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聽風鈴 / 冬情 / 雪情

   

雪情

原創 有獎征文
2019-11-11  臥聽風鈴

本文參加了【冬情】有獎征文活動

  生活在魯東南,凌冬季節,下過三場不大不小的雪。一場久違的雪,紛飛而來,應時,滿地銀裝素裹。

  紛紛灑灑的雪花,自天空悠然而來。她邁著輕盈的舞步,扭動著曼妙舞姿,悄然而來。滿天的雪花,飄飄灑灑,給久旱的大自然解了一場渴,給農人增添安心的慰籍。透過玻璃窗戶,滿地像是鋪了潔白柔軟的棉花。

  靜靜地望著飛舞的雪花,多少回憶多少思念多少往事隨雪花飄來。

  記得小時候老家的雪在冬天是常客,大也厚。那時,沒有應時天氣預報,也從不渴望下雪,雪還是不知道什么時間就四處溜達。清晨,從睡意惺忪中醒來,聽到父親在院子里打掃雪的聲音,就知道又下雪了,本能的反應就是往被窩里卷縮,不想起床。母親聽到我們的動靜后,趕緊把我們冰涼的棉衣用明火烤熱,吆喝我們起床。穿上熱乎乎的棉衣,到院子里,就迫不及待嚷嚷父親給堆個雪人。父親說,等會,先打掃出一條進出的路。然后,父親一直打掃,不只在家里,還有院外,還有通往井邊的路。那個年代,沒有自來水,鄉親都是去井里挑水吃。如果下了大雪,居住井附近的人總是第一時間,自覺地打掃去井里挑水的路,你一段,他一段,路通開了,免得路滑,摔跤且不說,傷胳膊,閃腰,那是雪地上挑水時常有的驚心事。

  一旦下了大雪,也是常年出工的農人休息的日子。

  吃過早飯,以生產隊為單位,鄉親們把街上的雪堆成一座座小雪山。而孩子們卻在家里忙,忙著堆雪人。想象著雪人的模樣,能堆多好高就堆多高,能堆多大就堆多大。然后找來胭脂(沒有胭脂用紅紙代替),涂抹上紅嘴唇,從灶底找來炭棒,畫上眉毛,點上黑眼球,再找個舊帽子扣上,一個真實的雪人,竄里竄外,終于誕生了。望著自己的勞動成果,盡管張張小臉凍得像蘋果般紅艷,戴著厚厚的棉手套,手也是冰涼的,但還是無比快樂,在院子里雀躍歡呼,驚得嘰嘰喳喳的麻雀到處亂飛。然后到處串門,比較誰家堆的雪人最大,最好看。這雪人,一般是不化的,隆冷會陪伴我度過好長一段時間。

  天晴時,雪開始融化,地面上到處是汪汪水流,走在泥濘的道路上,格外小心翼翼。鄉親的草屋,原本鋪蓋厚厚的雪,經太陽照射,雪水順著屋檐滴滴答答不停,在融化的過程中滴水成冰,結成一根根冰溜溜(方言)。長長的冰溜溜一擺溜倒掛在屋檐下,像極了倒掛的白色鐘乳石,那個年代,是鄉村冬天特有的風景代表,如果沒有冰溜溜就不是過冬天了。而現在,這樣的風景已經近30年沒有見到過。

  隨著年齡的增長,每當下雪,看到孩子們堆雪人,那種一起參與的沖動總潛伏心底。多想撿拾童年堆雪人的快樂時光。

  如今,如果來一場大雪,那就是人們熱論的話題,“逢年好大雪”,那是意味著來年又是一個豐收年。尤其給地里的小麥,蓋上厚厚的被子,地里不再冬旱,所以人們在冬天是盼雪的。盼望的目的不僅是凈化空氣,也是盼望來年的好收成。

  雪停了,外面的空氣的清明純潔,似乎用眼睛都能看出空氣的清新。翹首望遠,一場雪把山林打扮成天生麗質的模樣,明亮的陽光下閃爍著熠輝,玲瓏剔透的冰晶,串串包裹棵棵樹枝,這就是成語“玉樹瓊枝”最好的詮釋吧?我生活的地方,不僅有寒松傲立雪地的,現在也能見到臘梅吻雪的場景。把這純天然無需雕琢的藝術品的魅力,打油一首:

  落雪無痕梅競香

  冷風割面心飛揚

  閑情雅趣登高處

  靜寂空濛原野蒼

  喜歡下雪的時候,靜享時光,煮雪烹茶,縷縷暖心的情愫汩汩流淌,把流逝的日子疊進詩行。人的諸多回憶已經鉤沉,唯有親情如一縷花香,暗飄在心頭,那是冬日里的一星火焰,永遠暖在心間。2017.12.31(1379字)

說明:圖片來自網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热博体育手机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