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溪流 / 人物 / 順豐,憑什么是中國最好的快遞?

0 0

   

順豐,憑什么是中國最好的快遞?

2019-11-24  翠谷溪流

    早上8點多,我接到了一個電話,說是來取件的。

    頂著惺忪的睡眼走過去開門,快遞員劈頭蓋臉罵過來,敲了多久的門了,你聾嗎?那么久才開?

    還沒等我開口,快遞員已經消失在電梯拐角,留下我在原地一臉懵逼。

    這時,旁邊的小哥一臉尷尬地說:您好,我剛剛打了電話,是來取件的。

    我仔細看了看手上的快件,根本不是我的,而是合租的另一個室友的。后來那個室友說,快遞根本就沒有打過電話,也沒有聽到敲門。

    的確,我也沒有聽到敲門。如果不是接到電話,我也不會出來。

    原本一件小事,卻無緣無故挨了一頓罵,連還口的余地都沒有,那一整天我的心情都不好。

    罵人的是韻x的快遞小哥,打電話的是順豐的快遞小哥。

    我不禁在想,同樣是民營快遞,用著受教育程度差不多的快遞小哥,怎么就差別這么大?

    后來,我問了身邊很多朋友,他們一致表示:如果足夠有錢,誰不愿意用順豐呢?

    當我去搜索業內人士的評價時,他們都說:如果說EMS和順豐是正規軍,那其他的就是游擊隊。

    更有物流行業內人士說:給你3年30億,你也砸不出一個順豐。

    而馬云則親口說:我最佩服的人是能管理7萬基層員工的“順豐”老板王衛。

    而今天,這一數字是26萬。

    他們中的大部分,是沒有受過太多教育的底層人民。

    如果資料查的再多一點,你會發現,這家創辦了26年的企業,至今沒有打過一次廣告。

    也就是說,它的好口碑是靠著那26萬底層員工,身體力行做出來的。

    到底是什么樣一個人,到底是怎么樣一家企業,把一群普通勞動者,變成了這樣一支正規軍呢?

    1

    人們可能很難想象,如今這支人人夸獎的“正規軍”,曾被人罵是老鼠會。

    1992年,8萬家港資工廠北移內地,其中5萬多久位于珠三角,香港和珠三角貨運需求瞬間猛增。

    彼時在順德縣一家印染廠做工的王衛,常受人所托在兩岸之間帶貨。雖然這并不合法,但可以賺些外快。

    當行李箱再也裝不下所帶貨物之時,22歲的王衛意識到,這是一個機會。

    于是,他從父親那兒借了10萬塊,在順德注冊了公司——順豐速運。

    但話說得不好聽一點,此時的王衛不過是從一只老鼠,變成了帶著幾只老鼠。

    因為在那時,除了郵政外,其他的都叫“黑快遞”。一旦被抓到,就要被罰個精光。

    但是要賺錢啊,王衛只能帶著員工們偷偷干。

    因為人手不夠,他們每天拼了命的干。

    每天早上天還沒亮,王衛和他的幾位員工,就已經把包塞得滿滿的,騎著摩托車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中飛奔,直到晚上十一二點才回家。

    在王衛的帶領下,那時的順豐快遞員,甚至比今天還要拼命。

    他們有人翻爛了十幾張地圖,有人幾十公斤的重物,搬上六樓也毫無怨言,有人高速飛車,不幸遭遇車禍。磕了碰了傷痛斷腿,都是常事。

    每到深夜,萬家燈火在夜幕中次第熄滅,在一間黃色燈光的房間里,還有幾個人在窸窸窣窣包快遞,因為白天他們沒時間包。

    在老順豐人的眼里,順豐是他們用命換來的。

    正因為如此拼命,在那個年代,部分快遞員已經月入過萬。

    但這份工作,卻幾乎沒有任何尊嚴可言。

    不正常的作息,神秘的行蹤,像搶劫一樣的工資...

