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一秋wq / 菁菁校園 / 尋夢師專,再別青春

0 0

   

尋夢師專,再別青春

原創 有獎征文
2019-11-25  草木一秋wq

本文參加了【一起同過窗】有獎征文活動

        一別經年,夢中再不曾相見。記憶里的你,是否安好依然?

        春已來,我亦來。追循著25年滄桑歲月的足跡,來尋你最初美麗的容顏,留住你最后一個春天,來緬懷我們曾經燦爛無比,而終將逝去的青春華年。

        所有與青春有關的愛恨悲歡,都落在你懷里,都烙在我心里。不敢頻頻回望,怕會淚濕春衫。

                                                          ——題記


【菁菁校園】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


        1994年9月12日,秋風初起微涼。濟寧師專并不空曠的校園里,人頭攢動,熱鬧非凡,那是94級新生入學的日子。忙亂地注冊繳費、入班入舍諸事務結束后,一雙雙充滿憧憬的眼睛,帶著新奇,開始游走于校園每個角落。

        當年的校門不算寬闊,兩扇鏤空鐵門顯得有些普通,門兩邊的白墻上分別寫著“學高為人師”“身正為人范”五個大字,畢業生最愛以此做為留影的背景。走進大門,高高聳立在眼前的是造型精巧別致的圖書樓,那是整個校園里最嶄新氣派的建筑。每一屆學生的畢業合影都是在它前面留下的。圖書館里書籍種類繁多,對于剛剛從小縣城里出來的我來說簡直就是“浩如煙海”了。平生不擅交際,也不愛參加各種活動的我,最愛晚上去閱覽室讀小說,并非好學,實為興趣。就像魚兒游進了大海,我在里面貪婪地汲取著精神營養。四樓報告廳里經常有名師名家來做學術講座,我們現代文學老師宗元先生,操著一口純粹的鄉音做路遙小說人物賞析報告的情景,至今猶在眼前。

       圖書樓前是個花園,里面劃分成幾塊形狀規則的花壇,種著各種低矮的花花草草,周圍是高高的塔松。入學不久我們宿舍就曾興奮地在怒放的菊花壇前照了一張合影,作為新生活開始的見證。第二年開春閑來游逛時,我們在花壇里發現很多肥嫩的“野菜”,于是挖了幾棵拿回宿舍,卻又不知這是何物,遲遲不敢貿然處理,禁不住誘惑最后還是用油鹽拌了吃下去。等夏天看到一片紅艷艷的花海時才知道那竟是罌粟,后怕得不行,幸虧沒有中毒!樓后也有一個小花園,種植著松柏、月季等高大的木本植物,還有石桌石凳供人休憩。夜來花木掩映,燈光昏弱,于是此地成了天然的戀愛場所,晚自習后花間幽徑常會見到成雙成對的情侶。

        圖書樓西側前后兩座樓,前面四層的行政樓是校領導辦公之所,分布著一些行政科室。作為一名普通乖學生,我是從沒踏足過半步的,所以至今仍覺神秘十足。后面三層小紅樓是文科樓,一樓為政史兩系,中文系94級四個班在二樓樓梯西,93級在東邊(第二年換成了95級),
英語系在三樓,當時我與英語系高中好友小美聯系甚密,所以經常跑到三樓去找她玩。中文系前三個班是普通師范專業,我們二班在最西頭南小教室,常與北面大教室里的一班一起上合堂(第二年我們兩班教室互換),有時三個班會一起在理科樓的階梯教室上公共課。四班是文秘班,老師、課程設置與我們都不太一致,因此和他們來往不多。或許受濃厚的文化底蘊所浸潤,這座樓顯得古樸典雅 ,氣韻不凡。樓前甬道旁種著高大的法桐,夏至濃蔭匝地,秋來黃葉滿徑,又為校園增添雅致一景。
        再往西與文科樓一路之隔的是四層高的理科樓,除了在階梯教室上過幾次合堂課,其余時間很少去過, 感覺教學樓布局都差不多吧!但它前面有一個稍大的花園,中央有假山池沼,周圍亭臺軒榭,花木蔥蘢,曲徑通幽,自是別有洞天,那也是校園戀情滋生發展的好去處,讓我們這些到處尋覓詩情畫意的文科生好不羨慕。
        文理科樓后各有一座男生宿舍樓,中間是兩個小操場,籃球架排球網俱備,有時候體育課會在這里上。課余常有男生在球場上龍騰虎躍,大展雄威。并排最東,圖書樓花園后面是唯一一座五層高的女生宿舍樓。那幾年上大學的女生開始多起來,一座樓容納不了,于是我們中文系女生第一年住在西男生宿舍樓一樓,另開一個樓門進出,第二年才搬到了東面的女生宿舍樓五樓。女生宿舍樓東有個小餐廳,我們畢業時的散伙飯就是在那里吃的。后面就是有著青青草坪的大操場和西餐廳。西餐廳后是造型唯美的藝術樓,藝體生們就在這座樓上。那時我們常常會被從藝術樓里傳出的動聽的鋼琴聲所吸引,不由自主地循聲而去。熱愛音樂的我也曾經在這座樓里跟著音樂系的學兄學過一陣子吉他,畢業時還拿著他那把火紅的吉他擺造型,拍照片。運動會等大型體育活動一般在大操場舉行,西餐廳一樓為學生主要就餐之處,二樓是大學生活動中心,常舉辦一些晚會、校園歌手大賽之類的文藝匯演活動。體育不好的我,運動會上頂多做做觀眾,寫寫為班里運動員加油鼓勁的稿子,但對那些文藝活動我一直熱情不減,每場必觀。一向羞澀的我,甚至鼓起勇氣參加了一次歌唱比賽,登上活動中心大大的舞臺唱了一首當時正喜歡的《疼你的人》,結果太緊張半路忘詞,第一輪就被淘汰了。

