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面楚風 / 歷史文化 / 冷空氣來啦,紫禁城里的帝后們怎么過冬? ...

0 0

   

冷空氣來啦,紫禁城里的帝后們怎么過冬? | 慕笑塵

2019-11-18  八面楚風

    隆冬將至,大伙兒最常說的一句話是:“我這條命是暖氣給的”,而“南方遭受濕寒魔法攻擊,卻沒暖氣庇護”的梗也會如期復活,引發又一輪“南北差異”大比拼。這種討論,將在每年11月15日北方集中供暖前后達到頂峰。

    不知大家是否考慮過這樣一個問題:在缺少集中供暖、自采暖等的古代社會,生活在紫禁城中的康熙爺、雍正爺以及各位嬪妃、小主們,都是怎么取暖的呢?

    要知道,北京雖不似北風煙雪的東北地區那樣,擁有動輒零下20~30攝氏度的極端嚴寒天氣,但冬季最低氣溫通常也都在攝氏零度以下,更出現過“-27攝氏度”的極低值。

    “-27攝氏度”究竟是多冷呢?恰好在去年冬天,美國網友Minnesota Cold突發奇想,嘗試在-27攝氏度的“極地渦旋(polar vortex)”過境之時“打雞蛋”。測試的結果是:從蛋殼中流出的蛋液在幾秒中內迅速結成冰柱,硬生生地將裂開的蛋殼托舉在半空中,寒冷程度可想而知。

    面對如此寒冷的氣候,居住在紫禁城中的各位小主們還能照常展開撕逼大戰,樂此不疲,絲毫不受天寒地凍的影響。究竟是什么給了她們戰勝嚴寒的勇氣呢?在沒有暖寶寶的日子里,她們又是靠什么保暖妙招,才順利捱過漫長的冬季呢?

    早在明初,永樂皇帝朱棣命人興建紫禁城時,就充分考慮到了如何在如此龐大的建筑群中的取暖問題。當時負責營建“北京皇宮”是“香山幫”的領軍人物——蒯祥。此處的“香山”和北京西郊的香山并無關系,更不是指云集香山專門欣賞紅葉的各路拍攝大軍。

    所謂的“香山幫”是指明代直隸(南直隸)蘇州吳縣香山的匠人群體,以精工細作著稱于世,在永樂朝營建北京的過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蒯祥被譽為魯班再世,就連永樂皇帝也稱他為“蒯魯班”,不但瓦木石作技藝嫻熟,設計起宮格殿堂更是駕輕就熟、倚馬可待,最終官拜工部左侍郎,威名絲毫不遜于后世的“樣式雷”。蒯祥親自主持對紫禁城內大小殿閣的最佳朝向進行了精密測算,充分考慮到北京冬季日照時間較短的氣候特點,將主要建筑的朝向修成“坐北朝南”。如此一來,既可以最大限度地利用日光照射取暖,又能減少了煤炭的燃燒量,可謂一舉兩得,夠環保吧?

    因此,現在游客們去故宮博物院游覽時可以看到:無論是外朝的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三大殿,還是內廷三宮乾清宮、交泰殿、坤寧宮,又或者是外東路的皇極殿、寧壽宮、養性殿、樂壽堂,都遵循著“坐北朝南”的原則。

    可是,想在北方的凜凜寒風之中度過一個溫暖如春的冬季,僅靠太陽照射取暖還遠遠不夠。為此,清代的工匠們集思廣益,想到了新點子。

    順治元年(1644年,即大順永昌元年),攝政王多爾袞率領十余萬八旗勁旅出發,赴山海關救援吳三桂,并在“一片石”擊敗了李自成的大順軍。原本生活在東北寒冷地區的滿族入主北京之后,將自身的御寒經驗移植到紫禁城中——這便是“暖閣”。

    提起“暖閣”,您是不是會覺得非常熟悉?會不會想起一部老電影呢?對!在電影《垂簾聽政》中,劉曉慶飾演的桀驁跋扈、工于心計的慈禧太后,就是在“東暖閣”垂簾聽政。

    《如懿傳》中的冬暖閣

    其實,在宮中存在很多的“東暖閣”,比如乾清宮東暖閣、坤寧宮東暖閣等等,兩宮太后垂簾聽政的“東暖閣”,實際上是養心殿東暖閣的簡稱。

    同治年間,慈安太后與慈禧太后正是在此處召見官員、處理政務。小皇帝與兩宮太后皆“面西背東”而坐,在太后面前設有一道木質隔扇框,其上掛有幔帳;“垂簾聽政”由此得名,群臣亦以被召至“東暖閣”為榮。初看《垂簾聽政》之時,筆者尚年幼,始終將“東暖閣”誤以為“冬暖閣”,心里還一直嘀咕:慈禧可真是會享受,專門在一所冬天會變暖的房子里辦公......待長大之后,才明白此“東”非彼“冬”,可暖閣之中溫暖宜人卻是不諍的事實。

