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ix798 / 蟲咬性皮炎及... / 蕁麻疹治好了,激動~~~先分享我的方子,我...

   

蕁麻疹治好了,激動~~~先分享我的方子,我感覺蕁麻疹以后會慢慢康復的

2017-01-04  Felix798
今天2014年7月8號,世界杯看的爽啊,雖然晚上海吃胡喝,但是依然堅持每天鍛煉,身上不癢,晚上洗澡隨便撓。但是擔心復發,加上夏天比較濕熱,所以炒了些薏米,然后泡水喝,感覺良好
~~~~~~~~~~~~~~~~~~~~~~~~~~~~分割線~~~~~~~~~~~~~~~~~~~~~~~~~~~~~~
今天是2014年6月6號,帝都外面狂風暴雨,已經很久沒有癢了,現在每天俯臥撐和仰臥起坐,已經好幾個月沒癢了,洗澡隨便撓
~~~~~~~~~~~~~~~~~~~~~~~~~~~~分割線~~~~~~~~~~~~~~~~~~~~~~~~~~~~~~
今天是2014年3月30號,戒西藥已經將近5個月了,去年12月和今年1月還有輕微癢感,也是偶爾發生在晚上,堅持鍛煉,健康生活,今年2月和3月已經完全(真的是,一點都不假)不覺得自己有蕁麻疹,現在在身上隨便撓,不會出現劃痕,好高興,繼續堅持鍛煉,提高身體免疫力。

之前給我開那個藥方的老中醫給我說,蕁麻疹平均治愈周期是11年(當時聽的我心里拔涼拔涼的,都不想看了,直接走人的,后來被朋友拉住勉強開了中藥試試),不過他說因人而異,每個人體質不同,治愈時間長短也不同,所以各位病友,想早日康復,還是提高身體素質是王道啊。
~~~~~~~~~~~~~~~~~~~~~~~~~~~~分割線~~~~~~~~~~~~~~~~~~~~~~~~~~~~~~
今年5月開始犯得。
之前每三天半片那個叫什么鹽酸的藥...
今天2014年7月8號,世界杯看的爽啊,雖然晚上海吃胡喝,但是依然堅持每天鍛煉,身上不癢,晚上洗澡隨便撓。但是擔心復發,加上夏天比較濕熱,所以炒了些薏米,然后泡水喝,感覺良好
~~~~~~~~~~~~~~~~~~~~~~~~~~~~分割線~~~~~~~~~~~~~~~~~~~~~~~~~~~~~~
今天是2014年6月6號,帝都外面狂風暴雨,已經很久沒有癢了,現在每天俯臥撐和仰臥起坐,已經好幾個月沒癢了,洗澡隨便撓
~~~~~~~~~~~~~~~~~~~~~~~~~~~~分割線~~~~~~~~~~~~~~~~~~~~~~~~~~~~~~
今天是2014年3月30號,戒西藥已經將近5個月了,去年12月和今年1月還有輕微癢感,也是偶爾發生在晚上,堅持鍛煉,健康生活,今年2月和3月已經完全(真的是,一點都不假)不覺得自己有蕁麻疹,現在在身上隨便撓,不會出現劃痕,好高興,繼續堅持鍛煉,提高身體免疫力。

之前給我開那個藥方的老中醫給我說,蕁麻疹平均治愈周期是11年(當時聽的我心里拔涼拔涼的,都不想看了,直接走人的,后來被朋友拉住勉強開了中藥試試),不過他說因人而異,每個人體質不同,治愈時間長短也不同,所以各位病友,想早日康復,還是提高身體素質是王道啊。
~~~~~~~~~~~~~~~~~~~~~~~~~~~~分割線~~~~~~~~~~~~~~~~~~~~~~~~~~~~~~
今年5月開始犯得。
之前每三天半片那個叫什么鹽酸的藥。

很難受,于是同事介紹去了一個傳說很牛叉的中醫,然后得了一個巨簡單的方子,公布如下:
黃精30g,防風10g,坤草60g,當歸20g,甘草15g。

自從用了這個方子,感覺爽多了,現在基本上每天忘掉了我是得蕁麻疹的病人。

我每周去健身房健身一到兩次,然后早晚喝藥,晚上回家后,按照中醫的囑咐把熬了一天的剩下的湯藥加水煮沸,然后用藥水和藥渣子洗澡,渾身搓,搓完熱水一沖就行。半信半疑地開始這么做了,我了個去,居然真的有用了,每天真沒啥癢的感覺了,除非使勁撓撓,但是也沒有之前的強烈了,那個什么鹽酸片半個月沒吃了,每天上班我都忘了有蕁麻疹了,只是晚上回去喝藥才想起來我有蕁麻疹。我相信堅持估計以后會慢慢痊愈的,也希望這方子對各位病友有幫助。

ps:我會繼續更新我的狀況的,順便說下,我應該是劃痕類型的蕁麻疹,應該不是那種受寒或者受熱出現疹子的類型,中醫說我體內濕毒大。

哪里講錯了的話,求輕拍啊
100
顯示全文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热博体育手机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