        今天, 因數學系91級卜憲玲師姐一篇懷念師專的文章而得知老校舍要改建拆除的消息,專程匆匆趕來的我們,竟然在曾經的校園里偶遇了再次來懷舊的卜師姐,還有92級音樂系的師姐們。踏在曾經的樓梯上,站在當年的操場上,那些塵封已久的如煙往事,穿過悠長歲月,一一涌上心頭。幸有幾座主樓還在,讓我們的懷舊可以有所依托,可以追憶往昔,眼前景仍是當年景,身邊人已非當年人。那些年輕的面孔呢?那些可敬的老師呢?撐一支長篙,向著歲月之河深處,回溯……

 

【師恩難忘】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濟寧師專雖然只是個專科學校,但那個年代的老師們卻都堪稱真正的學者,用“學富五車,才高八斗“形容一點都不為過。中文系作為最具資歷的領軍專業,擁有著最多特色鮮明個性各異的老師們。

       中文系一部分正值中年的老師,比如我們第一學年的文學概論老師王欽鴻老師(一班班主任,后來的系主任),現代漢語老師馬乃田老師(當時的系黨委書記),四班班主任、寫作老師彭興奎性格都比較穩重,勤勉務實,在系里屬于能擔當大任的角色,起著承前啟后中流砥柱的作用。其余的大致分為兩類,年輕有為充滿活力的新秀與德藝雙馨的老教授。前一種以我們的班主任陳燕老師和孫弘弢老師為代表。陳老師教了我們兩年《普通話教程》,一口銀鈴般悅耳的標準普通話,為我們這群很多農村來的鄉音濃重的學子們樹立了一個標桿。當年的她三十出頭,漂亮嫻雅,沉穩大氣。作為系里94級唯一一個女班主任,又是最年輕的班主任,她有著女性特有的細膩心思,兩年間,溫柔而又不失嚴厲地管束著我們,又時時處處關愛呵護著我們,猶如一個大姐姐。孫老師第一年教我們馬克思主義原理,乍聽到這門課,還以為老師會是位古板的老先生,沒想到出現在我們面前的竟是個高高瘦瘦風度翩翩的時尚帥哥,與當時大火的明星王志文極為神似,一下子吸引了我們這群正處于懵懂追星時期女孩子的目光。那個沒有電腦手機的年代,晚上熄燈后我們常躺在宿舍聽收音機,濟寧電臺有個“任城夜話“欄目,大家都很喜歡主持人魯寧那極富磁性的渾厚男中音,后來知道他竟然就是我們的孫老師,于是從此他變成了全民崇拜的偶像。但是孫老師并不是徒有其表,他的課條理清晰,干脆利落,并且還自創了學生講課法,不定時抽學生備好課到前面去講,為此大家每節課都認真準備,學習的熱情空前高漲。
        中文系老教授們居多,對于他們我總想自然地尊稱一聲“先生“。其中寫作教程老師李德鈞先生最具個性,脾氣最古怪。記得第一周上課我們和一班一起上合堂,上課鈴響先生前門進門,后門有個一班的男生看到燈亮著起身去關燈,誰知這可惹惱了李老師,他憤怒地咆哮了整整兩節課,這個下馬威使我們戰戰兢兢噤若寒蟬,大氣不敢出一聲。因此第二周上課前,我和同位春英在圖書樓前遠遠地看到他的身影,害怕與他正面相對,偷偷拐個彎落荒而逃了。可是第二堂課剛開始,他緩緩開口道,某某時間地點,有兩位同學看到他不打招呼反而躲開了,這兩位同學主動站起來認錯什么事也沒有,否則……開始還納悶,后來越聽越不對勁:這說的不就是我們倆嗎?怎么辦?怎么辦?第二節課就要得罪老師了嗎?我嚇得不知所措,春英一拉我,我們乖乖地雙雙站起來,先生看到我們站出來,語氣反而緩和了下來,沒有再繼續計較下去,開始正常上課。這么不愉快的開局,沒想到會點文墨的我倆后來反而成了他的得意門生。他是脾氣古怪,但他容不得的是學生對老師不尊重,真正有文采的學生他是愛惜欣賞的。記得我第一篇習作《又是黃葉飄落時》就得到了先生贊賞,以至于讓我鼓起勇氣投稿到電臺,還被配樂朗誦播出。對于學習,先生要求非常嚴格,第一學期期末考試,班里女生大部分都過關,我得了88分第二名,卻有十幾個男生不及格。很多人大呼冤屈,但寫作本就是主觀性很強的一門課,女生擅長文字表達,男生沒有優勢,這應該就是原因吧!

