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人 / 中醫 / 從半夏秫米湯中領悟天地陰陽之道

   

從半夏秫米湯中領悟天地陰陽之道

2019-06-18   平凡的...

從半夏秫米湯談起

 作者/張明月

《靈樞·邪客篇》云:“今厥氣客于五臟六腑,則衛氣獨衛其外,行于陽不得入于陰,行于陽則陽氣盛,陽氣盛則陽蹻陷,不得入于陰,陰虛故目不瞑。治之奈何?曰:補其不足,瀉其有余,調其虛實,以通其道,而去其邪,飲以半夏湯一劑,陰陽已通,其臥立至,此所謂決瀆壅塞,經絡大通,陰陽和得者也”。

又《素問·逆調論篇》云:“陽明者胃脈也,胃者六腑之海,其氣亦下行,陽明逆,不得從其道,故不得臥也。《下經》曰‘胃不和則臥不安’,此之謂也”。

本人初學《內經》時,不解半夏秫米湯和陰陽之意,以為只能與“胃不和則臥不安”之論相應。臨癥以來,察驗于病者之證,留意于各家之說,回味經論,甚覺二者似有關聯。

更加近年來自身常患不寐,兼見五心煩熱,心悸,多夢,耳鳴,脈細數,舌體略胖有齒痕,質偏淡,舌尖略紅,苔白根膩。多次就醫,均以陰虛論治,以益陰潛陽之劑投之罔效,反增便溏、納減等癥。自知脾胃欠調,欲以半夏秫米湯一試,醫者謂半夏溫燥傷陰,不予處方。后自擬制半夏數克,以米湯煎服,頗覺有效。

雖未宗《內經》法服用,但從半夏辛溫和胃降逆,想到生姜亦為辛溫和胃散寒降逆之藥,乃備生姜一塊放于床邊,每于不能入睡時,將生姜嚼吞少許,稍感胃中和暢,少頃即寐。

按:本人外現陰虛之象,又有中焦虛寒濕阻之征,此實為陰陽互不相交所致也,勾通其道,引陽入陰,是其治法。

脾胃為升降樞紐,胃氣以降為順,胃病則脾亦無所稟受,脾清陽之氣不能上升,此所謂濁陰不得降,清陽亦不能升,乃上下之陰陽不和也。姜、夏之所以能溝通陰陽之道路,乃以其能和降胃中懸塞之濁陰,而活動脾胃升降之樞紐,正應其“決瀆壅塞,經絡大通,陰陽得和者也”。

葉天士云:“不寐之故雖非一種,總是陽不交陰所致也”。觀后世治不寐之方各異,但其宗旨皆在于使陰陽相交。

人病陰陽不調,概而言之,不外兩類:一為陰陽之一方偏勝偏衰;一為陰陽相交之道路不通。一方偏勝者,他方不能制約,如邪熱引動心火,心陽獨亢,腎水不能上承之黃連阿膠湯證,需降折心火,滋養陰血,水火方得以相交。一方偏衰者,則無力以潛納他方,如心肝陰血虧損,虛熱內擾之酸棗仁湯證,需滋養陰血方能潛納陽氣,而得陰陽相交。

又如由于化生之源不足,或思慮耗傷,心脾兩虛,血不寧神之歸脾湯證,羅東逸在論此方時云:“故脾陽茍不運,心腎必不交,彼黃婆者,若不為之媒合,則已不能攝腎歸心,而心陰何所賴以養,此取坎填離者,所以必歸之脾也”。

可見其法,是以健脾養血而得滋水濟火,亦調和陰陽之意也。此一類正應“補其不足,瀉其有余,調其虛實”之治法。

 

陰陽相交之道路不通者,乃因“厥氣客于五臟六腑”,以致臟腑氣機失調,經脈運行不利也,如前述脾胃升降樞紐窒塞之半夏秫米湯證;虛火上擾心神,火不歸源,心腎不交之交泰丸證,需降浮火,旺真陽,引火歸源,以復天地交泰而得陰陽和平矣。

他如痰熱阻擾清陽之溫膽湯證,熱擾胸膈之梔子豉湯證,瘀血阻滯之血府逐瘀湯證,皆由病邪阻擾,經絡氣機不暢,陰陽之通路受阻,其氣亦亂而不調矣。“以通其道,而去其邪”。病邪去,壅塞除,氣機得暢,經絡得通,陰陽方有正路通行,自然達到交和。

蓋治不寐此為宗旨,治百病亦斯理也。

文章內容僅供臨床思路參考,非中醫專業人員請勿試藥。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热博体育手机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