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燈要硬闖 / 文化 / 高適在50歲前窮困潦倒,為什么能在5年之內...

   

高適在50歲前窮困潦倒,為什么能在5年之內成為節度使?

2019-10-29  紅燈要硬闖

一、

公元733年,張守珪鎮守幽州。

他在防御吐蕃的時候戰功赫赫,由于特別出類拔萃,被唐玄宗調往幽州防御契丹。

張守珪在幽州保持了一貫的優秀作風,對契丹作戰中連續取得勝利,并且將契丹首領屈刺、可突干的首級送往東都,懸掛于天津橋之南。

而在此之前,他還在紫蒙川檢閱三軍。

那可是契丹人的地盤。到敵人的地盤去閱兵,可想而知當時的張守珪有多么威風。

不久以后,張守珪就被提拔為幽州節度使、輔國大將軍等一系列高官顯爵......對了,他還有一個義子叫安祿山。

如果能保持下去,張守珪的成就不可限量。

可他和很多人一樣,一旦登上高位之后,便不能保持清醒的大腦,反而做出很多糊涂事。

目的只是為了保護到手的功名利祿。

公元738年,幽州將領趙堪、白真陀羅借用張守珪的名義,命令平盧軍使和奚人打仗。

也就是說,幽州將領是假傳命令,對于這場戰爭,張守珪并不知道。

但是平盧軍使的軍隊沖向奚人之后,結果被反殺......這是一場嚴重的軍事失利,消息傳到張守珪耳中,他不僅沒有補救,反而謊報大捷。

那些戰士成為將領欲望的炮灰,白白犧牲了。

他們不僅沒有撫恤金,連烈士的名號都沒有,只是從花名冊上一筆勾銷,仿佛從來沒有生活在世間,他們的親人和妻兒,也從來沒有過兒子和丈夫。

不論從哪方面看,張守珪都做的太缺德了。

如果真的不知情,可以向朝廷如實報告啊,反正是下屬假傳命令,自己最多是領導不利的責任。

可他一點責任都不想承擔,還想借機騙戰功。這種欺下瞞上的職業官僚,真是壞到沒邊了。

由于事情實在太大,最終被唐玄宗知道了,他派內侍牛仙童到幽州考察,結果張守珪又用重金賄賂牛仙童,兩人統一口風:

“陛下,真的是大捷,騙你是小狗。”

其實怎么可能瞞天過海呢,那些群情激憤的戰士家屬,恨不得把張守珪生吞活剝了,唐玄宗依然知道了真相。

牛仙童被挖心割肉而死,張守珪被貶為括州刺史,而白真陀羅早已自殺。

這件高層將領犧牲士兵謀取私利、并且勾結內侍欺騙皇帝的大案,很快傳遍大唐各地。

這是當年最大的熱門事件,無數文人都寫詩文批判張守珪,以及腐敗的朝廷。

但罵的最狠的,還是在河南商丘種地的高適。

高適的朋友曾經追隨張守珪出塞,對于這件事情而言,屬于事發地點的第一知情人。

他帶著詩文來看望高適,希望能互相交流共同學習,高適看完之后說:“我來給你和一首吧。”

高適的眉頭緊鎖,冷峻的臉龐看不到一絲笑容,鋪開紙張以后,沉重的寫下三個大字:燕歌行。

漢家煙塵在東北,漢將辭家破殘賊。

男兒本自重橫行,天子非常賜顏色。

摐金伐鼓下榆關,旌旆逶迤碣石間。

校尉羽書飛瀚海,單于烈火照狼山。

山川蕭條極邊士,胡騎憑陵雜風雨。

戰士軍前半死生,美人帳下猶歌舞。

大漠窮秋塞草腓,孤城落日斗兵稀。

身當恩遇常輕敵,力盡關山未解圍。

鐵衣遠戍辛勤久,玉箸應啼別離后。

少婦城南欲斷腸,征人薊北空回首。

邊庭飄飖那可度,絕域蒼茫更何有。

殺氣三時作陣云,寒聲一夜穿刁斗。

相看白刃血紛紛,死節從來豈顧勛。

君不見沙場征戰苦,至今猶憶李將軍。

詩如其人。

從《燕歌行》可以看出來,高適是感情極其豐富、又特別剛毅的人。

他對出塞的戰士報以同情,也對缺德的將領十分痛恨,并且在最后說出自己的心里話:

“如果我做主,絕不會讓類似的事情再發生。”

既重情又剛毅,構成高適的人生底色。

高適在50歲前窮困潦倒,為什么能在5年之內成為節度使?