      先生曾經在文革時期受過傷害,這也許是他倔強怪戾的根源。他經常在課堂上針砭時弊,大發牢騷,對世風日下人心不古的現實頗多不滿。有一次習作小練筆,讓我們用一段話描述一個人,很多女生都大肆描述心目中的男神孫弘弢老師,對此李先生連連搖頭, 大概覺得我們只盲目迷戀酷帥外表,過于幼稚膚淺,新時代的大學生思想堪憂吧。畢竟隔著年代的鴻溝,我們也很難改變彼此的思想觀點,強求別人認同自己。但李先生確實是一個治學嚴謹而又博學多識的老師。第二年他退休后又返聘,為我們開了一門《紅樓夢研究》,伴著學習的進程將87版電視劇《紅樓夢》播放了一遍,我這個紅迷學得可算是如魚得水。結業要求寫一篇關于紅樓人物的論文,我避開大家扎堆的寶黛釵,從柳湘蓮尤三姐入手,嘔心瀝血創作出一篇《一曲蕩氣回腸的愛情悲歌》,李先生很是欣賞,讓我重抄一遍交給他,說班里一共選了兩篇,要跟其他的一起結成文集。畢業時讓老師們留言,先生用他那獨特的遒勁有力的字體,在我的紀念冊上寫到:“愿你在散文學地里再創輝煌!送王秋走向生活!“想來是對我寄予厚望,可惜至今碌碌無為,深感愧對恩師教誨!
        古代文學老師李善奎先生,身形清瘦,眼窩深陷,給人感覺病弱不堪。他性情寬容,品格端正,有著古代文人清高淡泊的風骨,教學上卻認真執著,詩詞歌賦信手拈來,第二年我們用的《詩詞鑒賞通論》就是他自己編寫的教材。與他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現代文學老師宗元先生,矮矮胖胖笑眼瞇瞇狀如彌勒,不拘小節,頗有灑脫隨性之風。宗元先生主教現代文學,即民國到解放這一時期的文學,但他自己又專事研究路遙,還為我們開設了《路遙研究》課程。在他引導下我們認識了淳樸善良的巧珍,熱情單純的田曉霞,不斷奮進的少安少平等等人物,激勵了我們為自己的未來而努力。巧合的是,他倆是所有老師中不用普通話授課的兩位,都操著一口地地道道的濟寧方言,宗元先生抑揚頓挫激情萬丈,李善奎先生不疾不徐娓娓道來,卻讓我們毫無違和感,聽得如癡如醉。