    很多在順豐工作了多年,已經買上房的快遞員回憶:剛來時告訴家鄉人自己在做快遞員,老鄉們都以為是在做傳銷。

    而他們還有一大部分工作,是東躲西藏。

    彼時,國際快遞巨頭和郵政激戰正酣,像順豐這樣的小嘍啰們也開始出來和郵政搶業務。

    《在遠方》里,幾個街坊親戚搞幾輛車,就能開始送快遞。郵政每天除了送快遞,還要在各個路口設卡,抓捕黑快遞。“貓鼠大戰”的游戲每天都在上演。

    很多快遞被抓到了,還會爭辯幾句。但王衛從不,被抓到了他就默默繳罰金,據說最高一次罰了500萬。

    王衛乖乖交了罰款,對大家說:沒有郵政,就沒有順豐。

    的確那些王衛似乎都不在乎,他的心里只有一件事:擴張。

    王衛不惜一切代價開設點部,每開一個點就注冊一個新公司,公司歸當地加盟商所有。

    靠著低價高效,短短3年,順豐包攬了整個華南地區的業務。

    內地通往香港的快遞車,更是有70%都屬于順豐。

    而這一切,他的外地同行,甚至全然不知。

    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鐵路快遞代表前往廣東,和當地官員商討開通深圳和香港的快遞,卻被告知,已經被一家叫順豐的快遞壟斷了。

    靠著這種戰術,王衛把華南地區的模式快速復制到了華東,接著,華中、華北...

    1999年,順豐已經成為了民營快遞中的領頭羊。

    拼命干了多年的王衛,此時決定給自己放個假。

    他幾乎淡出了公司的日常管理,從不抽煙喝酒的他,每天和妻子爬山釣魚喝茶,研習佛法。

    他玩的最刺激的,也是和他低調性格最不相稱的運動,是高山速降車。

    這項運動風險極大,此后很多年,當初的許多朋友都不玩了,而他還在堅持著。

    2

    如果王衛想玩,他大概可以玩一輩子。

    因為這么多年,早已經有無數巨頭愛上順豐的發展潛力,想給王衛一大筆錢。

    相比較普通人的遲鈍懷疑,資本的嗅覺總是最敏銳,判斷也最精準。

    那些年,無數的資本尋找王衛,有VC想給王衛融資,卻約不到王衛見面。于是開出50萬元的中介費,只為見王衛一面。

    許多美國投資商,包括花旗銀行在內,也在尋找王衛,他們給咨詢公司開出的傭金是1000萬美元。

    馬云也曾兩次想要約見王衛,但最終也被拒絕了。雖然,許多年后,馬云又給拒回來了。

    他們中的大部分連王衛的面也見不到,極少部分倒是見到了,可也是被拒絕。

    早在1995年,王衛24歲,順豐2歲,國際快遞巨頭荷蘭天地快運(TNT)就已經和順豐接觸,最終被拒絕。

    2003年,美國聯邦快遞(FedEx)也看上了順豐,出資五六十億談收購,那時順豐的利潤不過十多億。但王衛依然拒絕。

    王衛和他的順豐,就像是有點漂亮的灰姑娘,被無數資本看上,想要給一生的幸福。但王衛偏不。

    其實2002年那會兒,順豐也很適合賣出去。

    因為它總是給休假的王衛惹麻煩。暴力分揀問題不斷,加盟商更像是一個個小諸侯,他們夾帶私貨,導致用戶的快遞延時破損;更有甚者,直接挖走順豐的客戶另立山頭...

    坦白說,直到今天,暴力分揀等問題,在各民營快遞中依然存在。更何況那時候,全國各地都是這樣,要整頓,幾無可能。

    明眼人都知道,快遞是服務行業,暴力分揀、延遲破損丟件的服務,沒有人會尊重。

    但那時放眼全國望去,皆是如此。

    當王衛把目光瞅向國際,他發現,所有標準正規的國際巨頭,全部都是直營。

    而國內,清一色的加盟制。也就是說,快遞總公司和加盟商只是合作關系,根本就管不了他們。

    所有人都知道問題的根源,也都想改,但是太難了。

    首先,加盟改直營,意味著需要大量的錢。

    原本這些加盟商承擔一定的成本,大家共同分配利益。

    而以后這些人和這些分點都是你的了,你就必須付出高額的成本養著。

    最重要的是,改直營,不就是要罷免諸侯嗎?

    動了別人的利益,會跟你拼命的。全國那么多人都跟你拼命,后果可想而知。

    此時賣了大賺一筆,便是一勞永逸。

    但王衛偏不,他還有一點小小的私心。

    一方面,他覺得這是他一手養大的兒子,怎么能賣給別人呢?

