向天空,迎接這晶瑩的,天使的淚。


        地上厚厚的積雪還沒融化,踏上去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一聲聲,仿佛踩在心上。就在這樂聲的伴奏下,在老父親幫忙收拾下,我們倉促地離開了家園,搬進了租住的一間狹小陰暗的臨街樓,從此開始了顛沛流離。

   但是,再沒有一滴眼淚,和傷悲。雖然那些年的十月,很少落雪,思念找不到出口;雖然那些冬天,愈加寒冷,冷到心徹骨地痛。蕭瑟的寒夜里,憑窗凝望街上熙來攘往的人流,遠處明明滅滅的燈火,夜空閃閃爍爍的星光,女兒總是笑著,喊著:“媽媽快看,好美啊!”燦爛純真的笑顏,多像那個十月里皎潔的雪花。

   于是,回報以無聲的微笑。是的,那些雪已經落在心里了,母親的牽掛與祝福、親人的關切與鼓勵已經烙在心里了。我們的未來,還要靠這些倔強的微笑來支撐呢!沒有在深夜痛哭過的人,不足以談人生。可是,我相信,能在深夜忍住痛哭的人,更有資格談人生。此后的漫漫歲月,我們要用雪般明澈的笑,溫暖彼此。

   光陰流轉,世事無常。時光倏忽而逝。

   2014年,又是十月。瓢潑般的大雨,嘩嘩啦啦,連天扯地。喧囂雨聲中,相依為命幾年的父親,決絕地永遠閉上了眼睛。從此后的每個十月,每次回家,跪拜的是一座新墳,祭奠的是兩個親人,是這個世界上最疼我的父母雙親。

   那個冬天,不見一片雪花。最后心靈支柱的坍塌,使我意志消沉,萬念俱灰,活得落寞無聲,仿佛一朵躲進冬天不肯融化的雪花。為什么?為什么沒有雪,靜靜地送我至親的人最后一程?為什么沒有雪,“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凈”,來湮沒心底所有的,所有的錐骨疼痛?我想念那些雪了!那些天堂里的慈母不舍的牽掛,那些天使替我拭去的淚花!

   2015年,農歷十月。一場更加酣暢淋漓的雪,終于轟轟烈烈地來了!滌蕩著塵世,裹挾著惦念。紛揚大雪中,雙親墳塋前,滿心的思念與傷痛,終于釋然……蒼茫茫的時空里,心底只回蕩著一句話:父親,母親,我回來了!

   我回來了!此心安處,已是故鄉!縱然靠近的只是你們的墳塋,也足以慰余生呵!此后的每個冬天,我可以在故鄉的小城,等待雪的降臨了!等待雪將你們的牽念,從遙遠的天際,傳遞到心底。

   那場雪,還會再來么?紛紛揚揚地來,飄飄灑灑地來,鋪天蓋地地來。讓整個世界,簡單下來,安靜下來,只余一片蒼蒼茫茫的白;讓一顆飽經滄桑的心,歸于釋然,歸于淡然,在晶瑩剔透的雪花里,在紛飛飄舞的冬之精靈里。

   懷念那些年的十月,那一場大雪。

        期盼落一場那些年的十月,那樣的大雪。

        在這個即將來臨的十月。在去往雙親墳塋的路上。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热博体育手机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