      還有手執折扇氣度不凡的古代漢語老師許進先生,將深奧難懂的古漢語解析得深入淺出,化解我們學習的難題;博學嚴謹的外國文學老師陳慧君先生,講到世界名著時總是播放改編的電影,打開了我們探究遙遠未知世界的一扇窗;儒雅敦厚的書法老師李華燦先生,書畫俱絕,一筆一劃夯實我們書寫的基礎,在班里掀起一波又一波習字練書的熱潮……

        歲月遠去無情,我們敬愛的老師們 ,這些當年真正的師者,音容笑貌仿佛還在眼前,諄諄教導猶在耳邊。有生之年,得遇此般諸多良師,實乃人生幸事。多想乘著時光機穿梭回25年前,我們還一起坐在那間教室里,再聽他們講一堂課,點一遍我們的名字……


【同窗厚誼】恰同學少年,風華正茂;書生意氣,揮斥方遒。

        記得當年入學流程大致是, 報完名領生活用品,先去宿舍找自己的床位。宿舍樓很簡陋,一層就一個大洗手間和衛生間,每間宿舍八個上下鋪床位,中間一張長條桌,供人吃飯放東西。我在西宿舍樓一樓127室一個靠門的上鋪找到了自己的名字,八個人到齊后,大家紛紛做自我介紹互相認識。我先記住了下鋪活潑可愛的楊峰,鄰床熱情開朗的春英,后來又熟悉了大姐風范的湯霞,笑容甜美的玉娟,細心賢惠的淑慧,沉靜溫婉的淑娟,沉默樸實的桂云,再加一個多愁善感的我,組成了我們的127與502。晚上入班時,我因為走在春英后面進教室,便和她一起坐在了倒數第二排靠窗的位置,就這樣開啟了兩年的師專生活。
       雖然只是普普通通的師專生,但中文系,畢竟理想多于現實,充滿了浪漫與激情。掙脫了高考壓力束縛的我們,沒有時間妄自菲薄,反而心安理得享受著“天之驕子“的幸福感覺,開始了盡情地放飛自我。雖然學校里課程設置每天都很緊,早晨要出操,晚上要上自習,老師們上課常常點名,考勤相當嚴格,期末考前復習更是忙得焦頭爛額,因為考試沒有一絲通融的余地,但與高中相比,我們感受到的,更多的還是大學生活的豐富多彩。不管是校運動會,還是各種比賽,集體活動大家總是積極參與,團結奮進,不斷努力為班級贏得各種榮譽。那時班團委也設了團活動日,經常組織舉辦各種活動,玩有趣的游戲,即興表演一些節目,為我們緊張有序的大學生活增添輕松與快樂。開學不久學校有一場晚會,身為團組織委員的楊峰組織我們宿舍五人跟班里五個男生一起排練了一個舞蹈節目,演出那天她們第一次笨拙地化了妝,上身統一著白色毛衣,在五彩燈光下翩翩起舞,贏得了滿堂喝彩。內向的我,雖然心里蠢蠢欲動,卻鼓不起勇氣參加這些出頭露面的活動,坐在臺下只有欣賞的份,也是滿心羨慕。后來班里又熱火朝天創辦“新荷文學社“,出社刊,取名《青春潮》,這下我可算有了用武之地,找到了實現自己存在價值的地方。整天和班里幾個喜歡舞文弄墨的同學一起,煞有介事地又是編稿子又是寫文章,忙得不亦樂乎。我的創作熱情也完全被催發出來,那些充滿了青春矯情的詩文一次次出現在散發著油墨芳香的社刊上。
        記憶中最難忘的是慶祝95元旦。前一天大班長劉景營帶著班干部從學校后的秦莊市場買來豬肉白菜,借來食堂里的工具,陳老師領著全班在教室里包水餃,大家笑著鬧著剁肉餡,搟餃皮,有的男生拿著餃皮猶如張飛拿起繡花針,笨手笨腳不知從哪里下手,看的我們女生哈哈大笑,于是紛紛充當師傅,現場收起了徒弟。盡管包的五花八門,煮得破皮漏餡,大家還是端著快餐杯吃得津津有味,滿口流香,教室里一片歡聲笑語。第二天開元旦聯歡會,楊峰和牛志剛做主持人,大家提前精心準備,不知在下面認真排練過多少回,每個人都使出渾身解數,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小品,相聲,唱歌,跳舞,朗誦……獻出一個個精彩的節目,留下一片片歡樂的笑聲。我和春英以男女生對唱的形式演唱了一首《滾滾紅塵》,又各自即興唱了兩首歌,自我感覺那是我們唱得最好聽的一次。   

