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軍頑石 / 文化類奇石 / 清醒孤獨痛苦的托爾斯泰(長江石賞析)

0 0

   

清醒孤獨痛苦的托爾斯泰(長江石賞析)

原創
2019-08-26  李軍頑石

李軍

奧地利作家茨威格以《三作家》為托爾斯泰、司湯達、卡薩諾瓦作傳。書中這樣描述托翁標志性的須發:“他生就一副多毛的臉龐,植被多于空地,……長髯覆蓋了兩頰,遮住了嘴唇,……托爾斯泰給人留下的難忘形象,來源于他那天父般的猶如卷起的滔滔白浪的大胡子。”


此石刻畫的人像與文學大師對托翁的描寫不期而遇,不謀而合,殊途同歸。長江石無所不畫,最富文化含量,最有文化品味!謹以此枚天造地設的肖像石祭拜偉人托爾斯泰。

列夫·托爾斯泰,1828年-1910年,19世紀中期到20世紀初最偉大的俄羅斯作家,舉世公認的文學泰斗,著作達45卷,以“世界文學中第一流的作品”登上批判現實主義頂峰。列寧稱他是“天才藝術家”。高爾基說托翁眼里有100只眼珠,是智慧超眾神的“俄國神”。他的離世讓高爾基有生以來最傷心地痛哭了一整天。羅曼·羅蘭、德萊塞、蕭伯納、法朗士等大文豪皆受其熏陶。羅曼·羅蘭寫《名人傳》(又名《巨人三傳》,即貝多芬、米開朗琪羅、托爾斯泰“三大英雄傳”)為其精神導師托翁立傳。

托爾斯泰生于世襲貴族家庭,亞斯納亞·波利亞納莊園是他母親、公爵女兒的陪嫁,是他成年后分的家產,有330多公頃,約5千畝土地。他雖1歲喪母,9歲喪父,但受到親人關愛,接受了正規貴族教育。1844年,他考上喀山大學東語系,次年轉入法律系。因喜愛盧梭學說,他專注道德哲學,厭惡所學專業,并迷戀社交,學業被耽誤,于1847年退學回家,在自己領地內嘗試農奴制改革。

18511855年,他在高加索和克里米亞服役,作戰英勇,并在戰地上寫出自傳體小說三部曲《童年》、《少年》、《青年》和《塞瓦斯托波爾故事集》,一舉成名。

 退伍后,27歲的他混跡首都圣彼得堡上流社會,沉迷肉欲,嗜酒好賭,生活放浪。在首都文學圈,他氣盛偏執,文學見解與人相左,先后與屠格涅夫和《現代人》雜志等決裂。

1862年,他與沙皇御醫的女兒,18歲的美人索菲亞結婚后,脫離社交,安居莊園,過著儉樸寧靜的生活。夫妻倆相濡以沫,生有13個孩子,賢良的索菲亞幫他打理莊園,管理文稿,使他得以在莊園里潛心創作,為全人類留下光榮文化遺產。

18631869年,他歷時6年寫完了其第一部長篇小說《戰爭與和平》。這部世界首創的史詩體小說以拿破侖侵俄為背景,以四大家族為主線,結構宏大,氣勢恢弘,以杰出的心理描寫,卓越的文字技巧,蕩氣回腸地展示俄羅斯波瀾壯闊的歷史風云,在歐美掀起“俄國熱”,讓他贏得世界第一流作家聲譽。

   18731877年,他歷時5年創作了巨著《安娜·卡列尼娜》。美麗善良的貴婦安娜不堪丈夫卡列寧的偽善冷酷,生命自我意識被喚醒,勇敢追求個性解放,與沃倫斯基相愛,最后絕望自殺。貴族家庭崩解和安娜的悲劇喻示貴族階級走向衰敗,新時代將來的歷史必然。