    另一方面,他有一個樸素卻又偉大的愿景。2011年的內部講話中,他說:

    就我個人而言,經營企業的目的可能有點理想化,不完全是為賺錢,順豐的愿景是成為最值得信賴和尊重的公司。

    這是一句聽起來簡單,做起來卻極難的話。

    畢竟大家天然和商業公司,有著隔閡和距離。

    而他的另一句話,卻讓許多畫大餅的老板,瞬間汗顏:

    我們不追求行業排名,也不求一定要做到多大,而是希望我們的人和經營行為都能被社會信賴和尊重。

    這些話聽起來虛無縹緲,但他卻真的去做了。而且付出了極大的代價,甚至今天的他,已經無法獨自出門。

    3

    2002年,年方32歲的昔日老帥王衛回歸順豐。

    他收起昔日的低調內斂,拿出了玩高山速降車的冒險精神,開始了強硬改革。

    他要說服全國的順豐加盟商,讓他們變諸侯為職業經理人。

    也就是說,這塊地盤不是你的了,但還是給你管著,每月我給你發工資。

    錢的事兒,有誰會樂意呢?

    但王衛不在意,他在深圳設立了順豐總部,并從這里開始改革。

    王衛不是個小氣的人,他一方面強硬地要求他們把股份賣給公司,交出自己的權力,一方面又給了他們豐厚的利益。

    有得力干將的支持,廣東老家雖有困難,但總體進行地還算順利。

    但其他的地方可就不一樣了。

    他們拉幫結派,對王衛的改革進行了狂風驟雨般的反抗,甚至對他和家人發出了生命威脅的警告。

    事情已經到了這種地步,是自己和家人的命重要?還是直營重要呢?

    誰也不知道,在那一刻,王衛有沒有過猶豫,他的兄弟們又是否勸說過他。

    結果是,王衛絲毫不為所動,進行了更為冷酷的改革。

    眼看著王衛的強勢,許多反抗土崩瓦解。

    他向那些巋然不動的釘子戶們,發出了最后通牒。截止日期前,要么把股份賣給他,要么就滾出順豐。

    一些加盟商的反抗來的更強烈了,找黑社會追殺王衛。

    然而改革依然在進行,只不過王衛找來保鏢,隨時隨地貼身保護。

    這場改革艱難而堅決地進行了6年,大概是再也拿王衛沒辦法,2008年,“釘子戶”們完全放棄抵抗,順豐成了我國唯一一家完全直營化的快遞公司。

    此后,一切歸王衛統一管理,他下的命令,定的規矩,幾乎再沒有人敢反抗。

    他要求“收一派二”,也就是說要在1小時內上門收取客戶的快件;快件到達點部后,要在2小時內派出去。

    這也就是為什么,人們總是覺得:順豐好快啊。

    但順豐的快,不止如此。

    王衛為什么能夠那么強硬,大概因為他一直是一個充滿危機感的人。

    而同時,他又善于在危機中尋找機會。順豐今天的航空快運,便誕生于非典的危機。

    2003年,非典來襲,全民恐慌。

    人們能不出門,就不出門,快遞業務量暴增。

    大多數公司都在思考,怎么把這些快遞攬入懷中。

    而“三個月不創新心里就不舒服”的王衛在想,怎么提供更好的服務。

    快遞好的重要標準之一,就是快。

    此時,因為人們不出門,航空業一片蕭條,運費一降再降。

    王衛就此出手,從揚子江快運租了5駕737全貨機。然后和多家航空公司簽署協議,擁有了他們旗下飛機的腹艙使用權。

    順豐成了國內第一家用飛機送貨的快遞。

    此后便一發不可收拾,2009年,王衛干脆成立了自己的航空公司——順豐航空,開始購買飛機。

    截止2019年的今天,他們擁有57架飛機,還在湖北籌建一個機場。

    順豐機場規劃圖

    因為高成本的服務,他們劃定了中高端市場的戰略,并順理成章地走進了國際市場:韓國、日本、馬來西亞、歐美。

    有人說,王衛從一開始,就不屑于和國內的民營快遞公司競爭,他的目標是國際巨頭。

    而從王衛改革的那一天起,順豐便成為了行業里的一個標桿。

    人們喜歡拿一切快遞去和它比:

    但也許人們不會相信,順豐從創立至今,從沒有打過一次廣告。而它卻成為了人們口中“速度最快,服務最好”的快遞公司。

    于是,2006年,申通的營業額為36億,順豐只有28億。

    但2010年,申通的營業額為80億,而順豐已經達到了130億。

    一直到今天,國內再沒有一家民營快遞,能夠望其項背。

    但順豐的凈利潤卻遠低于同行,因為這樣的直營模式,成本太高了。

    其實這背后,真正受益的是我們。

    因為當你體驗過了更好的服務,你便不會體驗著屎一樣的服務而渾然不知。

    快遞業自律的最好武器不是法律,而是競爭者。

    即便不想,但同行們不得不向它“偷師”。

    如果王衛當初把順豐賣給了國際巨頭,這樣的服務,誰知道會晚來10年還是20年呢?