 


       作為普通話老師,班主任陳老師要求我們從進校門就要盡量完全使用普通話,于是很多同學時時處處開始了實踐。甚至有一次,我們班128宿舍的女生跟二樓政治系93級男生發生了矛盾,她們全員出動,全程用普通話跟他們激烈對吵,總算讓他們見識到了中文系的厲害,直至敗下陣來。但我們宿舍上方的227室可就友善多了(后來才知道他們就是想搭訕師妹),又是跟我們結聯誼宿舍又是認老鄉,國慶去北京做社會調查時還為我們帶回明信片與香山紅葉。樓上沒有汶上老鄉,有個姓王的東營人正好也沒老鄉,于是我們認了本家。但靦腆如我,只利用本家的借書證借了幾次書,再無其他瓜葛。我們門號是127室,于是定12月7日為我們的“舍日“。大家一起去城西批發市場買來蛋糕點心,又用八只快餐杯從餐廳打來八樣菜,擺在一起會餐,像模像樣地慶賀我們的節日。正大快朵頤時廣播里響起227為我們點的歌曲《祝福》,大家紛紛笑著鼓起了掌。

        很幸運我是我們宿舍第一個過生日的,所以過得最隆重。 那天下午去聲遠舞臺看完電影(學校周末發放電影票)回校路過教室,收到了來自團支書王廣飛的第一個生日禮物——一本《惠特曼抒情詩選》,回到宿舍便迎來了大家為我精心策劃的簡單而感人的“生日party“,春英唱著“祝你生日快樂“,大家一一跟我握手表達祝賀,淑娟在掌聲中把七人合買的一只盒裝吉他模型送到我手中,里面是七顆泡沫紙做的心串成了一串,還有七張形狀各異的紙片,每人在上面寫著一句祝福的話,這是她和淑慧前一天忙了一晚上的成果。吃飯時收音機里傳來老鄉付吉峰在電臺為我點的《一起走過的日子》,晚自習時高中好友小美又送來兩只貝殼做的小孔雀作為禮物,還有我班書法大師徐立彪用彩筆寫的“祝生日快樂“的紙條,偽裝在寫著“魚臺縣社“的信封里……那天夜里,抱著滿滿一懷的生日禮物,我激動不已,感慨萬千。以后,雖然每個人生日也都是這樣的流程,但漸漸失了新鮮,再沒有了最初的熱情,第二年慢慢就不再集體慶賀,那一場生日盛宴,永遠被我珍重地收藏在了心底。此后漫漫人生,孤寂落寞時,絕望崩潰時,總會輕輕翻撿出來,用回憶暖一暖那顆已經冰冷麻木許久的心。

       那些愛寫詩愛聽歌愛做夢的青蔥歲月呵!那一晚熄燈后我們躺在床上唱起了歌,你一首我一首南腔北調好不熱鬧,直唱到嗓子都啞了。那時大家愛聽老狼的《同桌的你》,我卻說最喜歡他的《流浪歌手的情人》,要用這個歌名做筆名,被楊峰搶先霸占了去,在每個人的畢業紀念冊上堂而皇之地落款,卻不知那是最后一次一起唱歌最后一次開心地爭搶;那時我們愛在操場跑道上漫步,坐在青青草坪讀書談心,卻不知腳下的青草以后年年春天只能在我們思念的夢里發芽;那時我們覺得天空總是很藍,日子總過得很慢,盼著畢業盼著成長,卻不知那兩年的記憶會真的在腦海里停留一輩子……


【彼時愛情】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輕松浪漫的大學校園,最適宜于滋生愛情這類情愫了。有誰在美麗的大學校園里,在最美好的清純時光,不憧憬著一場同樣美麗的愛情呢?更何況我們中文系,最是充滿了理想充滿了詩意,避開愛情不談,簡直失卻了大半的話題,辜負了這段歲月。