    滿洲族從關外移入宮中的暖閣結構,簡而言之,就是對紫禁城內的重要殿閣進行改建。實際上,這種結構與秦漢時期的“火墻”有異曲同工之妙。只不過早期的火墻、壁爐都是在室內燃燒炭火,在通風不暢的情況下極易引發煤氣中毒,尤其是冬季室門上都掛著厚重的藍布棉門簾,更需要格外小心。

    《甄嬛傳》中冬天無處不在的湯婆子

    東漢末年,被曹操譽為“吾之子房”的荀彧,據說就是炭火攻心,吸入了過量的一氧化碳身死。盡管在《三國志》中沒有留下荀令君的死因,僅僅是“以憂薨”三字而已,但其死于冬季的確屬實。建安十七年(212年)十月,曹孟德南征孫權,使荀彧前往譙縣勞軍,后被滯留在壽春。按時間推算,荀彧亡故之期恰在初冬,因此從理論上看,他死于煤氣中毒還是有可能滴。

    有鑒于此,清代工匠們在設計暖閣結構之時,特意將燒火爐膛留在屋外,由專人在殿外燒火,熱氣經過火道被源源不斷地涌入屋內,既能烤熱地磚,又能給炕床加溫,還有效地降低了出現一氧化碳中毒的概率。

    那么,在清宮之中主持設計、修建暖閣的負責人又是誰呢?2015年,故宮博物院在東華門舉辦了一場名為“營繕之道——紫禁城的營造與保護”的展覽,其中展出了一份出自“樣式雷”家族的《養心殿東暖閣添改裝修地盤圖樣》。圖中用墨線朱線、黃、紅貼簽詳細地標注了東暖閣假仙樓、內檐改造以及改坐床為炕的過程。既然涉及到對“炕”的改造,勢必與地熱管線的布置息息相關。由是可知,承擔清宮暖閣設計的重責大任,非“樣式雷”莫屬。

    不過,縱然“樣式雷”將暖閣設計得巧奪天工,還需要選用優質的木炭才能發揮出最佳效果。然而,諾大的紫禁城,用炭量是極其驚人的。上至皇帝、皇后,下至宮女太監,領取木炭必須按照自己的位份,嚴格遵循宮中的炭火份例,定量支取。比如,皇太后、皇后、皇貴妃等主子,使用的自然是低煙耐燃的特供煤炭,千里迢迢運送到京師,所以成本極高,說是奢飾品亦不為過。而位份最低的七品“答應”,類似電視劇《戲說乾隆》中的“春喜”,則只能使用質量低劣的黑炭取暖。
    翻看乾隆朝的宮中內檔可知,當時宮內諸人每日的炭火用量如下:皇太后是一百二十斤,皇后是一百一十斤,皇貴妃是九十斤,貴妃是七十五斤,公主是三十斤,皇子是二十斤,皇孫是十斤。請大家注意:以上開列的份額是“每日”的供應量,而非“每月”;按《明清兩代宮苑建置沿革圖考》所載,明代宮廷每年所用紅羅炭總量多達二千六百八十六萬斤。冬季取暖消耗之巨,由此可見一斑,如果哪位妃嬪位份不夠,還想在冬日端坐在暖閣中,欣賞著窗外飄落的漫天雪花,那可就要自掏腰包了。
    除了暖閣之外,歷史上的很多君主或王侯,還熱衷于另一種窮奢極欲的取暖方式——香肌取暖,也就是用美女組成“肉陣”,作為自己躲避冬日酷寒的“溫柔鄉”。唐玄宗李隆基的二哥申王李成義(李撝),就有此癖好。據五代時期成書的《開元天寶遺事》所載:每至冬月,如遇風雪苦寒之際,李二郎便讓他的宮妓們緊緊圍攏在坐側,摩肩接踵,密不透風,以此抵御寒氣,自呼為“妓圍”。這種做法,讓人不禁聯想到南極的帝企鵝在面對惡劣天氣之時,也會手拉手組成人墻,將幼崽團團圍住......

    妓圍之風在兩宋之際的貴族圈內大行其道,北宋陳師道曾悵然慨嘆“妓圍那解思寒谷”,南宋趙汝鐩亦有“溪館對雪歌妓圍”之句。清代君主是否有好此道者,尚未見諸文字。然而,好色如咸豐皇帝,不顧祖宗家法安置四位漢女“四春”在圓明園中伴駕,究竟是否曾在冬季做“妓圍”取暖,也未可知。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热博体育手机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