1889年至1899年,他歷時10年,在71歲時寫完其最后一部長篇小說《復活》。復活節之夜,純真的農奴私生女瑪絲洛娃被貴族少爺聶赫留朵夫誘奸,懷孕后被拋棄,墮落為卑賤妓女。多年后,陪審員聶赫留朵夫公爵在法庭上認出被告瑪絲洛娃,他良心受譴而懺悔,贖罪,四處為她奔走洗冤,其真誠善意感化讓二人精神復活,找回了天性美善。公爵最后與貴族決裂,把土地分給農民虔誠信教,走向了新生。作品宣揚救贖、禁欲、不以暴力抗惡和道德自我完善等觀念,全面深刻鞭撻社會黑暗,反映農奴苦難,是俄國農奴制崩潰前的全景式社會圖畫是他思想和藝術總結的批判現實主義巔峰之作。

婚后的他離群索居,與放浪的過去告別,尋求簡樸真理,尋找精神家園,思考社會變革和人類終極問題,追求道德自我完善,形成托爾斯泰主義。在《懺悔錄》等文中,他陳述自己思想轉變心路,宣揚平等博愛和個人修養,反對進化論和工業文明,呼吁人們遵循“永恒的宗教真理”,在返璞歸真的農耕生活中,通過誠實勞動和道德實踐來建立理想樂園。他反對農奴制和土地私有,早年曾嘗試解放農奴, 但因農奴疑慮而中止。世界觀巨變后,他自貶其以前著作是“老爺式的游戲”,此后其劇本、小說、政論和民間故事更著力探索救國救民之路,更深切同情農奴苦難,更勇敢地揭露統治階級罪惡,但他反對以暴力抗惡,主張和平主義改良,而非以強力革命的方式來解放農奴。靜坐訴求和圣雄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都源于托爾斯泰主義。

歐洲啟蒙運動對他影響不小,但在農奴制向資本主義轉型的劇痛期,俄國歷史現實才是托爾斯泰主義形成的根本。故列寧稱他是“俄國革命的鏡子”和“最清醒的現實主義”,高爾基說:“不認識托爾斯泰,就不會認識俄羅斯”。

 托爾斯泰主義充滿矛盾與掙扎。莊園剝削違背道義,貴族貪婪讓身為貴族的他羞恥,他看到農奴覺醒,但思想隔閡又讓他悲觀;他找到罪惡之源,卻找不到消滅之道。沙皇不需其人道主義,革命不需其溫文爾雅,他化解社會危機的主張難以實施。他同情革命,卻不識革命真諦,革命失敗后,他又以《我不能沉默》來譴責沙皇政府暴行。他對東正教產生懷疑,但又與啟蒙思想保持距離,意識在二者間徘徊,被精神求索折磨得痛苦異常,性格變得無比復雜,高貴和謙遜,自負和自卑,粗暴和寬容,吶喊和彷徨,共存于他性格波動的二重性中。

他厭棄貴族奢靡,簡衣素食,和窮人一起種田、干活。他要效法他筆下的聶赫留朵夫,把土地分給農民,引起了巨大家庭矛盾,最終與妻子的決裂讓他死了心,他在日記中說:“人生最大的痛苦不是貧困,而是臥室里的痛苦”。在無盡的爭吵中,他常以離家出走來對抗。19101028日,他又從莊園悄悄出走,在風雪中罹患肺炎,于陽歷1120日在阿斯塔波沃火車站病逝,享年82歲。

《安娜·卡列尼娜》卷首題詞“伸冤在我,我必報應”引自《舊約圣經》。安娜的死亡觀念、命運悲劇和矛盾的性格言行,似乎是托翁給自己埋下的伏筆,他借安娜形象完成了自我懲罰。遵其遺言,他被安葬在莊園樹林中,無碑,無墓志銘,無十字架,以最簡潔方式歸于大地。他童年種下的幾棵小樹已長大,扎根在墓旁,默默地陪伴著它們的主人:偉大的文學家,孤苦的哲學家,清醒的思想家托爾斯泰。

托爾斯泰沒有碑,他不需要碑,他是人類心中的豐碑!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热博体育手机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