    有人說,2019年,當三通一達均被收入阿里的菜鳥系,京東的物流也蒸蒸日上,多面夾擊新業務卻遲遲沒有進展的順豐,究竟能走多遠,誰也不知道。

    但一件無可置疑的事情是,王衛曾經說的愿景已經實現了一半:成為一家值得尊重和信賴的公司。

    4

    可是別人說一家公司好,不算好;

    王衛愿景的另一半是,讓自己的員工活得有尊嚴。

    而因為受教育程度,大家的刻板印象等,底層快遞員,正是被歧視最多的一個職業。

    如何才能有尊嚴呢?

    2010年,一條這樣的微博在網絡上流傳開來。

    剛才順豐的快遞員在我司發飆了:“我一個月工資一萬五,會為了你這2000塊的禮品丟這個飯碗么!……整個公司,一片寂靜。”據說北京順豐快遞員一個月保守能拿到三千,中關村那邊的快遞員拿到上萬很正常,因為那邊件多……

    起因也許是客戶怕快遞員把禮品弄丟了?自己貪污了?又或者是其他。

    其實這種懷疑,原本會讓一個快遞員百口莫辯。

    可當他說出那句話的時候,結果卻是其他人無言。

    他為什么會有這么高的工資呢?

    因為王衛自己干過快遞員,他知道干快遞有多難。所以,他第一個在行業里實行提成制,多勞者多得。

    只要你努力,就一定能過上好日子。

    無數次失望和絕望之后,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之一,大概就是付出和努力成正比。

    曾有媒體采訪發現,在順豐,做得最好的收派員,不愿意當倉管、組長甚至經理。

    他們愿意一直做第一線的市場人員。

    天津曾有一個快遞員,每天早上7點去寫字樓義務幫忙掃地,就是為了拿到對方公司的快遞業務,這樣他就會多一筆固定的提成收入。

    而在順豐,流傳著這樣一個故事:

    有個老哥們,工號前頭5個零,他是跟王衛一起創業的十幾個人里頭的。王衛重感情,要給他高薪養著,他不干。他就守在華強北,老婆孩子一輛面包車,收快件,一個月5、6萬。

    但即便如此,快遞員還是會受到歧視,承受重重不公平待遇。

    2016年4月,一則視頻引發網友熱議。

    北京一個車主想要超車,順豐快遞小哥沒能及時讓,車主便揪著快遞員扇耳光,而且又罵又打。

    自始至終,快遞員忍受著這樣的羞辱,卻沒有還一句嘴。

    那天,一向冷靜的王衛似乎換了個人,他在朋友圈宣布:

    如果我這事不追究到底,我不再配做順豐總裁!

    據順豐內部人員反饋,王衛親自帶人來北京處理,堅決不和解,一定要讓打人者受到法律制裁。

    最終,那位打人的司機,被拘留了10天。

    王衛曾說,順豐絕不會為了圈錢而上市。這件事,一度成為行業美談。

    其實,公司很多次缺錢,他曾9次抵押全部家產,只為了貸款讓公司活下去。

    可是這兩年,面對越來越激烈的競爭,和電商業務的失敗,順豐的資金似乎堅持不下去了。

    2017年,順豐在深交所上市。

    有人說,王衛變了。他說話不算話了。

    可是上市的那天,他沒有西裝革履,穿著最日常的牛仔褲和順豐的工服,就去敲鐘了。

    他旁邊站著的,是那位被打的快遞小哥,順豐的客服,飛行員...