        個別已名花有主的,比如我們班兩個老成持重的男生,中學時就擁有了一份牢固的情緣,于是在大學里做瀟灑旁觀;還有一類有遠大抱負埋頭苦讀的,不參與這些凡塵俗事,最終學有所成,考進高一級學府。剩下的大多數人,都是看不破紅塵,參不透情緣的蕓蕓眾生啦。雖然當時學校里管理嚴格,不允許學生明目張膽談情說愛,特別是要求進步的入黨積極分子,談戀愛更是在禁忌之列,還曾為此開除過學生。但大好的青春年華,嚴厲的制度怎么能禁錮得住一顆顆萌動的春心呢?當生活漸漸步入正軌,大家慢慢熟悉之后,男生們就開始了滿教室亂竄,先是尋找“老鄉“談心,后來三個男生宿舍更是分別和三個女生宿舍結成聯誼宿舍,還組織了幾次集體活動,美其名曰“聯絡感情“,晚自習后也有膽大的男生鼓起勇氣邀請有好感的女孩去馬路上“散散步“。但那個時期,一切都在試探階段,一切都是欲語還休,一切都是不明朗不確定的。肯定有愛情發生,但我并不知道在誰的心里。

        其時的我,正困在一張高中時代自己為自己編織的痛苦心網里,即便同宿舍大家也不好意思把感情擺到桌面上,只偷偷個別交流。元旦聯歡結束后的那個晚上,大家為即將到來的假期而興奮,談興漸濃,于是八個女孩子暢所欲言,互相敞開了心扉,坦白了心事,原來有幾個人心里都藏了舊時的一個人,那時的我們卻都還沒有擁有明確的愛情。大家為我們加油,也彼此鼓勵,相約假期回家盡快明了心事,回校帶來好消息。可是回來后,一切最終還是不了了之。

        下學期快要結束時,班里已經開始有人神神秘秘地出雙入對,學著上一級師哥師姐們在小花園里卿卿我我,不過一般都要避開老師們的眼睛。第二年更是多了起來,行動也更大膽了起來,甚至有人拓寬了情路,把橄欖枝伸向了遠方。后來,我的身邊多了個身影,其實那時孤寂的我需要的僅僅是一份陪伴,卻把感動當成了心動。當以為自己已經塵埃落定時,卻在常去讀書的閱覽室里收到了一封來自陌生人的情書。不知何時被放到了我正讀的小說里,散發著神秘的氣息。最后當然也是不了了之的故事。因為某些原因,同位的愛情只有我一個人知道,為她保守秘密真的很辛苦啊!而見到帥哥就毫不掩飾地故作花癡狀的楊峰,也有了彼此心儀的對象,那個當初的舞伴,留著郭富城式發型的帥氣男孩小王先生,她卻又總是欲拒還迎欲擒故縱,與他慢悠悠打開了太極。我們三人,后來成就了班里的三對姻緣,一時成為佳話。多年后卻是兩個黯然的結局,只剩楊峰一對獨自幸福下去。我們宿舍最賢惠的淑慧,也和那個常來找她的濟寧醫學院的高中同學走到了一起,至今擁有著穩穩的幸福生活。當年的她可是沒少在我們面前滿臉幸福地嘮叨起男朋友,聽得我們耳朵都快磨出繭子了。
       當然,大部分當初悄悄牽起的手,畢業時就分散開了;輕輕說過的誓言,也早已飄散在風里。那些哭過,笑過,愛過,恨過的往事,終會了無痕跡。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啊!這就是那個年代的校園愛情,有過幸福,有過悲傷,無論結局如何,在人生最美好的那段時光,都是忠于自己內心的選擇,擁有過,便是無怨無悔。

      往事不堪回首,卻歷歷在目。25年歲月長河中,洶涌浪濤滄桑了容顏,卻將我們的記憶洗刷得愈發清晰,如海灘上愈來愈鮮亮的貝殼。我們的校園要拆除了,記憶的載體要消失了,當年那些留在心底的深深印記,會不會也隨之漸漸淡漠了去?已成為草根教育家的牛志剛同學說:沒有了我們的師專,從此靈魂開始荒蕪,精神開始流浪,心再也沒有了棲息的地方。所以,在這個生機盎然的明媚春天,我們回來了,我的母校!在靈魂開始荒蕪,精神開始流浪之前。在丁香花恣意綻放的時節,來尋回當初青春的舊夢,把你最后一個春天留駐在心里。只是母校呵,你是否還記得,當年那一張張青春的笑顏?

        那時我們手中有夢,眼里有光,而今為著緬懷青春,舉杯致意,眸中是清淚,心底都是舊夢破碎的聲音……   

        在春光暮色里,深深地頷首,鄭重地揮別!向著你,向著我們曾經燦爛無比,卻終將逝去的青春歲月!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热博体育手机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