二、

能活到如此境界,不是沒有原因的。

高適出身于渤海高氏,祖上也曾闊過,南北朝的霸主高歡就親自到渤海高氏,請求認祖歸宗。

他的爺爺做過安東都護,屬于威風赫赫的唐朝六大軍區司令之一,管理高句麗的固有領土。

但是高適出生以后,家族已經沒落。

而他又“不事生產”......看到這個詞是不是很熟悉,那些雄才大略的英雄,都有這個特點,比如劉邦。

這種人不喜歡蠅營狗茍的做事,一門心思只想做大事,不過和李白、杜甫等純文人不一樣,他們有做大事的能力。

高適長大后不愿意工作,家里窮得叮當響,一度以討飯為生。但是他的文采很好,比如《燕歌行》就寫的婉轉又大氣。

宋州刺史張九皋很欣賞他。

張大人親自寫了一封舉薦信,讓高適帶著舉薦信去考有道科。這不是正常的科舉考試,而是臨時的特別考試,專門選拔有道德的模范。

高適很幸運,一舉中第。

此時的高適已經46歲了,才被任命為封丘尉,相當于縣公安局長,做一些抓捕盜賊、迎來送往的瑣事。

杜甫也做過西河尉,但他嫌棄工作繁瑣,寧愿去當兵器倉庫管理員。

但是高適去了。

雖然他也做的很難受,既要迎來送往,又要應付上級頻繁的工作檢查,根本沒有自己的時間,做過基層工作的同學應該深有體會。

他自己在日記中都說了:

拜迎長官心欲碎,鞭撻黎庶令人悲。

不過那又怎樣,生活還是要過下去,什么詩和遠方、什么功名大業都是虛的,唯有當下存在的才是真實的。

高適在封丘尉的崗位上兢兢業業,從來不敢出任何差錯,也積累了豐富的基層工作經驗。

他知道事情該怎么做,明白千頭萬緒的人際關系該怎么處理,更懂得私情和公務碰撞時,該如何取舍。

正是有如此深厚的工作經驗,高適才能在游歷河西時,得到河西節度使哥舒翰的賞識。

如果不熟悉歷史,可能對哥舒翰比較陌生。

但是有一首唐詩很知名:

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帶刀。

至今窺牧馬,不敢過臨洮。

這首詩中的“哥舒”,就是節度使哥舒翰......厲害吧?此人是大唐的西北大將,卻要聘請高適做掌書記。

雖然只是從八品秘書,但是進步特別快。

高適從此時來運轉。

人生的閱歷成就了高適的命運,也造就高適特別冷靜務實的性格,讓他對李白和杜甫產生了不同的待遇。

高適可以很分明的把公務和私事分開。

如果單純的聊感情,他可以和朋友千杯不醉,也可以對朋友雪中送炭,但如果想在公務中談感情,他只會說不好意思。

重情的高適很適合做朋友,但剛毅的高適絕不會因私廢公。

高適在50歲前窮困潦倒,為什么能在5年之內成為節度使?

三、

回到那段落魄歲月。

公元744年,李白被唐玄宗賜金放還,杜甫也在河南一帶游玩,正好高適住在商丘,三人就認識了。

他們互加好友之后,有過一段浪漫歲月。

44歲的李白出錢,41歲的高適做導游,33歲的杜甫充當捧哏,兄弟三人“放蕩齊趙間,裘馬頗清狂”,河南和山東都留下他們浪漫的身影。

那是中年人最后的狂歡。

再相見時,三人各有宿命。

那年分手之后,李白繼續踏上尋夢之旅,他北上幽州尋找建功立業的機會,也娶了宰相的孫女,卻依然什么都沒有撈到。

公元755年,安史之亂爆發。

李白帶著宗姑娘一路南下,最后定居于廬山,每天看著“飛流直下三千尺”的瀑布發呆。

彼時,大唐徹底亂了。

唐玄宗直奔四川而去,太子李亨即將在靈武登基,而永王李璘想在江南另立山頭,和太子哥哥過過招。

永王給李白發去一封offer,表達了共創大業的決心,和成功以后的美好藍圖。當然,永王的名義是剿滅安祿山。

李白興沖沖的去了,然后兩月后失敗被捕。

讓我們為李白哥哥默哀三分鐘......

高適走的是另外一條路。

他們分手之后,高適去參加有道科考試、做封丘尉,直到752年才入哥舒翰幕府。

此時的高適已經49歲,安史之亂爆發后,他開始詭異的升遷之路。說是詭異,是因為高適的每一步都能踩中鼓點。

唐玄宗把哥舒翰調來守潼關,順便給高適也升為左拾遺、監察御史,做為哥舒翰的輔佐人員。

幾經生死后,哥舒翰戰敗,投降安祿山。

高適沒有跟著投降,而是找了一匹快馬開溜,他一路向西轉進,終于追上向成都進發的唐玄宗。

唐玄宗問他前線的情況,高適說的很有水平:

“哥舒翰是忠于朝廷的,這點沒有任何問題,但是身體病的不輕,實在沒精力繼續指揮。”

“監軍李大宜每天以音樂美酒自娛,根本不考慮后勤能不能跟得上。”

“5、6月的氣溫那么高,將士不僅沒有降溫避暑措施,連飯都吃不飽,不中暑就不錯了,怎么可能有戰斗力?”