    而上市這天,他自掏腰包14億,給公司的員工們發紅包。很多普通的快遞員,都領到了1888元的紅包,被行業中所有人羨慕。

    說來這位曾避幾乎所有資本、所有媒體不見的順豐總裁,還真有些與眾不同。

    說來你可能不知道,他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到公司的一線去當收派員。

    因為他幾乎從來不接受媒體采訪,甚至連公司的內刊上也沒有他的照片。竟然沒有人認得出他。

    他說,只有在一線,你才能知道客戶需要什么,員工需要什么。

    而這,也成為了順豐的一個傳統。

    只要到了公司,不管多大官,都要先到基層實習3個月。以后也要定期下基層鍛煉。

    他說:快遞員才是最可愛的人。

    這一切,讓順豐成為了快遞行業,員工流失率最低的公司。

    我很好奇,他的這些政策到底有沒有落到實處,那些員工又為什么愿意留在順豐。

    于是我打開了脈脈,去看順豐的員工們到底怎么說。

    無論是留下的,還是離開的,很多員工說,只要你穿了順豐的衣服,所有人都尊重你。

    當出現問題,公司幫他們承擔時。

    這位員工說,公司為異地的他們買了春運往返票。

    他想要見證,公司成為一家世界級快遞巨頭的崛起。因為他相信。

    其他人轉述順豐小哥的話,只要你拿下業務,一個月兩三萬工資不是問題。

    從小白變成負責人,有能力在不屬于自己的城市安家。

    而很多離開的人,還想要再回去。

    公司有怎樣的吸引力,才會讓這么多已經離開的人,還在說它的好話。

    有說順豐不好的嗎?當然有。

    但是那些說不好的,也依然崇拜老板,認可公司的制度,只是覺得基層執行的人有問題。

    王衛曾說:要用生命捍衛價值觀。

    為什么26萬最底層員工,愛他信他,幫他一起讓順豐走到今天,答案也許就在這一點一滴里。

    尾聲

    我不想為一家公司,或者某個人唱贊歌。

    只是當兩種截然不同的服務態度,展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忍不住產生好奇,于是去調查了這家公司的發展。

    說實話,我真的很感觸。

    我從沒有想過,在大家眼里,最沒有門檻的快遞行業里,會藏著這樣一家公司,背后有這樣一位創始人。

    其實仔細想一想,這些順豐的快遞員工,工作強度完全不輸其他任何快遞。

    可是,為什么那26萬人,他們中大部分是底層快遞員,在這家公司工作能感受到被尊重?

    為什么他們覺得人生擁有希望?

    為什么他們站在這樣一個位置上,會有見證一家世界級巨頭崛起的野心和夢想?雖然后者未必能夠成真。

    我想,是因為這家公司,從創始人開始,真正尊重了員工;在報酬上,真的給了員工尊嚴。

    更重要的是,他們從來不打那些洗腦廣告,只用踏踏實實做事情,在行業里去贏得所有人的口碑。

    他們從不會宣揚民族情緒,但卻從上到下,大腦里始終攢著一股勁,要做中國的聯邦快遞,雖然他們今天還差得很遠。

    他們的創始人不屑于資本的饕餮盛宴,鎂光燈下的權力榮耀,卻跑到基層去收發快遞,沒事了就在公司的內刊上喋喋不休地講道理,就像一位絮絮叨叨的家長。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許多公司倒閉,裁員。中國的快遞業面臨著外國對手的圍剿,順豐的業務直線下降,但王衛沒有裁掉一個員工。

    只是,他對員工做了這樣一番演講:

    3年后,順豐是不是能成為中國民族速遞業的驕傲,我們能不能打贏這場與國外對手的保衛仗……也許,最后這都不重要了。

    因為,我們要讓大家看到的是:在中國的速遞行業中,曾經有這樣一批順豐人,手牽手,心連心,一起努力過;曾經有這樣一家叫順豐的民營企業,能讓對手從心底感到可怕更可敬!

    人可以輸,但不能輸掉尊嚴;死隨時都可以,但要死得有價值——戰死,好過做俘虜。我們的團隊需要這種視死如歸的軍人氣質。

    他說,順豐是一家民營企業,我們做事不是為了向誰有個交代,但我們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對自己有個交代。

    也許,每個老板都該想一想,你在做的事是否正在為這個社會創造價值?值不值得員工為之拼命?

    你又是否真的有把你的員工當做伙伴,發自內心為他們的生活和未來著想?

    老板和員工并非生來對立,他們本是利益的共同體。一方好,另一方也才會好。

    只是,你和你的夢想,要值得他們為之奮斗。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热博体育手机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