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面楚風 / 歷史風云 / 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為什么令不動馬超

0 0

   

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為什么令不動馬超

2019-06-20  八面楚風

    作為劉備的“五虎上將”之一,馬超的武力值沒說的。

    在成為劉備的員工之前,馬超與曹操的交集,可以說是最多的,曹操的命,還差點丟在馬超手里。

    據《三國志》、《魏略》、《典略》等史料,馬超是東漢開國功臣、伏波將軍馬援的后代,父親是割據涼州的軍閥馬騰。

    馬超既健壯又勇猛,年輕的時候就有“健勇”之稱,有一次與西北軍閥韓遂打內戰,與韓遂的部下閻行PK,閻行想來個偷襲,馬超卻抓住他刺過來的長矛,輕輕一折,只聽“咔嚓”一聲,生生將長矛折斷!

    作為東漢的丞相,曹操當然不會“放”過這員猛將,招他入朝為官,馬超來了個不去赴任。

    曹丞相的面子都不給,有點牛哦。

    圖1 劉協(181年4月2日—234年4月21日),即漢獻帝

    看來丞相的面子還不夠大,那么漢獻帝的面子呢?

    后來,曹操又以漢獻帝的名義給馬超下詔,拜他為徐州刺史,馬超又來了個置之不理,改封他為諫議大夫,他依然不感興趣。

    說好的“挾天子以令諸侯”呢,怎么在這小子這里不靈了?

    還不是諸侯就這么拽,若真成了一方諸侯,不知會拽成什么樣呢!

    還別說,馬超之所以不去朝廷當大官,可能真有做一方諸侯的想法。

    不但他不想去朝廷做官,父親馬騰也不愿去,去朝廷看人臉色,處處如履薄冰,哪有在地方上當老大舒服!

    不過馬騰的意志沒有兒子堅決,建安十三年,經人勸說,馬騰最終還是去了朝廷,被任命為衛尉,馬超兩個弟弟馬休和馬鐵,也被朝廷任命了官職,一個任奉車都尉,一個任騎都尉。

    涼州老大的交椅,便順理成章地坐到了馬超屁股下,父親馬騰的軍隊,也歸了他。

    如果他真的想過做一方諸侯,那么現在,基本上算心想事成了。

    圖2 涼州地圖

    那么問題來了,馬超三番五次拒絕曹操的任命,到底出于何種心理?難道真想做一方諸侯?恐怕未必,因為之前的涼州老大不是別人,是他父親,他肯定明白,有父親在,涼州老大的位子他想都別想,而他又不可能有先見之明,能夠遇見到父親會去朝廷做官。

    所以只有一個可能:他不喜歡曹操的為人,不屑與之為伍,更不想替他賣命。

    不但如此,他還像防火防盜防記者那樣,隨時提防著這個“奸詐之徒”。

    所以,當建安十六年三月,曹操派鐘繇和夏侯淵率軍出河東,打算經過涼州去弄漢中的張魯,馬超首先想的是曹操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涼州也——你想玩假道滅虢之計,沒門,你那點小心思,誰猜不透!

    于是,他聯合關中的張橫、梁興,安定的楊秋,河東的侯選、程銀、李堪、馬玩、成宜等十大諸侯,一同反了曹操!

    圖3 曹操(155年-220年)

    各路反曹軍隊聚集攏來,推舉韓遂為都督,屯于渭河、潼關一帶,以逸待勞等對方上門。

    曹操派去打前站的是大將曹仁,他的從弟。

    不過他吩咐曹仁,那幫關西兵大大滴厲害,你們到后先別進攻,大軍到達后再說。

    直到七月,曹操才親率大軍趕到,與馬超聯軍在潼關對峙了一陣后,駐扎在蒲阪的曹操想渡河,馬超對韓遂說,咱們就守在這邊,不到二十天,他們的糧食就完了,不用咱們打,他們自己就會退兵。

    韓遂不以為然地說,你這辦法,符合兵法嗎?我只知道兵書上說,“客絕水而來,勿迎之于水內,令半濟而擊之,利”,孫子早就說過,“半渡而擊”才是打擊敵人的最佳時機。

    你讀書多,聽你的。

    馬超無言以對,默認了韓遂的計謀。

    那么到底是馬超的辦法好呢,還是韓遂的辦法好呢?不知道,因為當時他們和曹操沒干起來,沒機會檢驗。

    但是后來曹操知道馬超的計策后,咬牙切齒地說了這么一句:馬超小兒若活著,我恐怕連葬身之地都沒有!