看到沒有?

高適的話里有幾個意思:

潼關失守和皇帝沒有任何關系,和哥舒翰也沒有關系,和將士們更沒有關系,只是有幾個奸人搗亂。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話里話外都把重要人物摘出去,只留幾個不重要的小人物背鍋。

唐玄宗聽完非常高興,馬上加封高適為侍御史,8月又封為諫議大夫,屬于正五品的中層官員。

看看高適的情商,實在是高。

面對天下大亂的困局,唐玄宗實在是沒辦法,想把兒子們都派出去,分別鎮守各地,反正肉爛了都在鍋里。

這種事情即便成功,也是藩鎮割據的局面,漢朝的“七國之亂”、西晉的“八王之亂”都忘記了?

高適站出來說:“不行啊。”

沒多久,永王李璘就反了,現實給唐玄宗當頭棒喝,他欣慰的拍拍高適寬厚的肩膀:“小高,還是你說得對啊。”

那現在怎么辦呢?

高適依然很高:“永王必敗。”這個高適啊,總能說到唐玄宗的心里去,這樣的人不火才是沒天理。

“喏,這是淮南節度使的印信,好好干。”

高適還沒到江南呢,永王就敗了,李白也被抓入大牢。

他們誰也沒有料到,分別12年后,再相會居然是如此的天上地下。

高適在50歲前窮困潦倒,為什么能在5年之內成為節度使?

四、

監獄中的李白心如死灰。

他抬頭看著窗外的月光,再低頭看看地下的六便士,卻只想飽含深情的唱一首《鐵窗淚》。

偶然之間,獄卒在閑聊的時候說:“新來的淮南節度使是高適,據說是一位詩人,文武雙全很厲害哦。”

李白頓時精神煥發。

他趕緊寫了一首詩,請人轉交高適:

高公鎮淮海,談笑卻妖氛。

采爾幕中畫,戡難光殊勛。

我無燕霜感,玉石俱燒焚。

但灑一行淚,臨岐竟何云。

意思就是:

高司令好厲害哦,得到皇上的信任,又一舉蕩平賊寇,我給你手動點贊。其實我也沒什么委屈的,只想抱著你哭一場。

字里行間都流露著“拉兄弟一把”的意思。

李白等了一天又一天,監獄的墻上刻滿正字,也沒有等到高適伸出溫暖的大手。

最后李白被流放夜郎,如果不是趕上大赦,估計一輩子就交代到那里了。

高適沒有幫李白,也可以理解。

李白的罪名是附逆作亂,這種罪名基本是誰碰誰死,李白能活下來是狗屎運,可高適不確定自己有沒有狗屎運。

多年的務實經歷告訴他:“這個忙不能幫。”

高適實在沒有必要做無畏的努力,為了不確定的結果,讓自己的事業和性命也付之東流。

這就是務實之人的冷酷無情。

別談什么交情,如果敢擋路的話,親爹親媽也得斷絕關系。

而朋友之間也有另一種感情。

如果實在不能救朋友的性命,至少可以留下有用之身,為他操辦后事,也可以照顧他的妻子兒女。

這又何嘗不是“拉兄弟一把”,只是這種感情不能明說,只能默默地做。

高適對于李白,很可能是兩種都有。

兄弟,我實在無能為力,不過你放心去吧,汝妻子吾養之。

高適在50歲前窮困潦倒,為什么能在5年之內成為節度使?

五、

杜甫又是另一種命運。

他們分別之后,杜甫來到長安闖蕩,好不容易能參加科舉,又由于李林甫導演了“野無遺賢”的鬧劇而落榜。

從此以后,杜甫客居長安多年。

他“朝扣富兒門,暮隨肥馬塵”,受盡人間的冷眼和心酸......不愿意做河西尉而去管理兵器倉庫,導致收入十分微薄,連小兒子都被餓死。

“安史之亂”后好不容易得到左拾遺的官職,也因為替房綰說話,失去唐肅宗李亨的信任。

杜甫的一生太苦了。

公元759年,仕途失意和國破家亡的打擊,讓他對官場失去興趣,不過就是小官而已,不干了。他帶著全家來到成都。

正是此時,高適也來到四川做彭州刺史。

彭州離成都只有50公里,騎馬很快就能到,而高適官居刺史,杜甫卻吃了上頓沒下頓,所以高適對于杜甫是盡力幫助。

他經常買米和油,再搭配點零花錢,然后派人送給杜甫,屬于雪中送炭,救人于危難之中。

杜甫在回信中感激涕零,充滿深情的寫下“故人供祿米,鄰舍與園蔬”、“當代論才子,如公復幾人”、“行色秋將晚,交情老更親。”

一句話,還是老朋友夠意思啊。

救濟糧稍微晚點到,杜甫也要寫詩吐槽:“為問彭州牧,何時救急難。”如果關系不是很深的話,根本不可能說這種話。

你會要求陌生人關心嗎?

不會的。

只能說明高適和杜甫的關系很好,并且在救濟的過程中再次加深,所以杜甫的吐槽,這么看都像是撒嬌。

高適為什么對李白不理不睬,卻對杜甫如此好呢?

原因只有一個:

李白落難時,務實冷酷的性格不允許高適以身犯險,而杜甫和高適沒有利益沖突,可以盡情的對他好。

這就是高適。

他沒有文青的優柔寡斷,也從來不會矯情,他做事的一切原則都從實際出發。他不是詩人出身的軍人,反而是軍人出身的詩人。

剛毅凌厲,猶如一支軍隊。

高適在50歲前窮困潦倒,為什么能在5年之內成為節度使?

六、

但是高適最純粹的友情,李白和杜甫都沒有得到,即便有的話,也是剛認識時的放蕩歲月。

那時的他們都沒有學歷,也沒有工作,這種貧賤之交是最珍貴的。

十幾年后再見面,一個是位高權重的節度使和刺史,一個是階下囚,一個是貧苦中年。

高適對李白沒有伸手,對杜甫更像是施舍。

而后期對李白和杜甫的態度,又會沖淡曾經的美好,讓多年前的純真友情,蒙上一層灰塵。

對于高適來說,唯有和董庭蘭的友情終身不變。

董庭蘭比高適大9歲,從小不肯讀書,只喜歡玩音樂,甚至也出門乞討,前半生的命運和高適很類似。

成年以后,他曾在房綰家里做門客。平時管吃管住,有需要的時候就出來彈一段,清閑又省力。

公元746年,宰相李林甫徹底擊敗太子李亨,太子的黨羽李適之、韋堅等人被貶出朝堂,房綰也受到牽連。

既然主人倒霉,董庭蘭也沒飯吃了。

第二年春天,他背著樂器離開長安,一路向東行走,漫無目的走到哪算哪,一不小心就在洛陽遇到高適。

老友見面,免不了要喝幾杯。

那年53歲的董庭蘭遭遇人生失意,44歲的高適依然看不到希望,兩個落魄的中年人互相撫慰,勉勵對方要振作加油。

這種境遇,給他們都留下深刻的回憶。

這是高適的患難之交、平等之交、君子之交......他們一樣落魄,沒有身份的高低貴賤,又沒有半點利益糾葛。

分別時,高適給董庭蘭寫了送別詩:

千里黃云白日曛,北風吹雁雪紛紛。

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

..........

六翩飄飖私自憐,一離京洛十余年。

丈夫貧賤應未足,今日相逢無酒錢。

天下誰人不識君,是說給董庭蘭的話,也是勉勵落魄的自己。

丈夫貧賤應未足,是給雙方加油鼓勁,一定要活出人樣來,好好干。

我相信,這一幕肯定長久留在高適的心中。

每當面對人生挫折失望的時候,或者遭遇進退兩難的時候,他都會想起和董庭蘭相會的那個雪天。

然后告訴自己:不要一直貧賤下去,應該讓天下人都認識高適。

在某種程度上,和董庭蘭的友情已經成為高適的精神圖騰,這份友情和精神圖騰一直指引著自己向前走。

而他和李白、杜甫,只是世俗的友情。

高適在50歲前窮困潦倒,為什么能在5年之內成為節度使?

七、

經歷世事的男人,不可能和只有利益的人交朋友,而經歷世事的女人,不可能和沒有利益的人交朋友。

這句話說的就是高適。

他喜談王霸大略,一輩子都活的很務實,交朋友做事都會從實際出發,絕對不會和李白一樣空想,和杜甫一樣傷春悲秋。

但是也只有這種人,才能成就一番事業。

在唐朝詩人中,比高適有才的人很多,比高適名氣大的也有很多,但無一例外都沒有高適混的好。

他們嘴上說著要成就功名大業,卻一個比一個慘,唯有高適能夠帶兵打仗、治理地方,去世前還被封為渤海縣侯。

這些成就和他的務實是分不開的。

高適這種人極度以自我為中心,不一定完全取決于利益,但做事前一定會衡量。

他可以主動和別人交朋友,但除非機緣巧合,別人很難走入他的世界。

不過話說回來,那些成就事業的人,往往和高適有很多類似的地方,而這種本事,李白和杜甫一輩子都學不會。

他們能做朋友,唯一的交集是詩。

不同的是,寫詩是李白和杜甫的唯一特長,只是高適的業余愛好。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热博体育手机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