    圖4 馬超(176年-222年),字孟起

    為了避免與馬超正面遭遇,曹操只好改道,從之前的計劃西渡渭河,改為從潼關北渡黃河。

    打前站的是大將徐晃等人,曹操派他們率兵四千,從蒲阪渡口先行渡河,馬超派部將梁興帶五千兵馬去迎敵,卻被徐晃打退。

    狡猾的曹操自己,則率軍從潼關北渡,徐晃那撥人,只不過是他放出的誘餌。

    曹操滿以為這個誘餌可以吸引馬超主力,自己就可安然渡河,誰知到達目的地時,前隊剛過,馬超就帶一萬多人馬突然殺到。

    全軍大亂,曹操呆了。

    據《三國志·許褚傳》,坐在凳子上看士兵渡河的曹操貌似很鎮靜,對眼看就要沖到身邊的敵人無動于衷,實際上是被嚇呆了,以至于屁股釘在了凳子上,站不起來了。

    許褚、張郃等人也嚇壞了,不過不是因為怕馬超,而是被曹操的呆樣嚇得面無人色,咱們的老大,怕是要涼涼!

    他們旋風般沖到曹操跟前,猛將許褚拼死護衛,才保護曹操逃到船上,馬超帶領騎兵邊追邊射箭,幾次差點射中曹操。

    圖5 許褚(chǔ,見《辭海》)字仲康,譙國譙人(今安徽亳州市古城鎮)

    與此同時,曹操帳下校尉丁斐將大量牛馬放到河岸上,馬超的士兵見突然出現這么多牛馬,都爭先恐后去抓牛馬,曹操這才得以逃脫,渡河而去。

    曹操大軍渡過渭河后駐扎在渭南,馬超等人多次挑戰,曹操卻堅守不出。

    上回的遭遇,曹操仍歷歷在目,心有余悸,不敢硬剛。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馬超等人的麻煩也來了。

    他們的主要問題是缺糧,從涼州向關中運糧,長途運輸本來就很困難,極費人力物力,運輸的糧食,甚至還不夠路上消耗,偏偏那年由于各種原因,關中的農業收成幾乎為零。

    秋天過去了,冬天來了,關中的新糧,仍然不見影子,眼看全軍洗碗水都沒得喝了,馬超不得不以割地、送子為人質求和。

    謀士賈詡說,機會來了,主公可以假意答應他們,曹操問他咋個整,賈詡說主公放心,我已眉頭一皺計上心來,到時候只需如此這般。

    約定的談判時間到了,對方的談判代表是韓遂。

    圖6 渭南之戰地圖解

    曹操和韓遂兩人并不陌生,韓遂的父親,曾與曹操同一年被推為孝廉,他們兩個,之前也有點交情,所以他們見面后,曹操根據賈詡的主意,有意不和他談軍事,只與他敘舊,回憶之前的革命友誼,談到高興時,兩人都拍手大笑。

    馬超看在眼里,“怕”在心上,在他看來,只有做成了一筆好買賣的人,才會這么開心。

    莫非,韓遂那家伙要出賣咱們?

    會面一完,馬超等人就問韓遂,曹操跟他說了什么,韓遂覺得這是他和曹操的私事,沒必要告訴他們,就隨口回答說,沒什么。

    果然有問題,不然為毛不敢說呢!

    馬超等人,更加相信自己的懷疑沒錯,開始提防韓遂。

    幾天后,根據賈詡的計謀,曹操開始進行第二步:給韓遂寫了一封信,故意涂抹了一些字句,并做了改動,看起來像是韓遂改的。

    圖7 賈詡(147年-223年)

    估摸著馬超等人的疑心已達到極點時,曹操果斷與聯軍約戰,聯軍雖然出戰了,但既要與曹軍作戰,又要提防韓遂反水,兩頭都要顧,結果一頭也沒顧上。

    結果,聯軍大敗,成宜、李堪等人戰死,軍民死傷一萬多,“遂、超等走涼州,楊秋奔安定,關中平”。

    賈詡,今甘肅武威市涼州區人,原為董卓部將,曹操眾多謀士之一,被譽為“三國第一謀士”。

    這個結局讓人覺得,勇冠三軍(馬超)又怎么樣,還不如人家眉頭一皺(賈詡)。

    ............................END............................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热博体育手机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